鬼谷子 反应第二

原文
太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古之大化者,乃与无形俱生反以观往,复以验来反以知古,复以知今反以知彼,复以知己动静虚实之理,不合于今,反古而求之事有反而得复者,圣人之意也,不可不察
人言者,动也己默者,静也因其言,听其辞言有不合者,反而求之,其应必出言有象,事有比其有象比,以观其次象者象其事,比者比其辞也以无形求有声,其钓语合事,得人实也,其犹张罝网而取兽也,多张其会而司之道合其事,彼自出之,此钓人之网也常持其网驱之,其不言无比,乃为之变以象动之,以报其心,见其情,随而牧之己反往,彼复来,言有象比,因而定基重之袭之,反之复之,万事不失其辞圣人所诱愚智,事皆不疑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e i 8 . co m
无形:没有形迹
动静:是指动和不动
圣人之意:这是圣人的主张
比:比较,和原则比较确定正否
会:聚集
袭:重复重叠之意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古代以大道教化天下的圣人,是与无形的道共生的折返以后观察既往,回来以后验证未来折返以后知道古代,回来以后知道现在折返以后知道别人,回来以后知道自己动静虚实的道理,假如跟未来和现在都不相符合,那么,就要回到历史去探求事情有折返以后又能回来的,这是圣人的主张,不能够不认真考察
对方发言,是处于动的状态自己沉默,是处于静的状态所以,要根据对方所说的话来了解他想表达的意思假如对方所说的话有不合理的地方,就可以反过来探求,对方必然会有应对之辞语言有可模拟的形态,事理有可类比的规范既然有“象”和“比”,那么就可以用来观察下一步言行形象就是事物的外在形貌,比较就是类比对方的辞意以无形无声的玄微之理求得对方有声的语言,以诱导的话引出与事理相符合的发言,就能得到实情,就像张开网捕捉野兽一样,要多打开几张网,等待对方进入方法符合情理,对方自然就会表现出来,这就是钓人的网常拿着网追逼对方,对方言辞仍无表露而失去比较,就要改变方法用“象”来促动对方,以便使对方将心里的东西说出来,暴露实情,从而控制对方对方就会有所改变用法象来使敌人受感动,进而核对敌人的思想观察实情,随后进行调查加以阐明这样反复试探,所说的话可以类比模仿,因而奠定了基础再三详细重复审视,任何事情都离不开所说的那些情况圣人以此诱导愚者和智者,都能得到实情而无疑惑

原文
太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故善反听者,乃变鬼神以得其情其变当也,而牧之审也牧之不审,得情不明得情不明,定基不审变象比,必有反辞,以还听之欲闻其声反默,欲张反敛,欲高反下,欲取反与欲开情者,象而比之,以牧其辞,同声相呼,实理同归或因此,或因彼,或以事上,或以牧下此听真伪,知同异,得其情诈动作言默,与此出入,喜怒由此以见其式,皆以先定为之法则以反求复,观其所托,故用此者己欲平静,以听其辞,察其事,论万物,别雄雌虽非其事,见微知类若探人而居其内,量其能射其意也符应不失,如螣蛇之所指,若羿之引矢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e i 8 . co m
当:适合,得当
开情:开启实情
情诈:实情和欺诈
己欲平静:本句意为听言之道,自己先要平心静气
探人:探测人的实情
螣蛇:亦作“蛇”传说中一种能飞的蛇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古代善于反复详审的人,可以透过隐秘玄奇而获得实情,对手的变化是得当的,因而掌握对手的情况要周密详细,不详细调查了解,得到的情况就不明确,得到的情况不明确,奠定的基础就不会周密假如改变“象”和“比”,那么就一定会有相反的言论,这时还要回来详细探听欲让对方发言,自己反而保持缄默,欲让对方张开,自己反而收敛,想要升高反而下降,想要获取反而给予想要开启实情,就要模仿比较,以便掌握对方的讲话这时相同的声音就会彼此呼应,就能得到真实情况或者因为这种道理,或者因为那种道理或者用来侍奉上司,或者用来管理下属这就是听取真假,知道同异,以便刺探敌人的真情或者欺骗举止行为言语或缄默,与此相关,喜怒情绪都可以从这里见到端倪,都是事先定于情再作出法则以反求复,观察对方心理的寄托,所以就使用这种办法自己想要平静,以便听取对方的言辞,目的是观察事情讨论万物辨别雄雌虽然所谈的事不是当务之急,从表现出来的细微之处就可以了解总的变化听取对方言辞以揣测对方实情,就像刺探敌情而深居敌境一般,要首先估计敌人的能力,其次再刺探敌人的意向,像合符契一般来响应,像螣蛇所指一般的神奇,更像后羿拉弓射箭一般的准确

原文
太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故知之始己,自知而后知人也其相知也,若比目之鱼其见形也,若光之与影也其察言也不失,若磁石之取针,如舌之取燔骨其与人也微,其见情也疾如阴与阳,如圆与方未见形圆以道之,既见形方以事之进退左右,以是司之己不先定,牧人不正事用不巧,是谓“忘情失道”己审先定以牧人,策而无形容,莫见其门,是谓“天神”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e i 8 . co m
比目之鱼:只有一只眼睛的鱼,经常是两尾同时并游这里比喻人与人相知,就像比目鱼须两两相随一样不可分
燔骨:烧过的骨头
这一句是强调对立面相成相形,不可分割的关系
进退左右:指用人升迁黜退左贬右升
事用不巧:处理事情不灵活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了解别人必须先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然后再去了解别人人与人相知,就像比目鱼两两相随相亲相爱当看到对手的形象时,就像光与影的关系一般审察对方言论了解实情,不可有所疏忽,就像用磁石吸细针,就像用舌头汲取烧过的骨汁一样把自己暴露给对方的微乎其微,而发现对方的行动却十分迅速如阴方相成相形,不可分割形貌未显时以圆的方法引导他,形貌已显就以方的法则对待他不论前进还是贬退,是左迁还是右调,一切都要用上面的方法管理如果自己不先定下标准,那么管理任用人员就不恰当假如对事情运用的技巧不够了解,这就叫作“忘怀感情,丧失正道”自己先详细掌握处世用人法则,再去管理人才,施用谋略而不露痕迹,不见门户,这就叫作“天神”

评析

本篇主要讲了刺探情况的谋略,鬼谷子提出:想要听到对方的话,反而应沉默想要敞开,反而应收敛想要升高,反而应下降想要获取,反而应给予想要知道对方的心里话,就要用模仿比较的方法,以便把握对方讲话的实质正如同老子所说:“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必固与之”这就是利用事物相反相成的规律,从反面达到正面的方法
第 二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