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五 杂志二
枳首蛇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c om
宣州宁国县多枳首蛇,其长盈尺,黑鳞白章,两首文彩同,但一首逆鳞耳人家庭槛间,动有数十同穴,略如蚯蚓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宁国县:今安徽宁国市枳首蛇:尔雅作“轵首蛇”,旧注谓指“歧头蛇”,即一蛇两首,而两首同在一端此所记则为两首在两端的蛇,又称“两头蛇”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b e i      8 . c o m 宣州宁国县多有枳首蛇,长一尺多,有黑鳞和白花纹,两首的花纹颜色一样,但有一首的鳞是倒着的人家庭院门槛之间,动辄有几十条同在一穴中,就跟蚯蚓差不多
胆矾炼铜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c om
信州铅山县有苦泉,流以为涧,挹其水熬之则成胆矾,烹胆矾则成铜熬胆矾铁釜,久之亦化为铜水能为铜,物之变化,固亦不测黄帝素问有天五行地五行,土之气“在天为湿”,土能生金石,湿亦能生金石,此其验也又石穴中,水所滴皆为钟乳殷孽春秋分时,汲井泉则结石花大卤之下,则生阴精石:皆湿之所化也如木之气在天为风,木能生火,风亦能生火,盖五行之性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铅(yán)山县:江西今县
殷孽:钟乳石的根部又称“姜石”,中医亦称“通石”
春秋分:春分和秋分
阴精石:见下卷“太阴玄精石”条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b e i      8 . c o m 信州铅山县有处泉水叫苦泉,水流成为山间溪水,舀取其水煎熬就能熬成胆矾,再熬胆矾就能熬成铜熬胆矾的铁锅,日子久了也会变成铜水能够变成铜,物质的变化,确也无法推测黄帝素问一书记载天有五行地有五行,土之气“在天为湿”,土能生金石,湿气也能生金石,这水变铜的事例就是一种明验另外在石穴中,水滴下来都能形成钟乳石姜石春分和秋分时节,从井泉中汲出的水能结成石花含盐量很高的卤水地下,则能生成阴精石:这些都是由湿气所化成的如木之气在天为风,木能生火,风也能生火,大概五行的本性就是这个样子
古之节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c om
古之节如今之虎符,其用则有圭虎之别,皆椟将之,“英荡”是也汉人所持节,乃古之旄予在汉东得一玉琥,美玉而微红,酣酣如醉肌,温润明洁,有人云即玫瑰古人有以为币者,春官“以白琥礼西方”是也有以为货者,左传加以玉琥二是也有以为瑞节者,“山国用虎节”是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节:符节,古代用作凭证之物虎符:古代用以调兵遣将的兵符铜制,虎形,分作两半,帝王与统兵官各执一半,调兵时两半验合方能生效
椟将:装在匣子里携带椟,木匣
英荡:周礼·地官司徒·掌节谓各种金制的节“以英荡辅之”,旧注或说“英荡”即“画函”(有漂亮绘画装饰的木匣)沈括此处用此意,指“英荡”即“椟”
旄:装饰牦牛尾的旗子汉人出使所持的节,在竹竿上缀牦牛尾饰物,又称“节旄”
琥:玉制的虎形器
酣酣:艳丽的样子
玫瑰:一种美玉
币:礼物
加以玉琥二:左传昭公三十二年原文作“赐子家子双琥”
山国用虎节:为周礼·掌节之文,以为出使山地国家要用虎形的节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b e i      8 . c o m 古代的节犹如今天的虎符,但在使用时有圭节璋节龙节虎节的分别,都装在木匣里携带,周礼所说的“英荡”就是这种匣汉人所持的节,其实是古代的旄我在汉东地方得到一件玉琥,玉很漂亮而微微发红,艳艳的就像美人醉后的肌肤,温润明洁,有人说这就是玫瑰玉古人有以玉琥为礼物的,周礼·春官篇所说的“以白琥礼西方”就是礼物有以玉琥为财物的,左传提到以两件玉琥赐人就是财物有以玉琥为吉祥的符节的,周礼记载的“山国用虎节”就是这种用途
