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二 谬误(谲诈附)
丁晋公之逐

原文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丁晋公之逐,士大夫远嫌,莫敢与之通声问一日忽有一书与执政,执政得之不敢发,立具上闻发之,乃表也,深自叙致,词颇哀切其间两句曰:“虽迁陵之罪大,念立主之功多”遂有北还之命谓多智变,以流人无因达章奏,遂托为执政书,度以上闻,因蒙宽宥

注释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c o m
丁晋公:即丁谓(966-1037)字谓之,长洲(今江苏苏州)人善权术,宋真宗时官至宰相,封晋国公,时人目为奸邪仁宗即位后罢去,被放逐于海南
洎(jì):及,至
表:指给皇帝上奏的表章,而不是私人书信
迁陵:指宋真宗陵墓曾改换陵址修建事真宗死后,丁谓尚为宰相,主持改换真宗陵址,修建不成,复迁回原址后丁谓被贬斥,此亦为罪状之一
北还:指允许丁谓回内地居住(时从雷州徙道州)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om 丁晋公被放逐,士大夫避嫌疑,没有人敢与他互通声息,以书信问讯往来有一天,忽然有他的一封信投给执政大臣,执政大臣收信后不敢打开,立即报告给了皇上等到打开信封,才知道里面装的是给皇上的奏表,表中用尽心机委婉陈述自己的处境,为自己开脱,言词似乎恳切,心迹颇令人同情其中有两句说:“虽迁移先帝陵址之事罪大,还望皇上念及罪臣辅佐先帝之功多”于是有仁宗允许他迁居内地的诏命丁谓多智术权变,以流放之人没有途径把私人章奏送到皇帝手上,于是假托为写给执政的书信,估计执政会不敢开拆而报告给皇帝,竟因此获得皇帝的宽恕而内迁
酉阳杂俎记事多诞

原文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段成式酉阳杂俎,记事多诞其间叙草木异物尤多谬妄,率记异国所出欲无根柢如云:“一木五香:根,旃檀节,沉香花,鸡舌叶,藿胶,薰陆”此尤谬旃檀与沉香两木元鸡舌,即今丁香耳,今药品中所用者亦非藿香自是草叶,南方至多薰陆小木而大叶,海南亦有,“薰陆”乃其胶也,今谓之“乳头香”五物迥殊,元非同类

注释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c o m
率:大率,大概欲:理解为“殆”,恐怕,几乎根柢:今多写作“根底”
旃(zhān)檀:即檀香古印度语称为“旃檀那”
元:今用“原”字下同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om 段成式的酉阳杂俎一书,记事多有荒诞不经之处其中记叙奇花异草珍贵树木尤多错误和歪曲,大抵记别国所出者几乎没有根底如书中说:“有一种树能产五种香料:它的根是檀香,枝节是沉香,花是鸡舌香,叶是藿香,流出的胶是薰陆香”这是特别荒谬的檀香与沉香两种树木原是不同的鸡舌香就是现在的丁香,今日药品中所用的鸡舌香也不是真正的鸡舌香藿香自是草本植物,叶也是草叶,南方极为多见薰陆香是小木本而大叶子,海南也有,所谓“薰陆”指的是它的胶,现在叫做“乳头香”这五种植物迥然不同,原不属于同一类别
包孝肃为吏所卖

原文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包孝肃尹京,号为明察有编民犯法当杖脊,吏受赇与之约曰:“今见尹,必付我责状汝第呼号自辩,我与汝分此罪,汝决杖,我亦决杖”既而包引囚问毕,果付吏责状,囚如吏言,分辩不已吏大声诃之曰:“但受脊杖出去,何用多言!”包谓其市权,摔吏于庭,杖之十七,特宽囚罪,止从杖坐,以抑吏势不知乃为所卖,卒如素约小人为奸,固难防也孝肃天性峭严,未尝有笑容,人谓“包希仁笑比黄河清”

注释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c o m
包孝肃:即包拯(999-1062)字希仁,合肥(今属安徽)人官至三司使,卒谥孝肃尹京:为京城府尹包拯曾任权知开封府之职
杖脊:用刑杖打脊背的刑罚宋代为流放刑徒刑的一种代用刑如原判两年徒刑的,杖脊十七下可以释放原不判徒刑的杖刑,后改为杖臀(打屁股),刑罚更轻,如原杖八十的改为臀杖十七
责状:由过错人或犯人签字画押的具结书保证书
第:但,只管
市权:卖权,以权力谋私利
摔(zuó):揪住
杖坐:坐杖刑古代定罪称“坐”此实指由杖脊改为杖臀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om 包孝肃为权知开封府,以明察著称有个平民犯法当受杖脊之刑,府中有个吏人受了他的贿赂,与他约定说:“今天府尹要提讯你,一定会把写具结书的事交给我你只管呼天喊地地为自己辩解,我给你分担罪责,你被判打板子,我也被判打板子”没过多会儿,包拯叫人押囚犯上堂审讯完毕,果然叫吏人起草案子的具结书,囚犯按吏人事先的嘱咐,辩解个不停吏人大声诃斥说:“你只管受脊杖滚出去,何必啰唆!”包拯以为这吏人越职卖权,把他揪到公堂上,打他屁股十七板,而特地宽减了囚犯的罪行,也只判他受臀杖,以抑制吏人的权势其实包拯不知道已为吏人所卖,判决的结果最终和吏人事先与犯人的约定一样小人做奸诈的勾当,本来就是很难防范的包孝肃天性峭刻严厉,未尝有笑容,时人称“包拯笑比黄河清”
浙江茶纲

