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十七 页
卷八 仲秋纪 论威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w w w .8 b e i 8 . c o m
义也者万事之纪也君臣上下亲疏之所由起也治乱安危过胜之所在也过胜之勿求于他必反于己人情欲生而恶死欲荣而恶辱死生荣辱之道一则三军之士可使一心矣凡军欲其众也欲其一也三军一心则令可使无敌矣令能无敌者其兵之于天下也亦无敌矣古之至兵民之重令也重乎天下贵乎天子其藏于民心捷于肌肤也深痛执固不可摇荡物莫之能动若此则敌胡足胜矣故曰其令强者其敌弱其令信者其敌诎先胜之于此则必胜之于彼矣凡兵天下之凶器也天下之凶德也举凶器行凶德不得已也举凶器必杀所以生之也行凶德必威所以慑之也敌慑民生此义兵之所以隆也故古之至兵才民未合而威已谕矣敌已服矣岂必用袍鼓干戈哉故善谕威者于其未发也于其未通也窅窅乎冥冥莫知其情此之谓至威之诚凡兵欲急疾捷先欲急疾捷先之道在于知缓徐迟后而急疾捷先之分也急疾捷先此所以决义兵之胜也而不可久处知其不可久处则知所兔起凫举死殙之地矣虽有江河之险则凌之虽有大山之塞则陷之并气专精心无有虑目无有视耳无有闻一诸武而已矣冉叔誓必死于田侯而齐国皆惧豫让必死于襄子而赵氏皆恐成荆致死于韩主而周人皆畏又况乎万乘之国而有所诚必乎则何敌之有矣刃未接而欲已得矣敌人之悼惧惮恐单荡精神尽矣咸若狂魄形性相离行不知所之走不知所往虽有险阻要塞铦兵利械心无敢据意无敢处此夏桀之所以死于南巢也今以木击木则拌以水投水则散以冰投冰则沈以涂投涂则陷以疾后之势也夫兵有大要知谋物之不谋之不禁也则得之矣专诸是也独手举剑至而已矣吴王壹成又况乎义兵多者数万少者数千密其躅路开敌之涂则士岂特与专诸议哉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至兵正义之师通“伸”这里是畅行无阻的意思通“屈”屈服通“由”由于才民士民古代四民之一四民指士这里指士卒古代交战为合窅窅(yǎo)意思跟“冥冥”相近潜藏隐晦的样子兔起凫举比喻行动迅疾疾跑水鸟名字俗称野鸡起飞死殙之地指地势险恶的绝地气绝豫让春秋末年晋国人晋卿智瑶的家臣智瑶被赵魏三家灭掉后他一再谋刺赵襄子事败后自杀成荆春秋时期齐国勇士知谋物之不谋之不禁也懂得算计敌人考虑不到以及不防备的地方就是懂得“攻其不备出其不意”这里指敌方“谋”下的“之”字作连词用相当于“与”吴王壹成春秋时吴国人专诸借献鱼的机会用藏在鱼腹的匕首为吴公子光(即阖闾)刺杀了吴王僚自己也当场被杀也因此一举成就了吴王阖闾使他当上了吴王通“一”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是万事的法则是君臣长幼亲疏产生的基础是国家治乱安危胜败的关键胜败的关键不要向别的方面寻找一定要在自己身上寻找人的本性都是要生而厌死想要荣誉而厌恶耻辱生死荣辱的道理归结在义字上就可以使部队将士思想统一了凡是军队应有很多人军心必须一致三军思想统一就可以使号令畅行无阻号令畅行无阻的君主其军队也就天下无敌古代正义之师人民尊重其号令把号令看得比天下还重大比天子还尊贵号令藏在百姓的心里感受在肌肤上深切牢固不可动摇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使它改变如此敌人自然不攻自破哪里值得一击所以说遇到把号令看得不可冲犯的军队其敌手必然软弱号令发布畅行无阻的军队其敌手必然屈服在朝廷中发布命令时已经战胜敌手了因此在原野上战胜敌手自然是必定的但凡兵器都是天下的凶器勇武是天下的凶德举凶器行凶德是迫不得已举凶器必定想要杀人杀恶人是能使人民得以生存的手段行凶德一定要显示武力来使人畏惧使人畏惧是叫敌手屈服的手段敌手畏惧屈服了人民就能获得生存这是正义之师兴盛的原因所以古代正义之师出征两军尚未交锋而威力就已经显示出来并发挥作用敌手因此已经降服难道还一定要冲锋厮杀才能见出分晓吗所以善于显示威力的队伍他的威力往往在他尚未发挥显现之前就已经产生作用他的威力深远难见没有谁能知道它的真实情况这就是威力达到极致的情况凡是用兵打仗应该行动迅速先发制人要想行动迅速先发制人方法在于明辨迟缓落后与迅速争先的区别行动迅速先发制人这是决定正义之师胜利的因素因而不可滞留一处懂得军队不可滞留的道理那就知道哪些地方是该迅速避开的死绝之地这样即使有江河之险也可以越过即使有大山险阻也能够攻克要克敌制胜只要精神专注心中没有疑虑目不斜视耳不旁听把心耳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军事上就可以了冉叔发誓定要杀死齐侯齐国君臣听了都很恐惧豫让决心要刺杀赵襄子赵氏上下都很惊恐成荆跟韩主拼命周人都很敬畏当一个人决心拼命尚且让周围的人如此更何况拥有兵车万辆的大国决心要达到目的呢还有什么人能够跟它抗衡士兵尚未交锋而目的就已经达到了敌人恐惧害怕精神衰竭动摇已经达到极点他们吓得像是神经错乱一样魂不守舍行走盲目奔跑没有方向即使有险阻要塞坚利兵甲心里也不敢依托精神也无法安宁这就是夏桀死在南巢的原因啊假如用木头击打木头后者就会裂开把水注入水中后者就会散开把冰投向冰面后者就会沉没把泥抛向泥中后者就会下陷这就是快后的必然态势用兵有它的关键点如果懂得攻其不备出其不意那就掌握了用兵之道专诸就是这样他不过是独自一人手举剑落罢了专诸这一举就成就了阖闾使他当上了吴王这又何况正义之师呢正义之师人数多的几万少的也有几千所到之处足迹布满道路在敌国畅行无阻像这样的武士专诸又怎能跟他们相提并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