江湖不遇风之术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c om
江湖间唯畏大风冬月风作有渐,船行可以为备唯盛夏风起于顾盼间,往往罹难曾闻江国贾人有一术,可免此患大凡夏月风景,须作于午后欲行船者,五鼓初起,视星月明洁,四际至地皆无云气,便可行,至于巳时即止如此,无复与暴风遇矣国子博士李元规云:“平生游江湖,未尝遇风,用此术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江国:泛指长江沿岸地区有时也指江淮之间
风景:疑当作“风暴”,与下文“暴风”相应
巳时:今指上午九时至十一时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b e i      8 . c o m 在江湖上行船,就怕大风冬季的风是渐渐刮起来的,要行船可以早作防备盛夏的风则转瞬间就会刮起,行船的人往往会遇难曾听说长江岸边的商人有一种办法,可以避免此种祸患大凡夏天的风如果暴烈,必起于午后要行船的人,夜间五更初刻就起来看天,见天上星月明亮皎洁,四周天际直到地面都无云气,便可出行,而到中午以前(巳时)就停下来这样,就不会再遇上暴风了国子博士李元规说:“平生游历江湖,行船未尝遇到过大风,用的就是这办法
大蓟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c om
予使虏至古契丹界,大蓟茇如车盖,中国无此大者其地名蓟,恐其因此也,如杨州宜杨荆州宜荆之类荆或为楚,楚亦荆木之别名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大蓟茇(bá):草名,通称“大蓟”,有的方言也称“大蓟菜”
杨州:史书一般写作“扬州”,“扬”很少作“杨”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b e i      8 . c o m 我出使契丹,到了契丹人从前居住的地界,见到大蓟茇就像车盖一般大,在中原没有这么大的这地方所以以蓟为地名,恐怕就是因为这种大蓟茇特别多的缘故,有如扬州适宜杨树生长荆州适宜荆木生长之类荆又称作楚,楚也是荆木的另一名称
契丹语入诗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c om
刁约使契丹,戏为四句诗曰:“押燕移离毕,看房贺跋支饯行三匹裂,密赐十貔狸”皆纪实也移离毕,官名,如中国执政官贺跋支,如执衣防閤匹裂,似小木罂,以色绫木为之,如黄漆貔狸,形如鼠而大,穴居食谷粱,嗜肉,狄人为珍膳,味如肫子而脆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押燕:主持宴会指契丹为使者刁约设宴
看房:指护卫使者住处
饯行:指设宴为使者送行
执衣防閤:官员的役人唐代在京文武职事官皆有防閤(从事护卫斋阁等),州县官及在外监官皆有执衣(以随从执笔砚等)
罂:小罐此指契丹人宴会上用的小木罐
色绫木:一种纹理像绫纹的木料
肫(tún):亦写作“豘”“豚”,小猪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b e i      8 . c o m 刁约出使契丹,戏谑地写了四句诗:“押燕移离毕,看房贺跋支饯行三匹裂,密赐十貔狸”这四句诗记录的都是实事移离毕,契丹的官名,如同中国的执政官贺跋支,如同中国官员的役从执衣防閤匹裂,是一种像小木罐的器物,用色绫木制造,看上去有如用黄漆漆过貔狸,是一种外形像老鼠而稍大的野兽,在地上打洞藏身,能吃谷物,又贪吃肉,契丹人以之为珍贵的肉食,味道像小猪而肉更脆
“天子请客”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c om