原文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李溥为江淮发运使,每岁奏计,则以大船载东南美货结纳当途,莫知纪极章献太后垂帘时,溥因奏事,盛称浙茶之美,云:“自来进御,唯建州饼茶,而浙茶未尝修贡本司以羡余钱买到数千斤,乞进入内”自国门挽船而入,称“进奉茶纲”,有司不敢问所贡余者,悉入私室溥晚年以贿败,窜谪海州,然自此遂为发运司岁例每发运使入奏,舳舻蔽川,自泗州七日至京予出使淮南时,见有重载入汴者,求得其籍,言“两浙笺纸三暖船”,他物称是

注释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c o m
李溥:宋太宗时由小吏被提拔,真宗时官至制置江淮等路茶盐矾税兼发运司事
奏计:年终向中央奏报所掌地方的财政等情况古时多称“会计”
当途:指朝中当权的大臣
纪极:终极,限度
章献太后(969-1033):宋真宗皇后仁宗即位时年幼,她垂帘听政十一年
纲:宋代官府水陆运输的货物分类单位因货物种类不同,纲的大小有不同规定,如粮米以一万石为一纲(水运需要大船几十艘),俗称“米纲”各种水陆运输统称“纲运”
岁例:每年按一定比例或数量缴纳的赋税钱币货物等
泗州:治今江苏泗洪东南北宋时水运,由此经泗水汴水入京师开封,为一大干道
籍:指船运的登记簿,即货物单
笺纸:小幅而华贵的纸张暖船:有帷幕的船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om 李溥为江淮发运使,每年的年终进京奏报财计状况,即以大船装载东南地区珍贵土产交结贿赂朝中当权大臣,肆无忌惮,不知收敛章献太后垂帘听政时,李溥利用奏事的机会,盛称浙江茶叶的优美精善,又说:“自来向皇宫进贡的,只有建州的饼茶,而浙江茶不曾修贡本司用节余的钱买到浙江茶数千斤,请求允许贡入内宫”他所调度的运茶船,直接从京城大门下的汴水道牵挽到城里,号称是“进奉皇帝的茶纲”,有关部门都不敢盘查那些进贡剩余的茶叶,他都装入了私囊李溥晚年以贿赂遭查处落败,被贬斥流放到海州,然而他所首开的茶贡却从此成为江淮发运司每年例行的进贡每当发运使入奏茶纲进京,长长的大船遮蔽河面,从泗州连行七日到达京城我出使淮南时,见有满载着货物准备入汴京的船只,曾设法弄到这些船只的货物单,上面虽写着“两浙笺纸三暖船”,其实所运送的其他贡物或私载的货物,都不亚于簿子上所登记的物品的数量
巨贝车渠

原文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海物有车渠,蛤属也,大者如箕,背有渠垄,如蚶壳,攻以为器,致如白玉生南海尚书大传曰:“文王囚于羑里,散宜生得大贝,如车渠,以献纣”郑康成乃解之曰:“渠,车罔”盖康成不识车渠,谬解之耳

注释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c o m
车渠:即砗磲(chē qú),一种海贝,瓣鳃纲,砗磲科,主要产于我国海南岛台湾及南海诸岛大砗磲体形较大,长可达1米以上,壳很厚,可用来制工艺品
蚶(hān):软体动物,生活在浅海泥沙中,有两扇厚而坚硬的贝壳,壳上有瓦楞状突起
致:细密,细腻
尚书大传:也常简称为大传,解释尚书的著作,传为汉初伏胜所著
文王:即周文王,姓姬名昌,殷时诸侯,曾被商纣王囚于羑(yǒu)里
羑里:古代地名,故址在今河南汤阴县北
散宜生:周初时人,史载曾辅佐周武王伐纣灭商
纣:纣王,商代最后的君主,因施暴政而被推翻
郑康成:即郑玄,字康成,东汉高密人,经学家,著述较多,今通行本十三经注疏中的毛诗三礼注,即为郑玄所注
车罔(wǎnɡ):车轮周围的框子罔:通“辋”(wǎnɡ)
谬解:妄解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om 海中有种生物叫砗磲,属于蚌蛤之类大的有簸箕那么大,背上有沟有垄,像蚶子的壳,所以人们用它的壳作装饰器物,纹理细密,如同白玉生于南海中尚书大传说:“文王被囚禁于羑里,散宜生得一大贝如砗磲,以献给纣王”郑康成竟解释说:“渠,就是车辋”大概康成不知道什么是砗磲,不过误解之而已

评析

本卷所记的各种谬误,有的是人们知识认识上的错误,有的是因不了解情况或误解而造成的错误,有的是沿用旧习而不适应新情况所导致的错误,而也有的是因为被蒙蔽或欺诈而以是为非以非为是的错误,还有的是郢书燕说式的反使错误的行为转为成例的错误诸如此类的错误,在现实生活中是随时都可能发生的,读此卷可以受到各种启发
第 二十三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