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九十四 页
卷二十三 贵直论 壅塞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8 . co m
亡国之主不可以直言不可以直言则过无道闻而善无自至矣无自至则壅秦缪公时戎强大秦缪公遗之女乐二八与良宰焉戎王大喜以其故数饮食日夜不休左右有言秦寇之至者因扜弓而射之秦寇果至戎王醉而卧于樽下卒生缚而禽之未禽则不可知已禽则又不知虽善说者犹若此何哉齐攻宋宋王使人候齐寇之所至使者还“齐寇近矣国人恐矣”左右皆谓宋王曰“此所谓‘肉自生虫’者也以宋之强齐兵之弱恶能如此”宋王因怒而诎杀之又使人往视齐寇使者报如前宋王又怒诎杀之如此者三其后又使人往视齐寇近矣国人恐矣使者遇其兄“国危甚矣若将安适”其弟曰“为王视齐寇不意其近而国人恐如此也今又私患之先视齐寇者皆以寇之近也报而死今也报其情不报其情又恐死将若何”其兄曰“如报其情且先夫死者死先夫亡者亡”于是报于王曰“殊不知齐寇之所在国人甚安”王大喜左右皆曰“乡之死者宜矣”王多赐之金寇至王自投车上驰而走此人得以富于他国夫登山而视牛若羊视羊若豚牛之性不若羊羊之性不若豚所自视之势过也而因怒于牛羊之小也此狂夫之大者狂而以行赏罚此戴氏之所以绝也齐王欲以淳于髡傅太子髡辞曰“臣不肖不足以当此大任也王不若择国之长者而使之”齐王曰“子无辞也寡人岂责子之令太子必如寡人也哉寡人固生而有之也子为寡人令太广如尧乎其如舜也”凡说之行也道不智听智从自非受是也今自以贤过于尧舜彼且胡可以开说哉说必不入不闻存君齐宣王好射说人之谓己能用强弓也其尝所用不过三石以示左右左右皆试引之中关而止皆曰“此不下九石非王其孰能用是”宣王之情所用不过三石而终身自以为用九石岂不悲哉非直士其孰能不阿主世之直士其寡不胜众数也故乱国之主患存乎用三石为九石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指善人贤者二八古代歌舞八人为一行叫一佾(yì)“二八”即二佾二列捉获这个意义后来写作“擒”已禽则又不知因为喝醉了酒睡觉所以不知自己被擒宋王指宋康王伺探侦察诎(qū)乡(xiànɡ)从前先前这个意义后来写作“向”有(yòu)奔向实情实质戴氏指宋国宋本为子姓国后政权为其国内贵族戴氏所篡夺所以称宋国为戴氏要求表示选择问还是陈说关(wān)通“弯”把弓拉满认为当做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亡国的君主不可直言相谏君主不可直言相谏过失就无法听到贤人就无从到来贤人无从到来君主的思想就会壅塞不通秦穆公时戎人势力强大秦穆公就送给他们两队女子歌舞队和一些高明的厨师戎王十分高兴因为这个缘故不管白天黑夜.不停地大吃大喝身边有谁说秦军将会到来戎王就开弓射他后来秦军果然到了这时戎王正喝得大醉躺在酒下面睡觉结果被秦军活活地捆起来捉住了戎王被捉以前不可能使他知道将会被捉就是被捉以后自己还睡在梦中仍然不知道已经被捉对于这种人即使是善于劝谏的人又有什么办法呢?齐国进攻宋国宋王派人去侦察齐军到了什么地方派去的人回来说“齐寇已经临近了国人已经恐慌了”左右近臣都对宋王说“这完全是俗话说的‘肉自己生出蛆虫’啊凭着宋国的强大齐兵的虚弱怎么可能这样?”于是宋王大怒把派去的人屈杀了接着又派人去察看派去的人的回报仍像前一个人一样宋王又大怒把他屈杀了这样的事接连发生了三次之后又派人去察看其实那时齐军确实已经临近了国人确实已经恐慌了派去的人路上遇见了他的哥哥他的哥哥说“国家已经十分危险了你还要到哪儿去?”弟弟说“去替君主察看齐寇没想到齐寇已经离得这么近国人已经这么恐慌现在我担心的是先前察看齐军动静的人都是因为回报齐军迫近被屈杀了如今我回报真情是死不回报真情恐怕也是一死这该怎么办呢?”他的哥哥说“如果回报真情你又将比国破后被杀和逃亡的人先遭受灾难”于是派去的人回报宋王说“根本没看到齐寇在哪里国人也非常安定”宋王十分高兴左右近臣都说“可见先前被杀的人是该杀了”宋王就赏赐这个人大量钱财齐军一到宋王自己已奔到车上赶着车飞跑急急忙忙逃命去了这个人得以徙居他国生活非常富足登上高山往下看就会觉得牛像羊一样羊像小猪一样牛实际上不像羊那样小羊实际上不像小猪那样小之所以觉得它们像羊或小猪一样是因为观察它们时站的地势不对如果因此对牛羊这样小而发怒这种人可算是头等的狂夫在狂乱状态下施行赏罚这是宋国所以灭绝的原因齐王想用淳于髡为太子的老师淳于髡推辞说“我才德低下不足以担当这样的重任您不如挑选国中德高望重的人予以委派”齐王说“你不要推辞了我哪能要求你让太子一定像我一样呢我的贤德本来是天生就具备的你替我把太子教得像尧那样或者像舜那样就行了”凡是臣下的主张得以实行都是因为君主能够从自以为愚的认识出发去听从别人高明的见解能够从自以为非的认识出发去接受别人正确的意见现在齐王自以为贤明超过了尧这还怎么让人对他陈说劝谏呢?对臣下的劝谏如果一点也听不进去没听说过这样的君主还能享有国家的齐宣王爱好射箭喜欢别人说自己能用硬弓他平时所使用的弓力量不过三石拿给左右侍从看侍从们试着拉这张弓都只拉到一半就停了下来“这张弓的弓力不低于九石除了您谁还能用这样的弓”宣王的实际情况是所用的弓不超过三石但一辈子都自认为用的弓是九石这岂不可悲吗除了正直之士还有谁能不奉迎君主世上的正直之士寡不敌众这是情势注定的所以给国家造成祸乱的君主他们的弊病就在于用的弓实有三石而自以为有九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