陈文忠为枢密,一日日欲没时,忽有中人宣召既入右掖,已昏黑,遂引入禁中屈曲行甚久,时见有帘帏灯烛,皆莫知何处已而到一小殿前,有两花槛,已有数人先至,皆立廷中,殿上垂帘,蜡烛十余炬而已相继而至者凡七人,中使乃奏班齐,唯记文忠丁谓杜镐三人,其四人忘之,杜镐时尚为馆职良久,乘舆自宫中出,灯烛亦不过数十而已宴具甚盛,卷帘,令不拜,升殿就坐御座设于席东,设文忠之坐于席西,如常人宾主之位尧叟等皆惶恐不敢就位,上宣谕不已,尧叟恳陈自古未有君臣齐列之礼,至于再三上作色曰:“本为天下太平,朝廷无事,思与卿等共乐之若如此,何如就外朝开宴今日只是宫中供办,未尝命有司,亦不召中书辅臣以卿等机密及文馆职任,侍臣无嫌,且欲促坐语笑,不须多辞”尧叟等皆趋下称谢,上急止之,曰:“此等礼数,且皆置之”尧叟悚栗危坐,上语笑极欢酒五六行,膳具中各出两绛嚢,置群臣之前,皆大珠也上曰:“时和岁丰,中外康富,恨不得与卿等日夕相会太平难遇,此物助卿等燕集之费”群臣欲起谢,上云:“且坐,更有”如是酒三行,皆有所赐,悉良金重宝酒罢,已四鼓,时人谓之天子请客文忠之子述古得于文忠,颇能道其详,此略记其一二耳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陈文忠:即陈尧叟(961-1017)字唐夫,阆中(今属四川)人真宗时官至枢密使加同平章事,卒谥文忠
杜镐(938-1013):字文周,无锡(今属江苏)人久任官职,真宗时先后特置龙图阁直学士学士使充之,禄秩至礼部侍郎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b e i      8 . c o m 陈文忠为枢密院长官,有一天将日落时,忽然有宦官传宣皇上召见文忠入皇城右掖门后,天已昏黑,遂被引入宫城内弯弯曲曲地走了好久,不时见有帘幕灯烛,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然后来到一座小殿前,有两个雕花的栏杆,已有几人先到,都站在殿前的庭院中,殿上垂着竹帘,点燃的蜡烛也不过十几支相继来到的共有七人,掌礼仪的宦官于是奏称“班齐”,只记得七人中有文忠丁谓杜镐三人,其余四人忘记了,杜镐当时还只是馆职人员许久,皇上的轿子从宫中出来,灯烛也不过几十盏宴会准备得很丰盛,卷起帘子后,皇上令诸人不要叩拜,都升殿就座皇上御座设在宴席的东面,而设文忠的座位于宴席的西面,如同常人宴客的宾主之位尧叟等都惶恐不敢就位,皇上不停地宣谕就座,尧叟恳切陈述自古未有君臣并排列坐的礼仪,以至于解释再三皇上不高兴地说:“本来因为天下太平,朝廷无事,想与卿等共享快乐如果这样,哪还比得上就在外朝开宴今天只是宫中供给置办的,未尝叫有关部门做什么,也不召中书辅臣参加以卿等都是担当机密职事和文馆职任的,侍从之臣没什么嫌疑,权且想促膝坐坐,说说笑笑,不必再多推辞”尧叟等都要趋下台阶称谢,皇上急忙制止,说:“此等礼数,暂且都放下”尧叟等惶悚战栗,正襟危坐,皇上笑语极欢畅酒喝了五六巡,餐具中间各给放了两个红锦囊,置于诸臣之前,都是大珠宝皇上说:“风调雨顺,年景丰收,中外康乐富足,恨不得与卿等每天晚上都聚会太平世道难遇,这点东西就算赞助你们宴集游乐的费用”诸臣欲起立称谢,皇上说:“且坐,过会儿还有”如此上酒三巡,都有赐予,全是美金重宝宴会结束,已到了四更天,当时人称这次是“天子请客”文忠之子述古得知其事于文忠,颇能道其详细,这里只是略记其一二
“三不得”宅第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c om
丞相陈秀公治第于润州,极为闳壮,池馆绵亘数百步宅成,公已疾甚,唯肩舆一登西楼而已人谓之“三不得”:居不得,修不得,卖不得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陈秀公:即陈升之(1011-1079)神宗熙宁初年为宰相,善附会
步:古代度量单位,六尺为步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b e i      8 . c o m 丞相陈秀公在润州修建的宅第,极为宏阔壮丽,园池楼馆绵延一二百丈宅第建成,秀公已病得很严重,只不过让人用轿子抬着登了一回西楼而已人称这宅子有“三不得”:居不得,修不得,卖不得
廖恩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c om
福建剧贼廖恩聚徒千余人,剽掠市邑,杀害将吏,江浙为之骚然后经赦宥,乃率其徒首降,朝廷补恩右班殿直,赴三班院候差遣时坐恩黜免者数十人,一时在铨班叙录,其脚色皆理私罪或公罪,独恩脚色称出身以来并无公私过犯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廖恩:北宋南剑州(今福建南平)人为当地大姓,以经商致富以曾有军功,对朝廷赏赐不满,遂于熙宁十年(1077)聚众起事,屡败官军不久投降,补右班殿直(低级武臣阶官),任鄜延路指挥使
差遣:宋人称官员的实际职务为差遣
铨班叙录:指在吏部有关机构排队等待考查及调换差遣等
脚色:宋人对初入仕或其他官员所写个人简历的称呼其内容须写明有无过犯私罪公罪:宋代官员因公务过失触罪而不涉徇私舞弊者称“公罪”,不关公务而因私情触罪或因公务而涉徇私者称“私罪”私罪的处罚较公罪为重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b e i      8 . c o m 福建大反寇廖恩聚集徒众千余人,剽掠城邑,杀害将吏,江浙一带为之骚动后经朝廷赦免,遂率领其徒众服罪投降,朝廷授予廖恩右班殿直的官衔,让他到三班院等候任命实际职务当时因受廖恩起事的牵连而被降职和罢免的官员有数十人,一时在吏部铨考机构办理有关手续,他们的履历表上都必须写明因此事被治私罪或公罪,唯独廖恩的履历表自称为官以来没有公私过犯
边州木图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c om
予奉使按边,始为木图,写其山川道路其初遍履山川,旋以面糊木屑,写其形势于木案上未几寒冻,木屑不可为,又镕蜡为之皆欲其轻,易赍故也至官所,则以木刻上之上召辅臣同观,乃诏边州皆为木图,藏于内府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b e i      8 . c o m 我奉命出使河北察访边境事宜,始制作木版地图,以摹绘边境的山川道路起初先走遍了那里的山川,随后用面糊和木屑,在木案上塑制当地地形的模型没过多久,因为天冷冰冻,用木屑不能做成,又改用熔蜡的办法制作这些都是为了使地图轻便,容易携带回到官署,乃雕刻成木版地图进献朝廷皇上召集辅政大臣一起观看,于是下诏边地各州都制作木版地图,收藏于宫中的有关机构
李顺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c om
蜀中剧贼李顺陷剑南两川,关右震动,朝廷以为忧后王师破贼,枭李顺,收复两川,书功行赏,了无间言至景祐中,有人告李顺尚在广州,巡检使臣陈文琏捕得之,乃真李顺也年已七十余,推验明白,囚赴阙,覆按皆实朝廷以平蜀将士功赏已行,不欲暴其事,但斩顺,赏文琏二官,仍閤门祗候文琏泉州人,康定中告归泉州,予尚识之文琏家有李顺案款,本末甚详顺本味江王小博之妻弟,始王小博反于蜀中,不能抚其徒众,乃共推顺为主顺初起,悉召乡里富人大姓,令具其家所有财粟,据其生齿足用之外,一切调发,大赈贫乏录用材能,存抚良善,号令严明,所至一无所犯时两蜀大饥,旬日之间,归之者数万人,所向州县开门延纳,传檄所至无复完垒及败,人尚怀之,故顺得脱去,三十余年乃始就戮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李顺:北宋淳化四年(993)春随王小波起义,十二月王小波死后,代为首领次年正月攻克成都,称大蜀王,众至数十万,又分兵东攻至巫峡五月被镇压剑南两川:指剑南西川(治今成都)剑南东川(治今三台)唐分设节度使,宋初改府
关右:关西,今陕西潼关以西地区
枭:处以斩刑,悬首示众
间言:嫌疑怀疑之言
閤门祗候:閤门司属宫仅佐助礼仪事,而为武臣清要之选
案款:刑事审判案卷
味江:水名,又为镇名在今四川都江堰市西南王小博:即王小波起义当年十二月战死
生齿:指人口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b e i      8 . c o m 蜀中大反寇李顺攻陷剑南东西川,关西地区震动,朝廷为之忧虑后官军破寇兵,杀李顺枭首示众,收复两川,记功行赏,朝廷内外全无怀疑李顺已死的议论至景祐年间,有人告发说李顺尚在广州,巡检使臣陈文琏捕获其人,果然是真李顺当时李顺已七十多岁,审讯清楚以后,用囚车押赴京师,复核再审,知其事皆属实由于朝廷对平蜀将士的论功行赏早已实施,因而不打算公开此事,只是杀了李顺,又给陈文琏加官两级而使之为閤门祗候了事文琏是泉州人,康定年间辞职回泉州,我还认识他他家里有李顺一案的审讯案卷,记录此案的前后始末甚为详细李顺本是味江王小波的妻弟,起初王小波在蜀中起兵造反,不能得到部众的拥戴,其部众于是共推李顺为首领李顺初为首领,即召集乡里的所有富人大姓,下令具报其家中全部财产和粮食,除了按他们的家庭人口留下够用的之外,其余一切都调发征集,大力救济贫苦农民录用有才干之士,存抚安分守己的人家,号令严明,所到之处一无所犯其时两川正遭遇严重的饥荒,不过十天半月之间,归附李顺的就达到数万人,其兵锋所向,州县官都开门迎接,讨伐檄文传布之地,没有不被攻破的城池到他失败之后,人们还怀念他,所以李顺得以逃脱远走,直到三十多年后才被捕杀
诸葛亮能用度外人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c om
诸葛亮范文正常言:“史称诸葛亮能用度外人用人者,莫不欲尽天下之才,常患近已之好恶而不自知也能用度外人,然后能周大事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范文正:即范仲淹常:通“尝”
度外人:不守法度之人宋稗类钞记载,范仲淹所说“度外人”特指有气节而“阔略细故”“有可用之材”而“不幸陷于吏议深文”之人,大致相当于今天所说有才能而犯过错误的人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b e i      8 . c o m 范文正曾说过:“史书记载诸葛亮能任用有才能而犯过错误的人凡是用人,没有不希望天下人才都各尽其能的,所以经常担心因事用人近乎以个人好恶而不自知能用犯过错误的人,然后才能使得事体周全,成就大事业
关中无螃蟹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c om
关中无螃蟹元丰中,余在陕西,闻秦州人家收得一干蟹土人怖其形状,以为怪物每人家有病疟者,则借去挂门户上,往往遂差不但人不识,是鬼亦不识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关中:地名,相当于今陕西省
元丰:宋神宗赵顼(xū)年号(1078-1085)
秦州:州名,治所在今甘肃省天水市
土人:当地人
疟:可能指疟疾
差:通“瘥”(chài),指病愈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b e i      8 . c o m 关中一带没有螃蟹元丰年间,我在陕西时,听说秦州一带有户人家收藏有一只干螃蟹当地人都害怕它的样子,认为(它)是怪物每当谁家有人得了疟疾,就借去挂在门上,病往往就好了这东西不仅人不认识,恐怕鬼也不认识
校书如扫尘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c om
宋宣献博学,喜藏异书,皆手自校雠常谓:“校书如扫尘,一面扫,一面生故有一书每三四校,犹有脱谬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宋宣献:即宋绶,字公垂,谥宣献,通经史百家,喜欢对典籍进行校勘
手:亲手
校雠(chóu):校对,核对书籍文字,纠正错误一人独校为校,二人对校为雠
脱谬:漏校和错校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b e i      8 . c o m 宋绶学识渊博,喜欢收藏奇特的书籍,(对收藏的书)都要亲手进行校订他经常说:“校书就像清扫灰尘,一边扫,一边生所以有时一本书经过三四次校勘以后,还是会有错漏讹误

评析

杂志卷中所录大约是作者认为不易归类的材料,故总汇于书末,而称为杂记实际全书都是杂记性的,分类只是相对的,所以各类别之间多有内容性质相近的条目就材料的重要性而言,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这两卷绝不低于其他各卷,如有关石油海陆变迁雁荡山指南针胆矾炼铜边州木图李顺事迹等条,都在这一类
第 二十六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