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六 药议
人体消化道与饮食药物吸收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古方言云母粗服,则著人肝肺不可去如枇杷狗脊,毛不可食,皆云射入肝肺世俗似此之论甚多,皆谬说也又言人有水喉食喉气喉者,亦谬说也世传欧希范真五脏图,亦画三喉,盖当时验之不审耳水与食同嚥,岂能就口中遂分入二喉人但有咽有喉二者而已,咽则纳饮食,喉则通气咽则嚥入胃脘,次入胃中,又次入广肠,又次入大小肠喉则下通五脏,为出入息五脏之含气呼吸,正如冶家之鼓鞴人之饮食药饵,但自咽入肠胃,何尝能至五脏凡人之肌骨五脏肠胃虽各别,其入肠之物,英精之气味皆能洞达,但滓秽即入二肠凡人饮食及服药既入肠,为真气所蒸,英精之气味以至金石之精者--如细研硫黄朱砂乳石之类--凡能飞走融结者,皆随真气洞达肌骨,犹如天地之气贯穿金石土木,曾无留碍自余顽石草木,则但气味洞达耳,及其势尽,则滓秽传入大肠,润湿渗入小肠,此皆败物,不复能变化,惟当退泄耳凡所谓某物入肝某物入肾之类,但气味到彼耳,凡质岂能至彼哉此医不可不知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欧希范真五脏图:宋代的一部解剖学的图书北宋庆历年间,广西反抗首领欧希范及其党众被镇压,宜州推官吴简令州吏及画工解剖五十余人的尸体,画出五脏图,集为此书
胃脘:疑当读作“胃筅(管)”,即食管
广肠:疑指十二指肠如果理解为大肠,则此处文字当有错误
息:气,气息
鼓鞴(bì):鼓风吹火用的革囊如后世之风箱
英精之气味:实指食物及药物中能够被人体吸收的精华部分
真气:指人体之正气,亦即精气古有“精气”说,以为阴阳二气化生万物,精气为世界的本质,人体亦由精气构成
飞走融结:指流动融合
顽石草木:指食物及药物中不能够被人体吸收的粗劣部分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古代的药方书上说,云母不经过加工就直接服用,便会附着到人的肝肺上去不掉譬如枇杷和狗脊,有绒毛而不可食,都说它们的绒毛吃下去会刺入肝肺世俗类似这样的言论很多,都是荒谬的说法又说人有水喉食喉气喉三个喉咙,也是荒谬的言论世上流传的欧希范真五脏图,也把人的喉咙画成三个,大概当时解剖检验得不仔细水与食物一同下咽,怎么能就在口中分开而咽入两个喉咙呢人只是有咽有喉这两者而已,咽是用来输送饮食的,喉则用来通气咽输送饮食是先咽入食管,其次进入胃中,又其次进入广肠,又其次入大小肠喉则下通五脏,用来吸气和呼气五脏包含气体而有呼有吸,正如冶炼用的鼓风的革囊人的饮食和服用的药饵,则只是从咽部进入肠胃,又何尝能到五脏人的肌骨五脏肠胃虽各有分别,而凡是进入肠胃的食物和药物,它们的精华部分都能畅通无阻地到达身体的各处,只有渣滓和秽物进入大小肠人的饮食及服用的药饵既入肠胃,为人体的精气所蒸化,其精华部分以至金石之物的精华成分--如经过精细加工的硫黄朱砂钟乳石之类--凡是能够流动融合的,都随着精气畅达肌骨,犹如天地间的精气贯通金土木等万物,从未有滞留和阻碍其余的不能被精气所蒸化的部分,譬之顽石木,则只是某些气味随着精气畅达各处,及其气味的功能也用尽,就变成渣滓和秽物传入大肠,又润湿渗透于小肠,这些都是废物,不能再转变消化,只能被排泄出去凡是所谓某物入肝某物入肾之类的话,只是说它的气味到达了那一器官,构成某物的物质又怎能到达那里呢这是医家所不能不了解的
采草药不拘定月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古法采草药多用二月八月,此殊未当二月草已芽,八月苗未枯,采掇者易辨识耳,在药则未为良时大率用根者,若有宿根,须取无茎叶时采,则津泽皆归其根欲验之,但取芦菔地黄辈观,无苗时采,则实而沉有苗时采,则虚而浮其无宿根者,即候苗成而未有花时采,则根生已足而又未衰如今之紫草,未花时采,则根色鲜泽花过而采,则根色黯恶,此其效也用叶者取叶初长足时,用芽者自从本说,用花者取花初敷时,用实者成实时采皆不可限以时月缘土气有早晚,天时有愆伏如平地三月花者,深山中则四月花白乐天游大林寺诗云:“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盖常理也此地势高下之不同也,如筀竹笋,有二月生者,有三四月生者,有五月方生者谓之“晚筀”稻有七月熟者,有八九月熟者,有十月熟者谓之“晚稻”一物同一畦之间,自有早晚,此物性之不同也岭峤微草,凌冬不凋并汾乔木,望秋先陨诸越则桃李冬实,朔漠则桃李夏荣此地气之不同也一亩之稼,则粪溉者先芽一丘之禾,则后种者晚实此人力之不同也岂可一切拘以定月哉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殊:很,非常
但:只,仅
掇(duō):拾取,文中是“采摘”“选取”的意思
大率(shuài):大约,大概
津泽:文中指植物所含的汁液养分
地黄:多年生草本植物,根和根状茎可入药
实:坚实,文中指果实饱满
虚:空,文中指果实不够饱满
紫草:多年生草本植物,根可入药据上下文意,沈括是把紫草看做没有宿根的植物了
黯恶:颜色灰暗
自从本说:自然应该依据这种说法,即用草药的哪部分就应该等到那部分长成的时候
缘:因为
愆(qiān)伏:气候失常,多指大旱或酷暑
游大林寺诗:白居易于元和十二年(817)游庐山大林寺时所写全诗四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常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筀(ɡuì)竹:竹名,种类较多,据元代李衎所著竹谱详录载,筀竹有黄筀早筀晚筀等品种
物性:文中指植物本身的特性
凌冬:经冬,越冬
汾(fén):汾州,古州府名,北魏时设,治所在蒲子城(今山西隰县),北齐时改为南朔州,后屡有改置变迁,文中指山西一带,与并州一起泛指我国北方地区
朔漠:北方沙漠地带,文中泛指北方
粪溉:施肥灌溉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按传统的习惯,采草药多在二月八月,这十分不恰当只不过二月草已发芽,八月草叶未枯,采集的人容易辨识罢了,在药性上都不是好时候大抵用根入药的,如果有隔年生的根,应该在尚无茎叶的时候采集,这时汁液都在根上想验证这一点的话,只要观察一下芦服地黄一类就知道,无茎叶时采来的就结结实实而沉甸甸的有茎叶时采来的则空落落而轻飘飘的那些没有隔年生的根的,就等到茎叶长成而还没有开花时采集,这时的根已经充分生成而又未衰退如现在用的紫草根,未开花时采集的就颜色鲜亮有光泽花谢了之后再采集的就颜色黯淡而粗糙,这就是证明用叶入药的,要在叶刚长得充分时采集用芽入药的,可以依从过去的说法用花入药的,要在花刚刚开放时采集用籽实入药的,要在籽或果成实时采集:这些都不可限定时月因为土气有早晚,天时有失常,如平地三月开花的,在深山则四月开花白乐天(居易)的游大林寺诗说:“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这差不多是常理这是由地势高下的不同引起的又如筀竹笋,有二月份生的,有三四月份生的还有五月份才生的,叫做晚筀水稻也有七月份熟的,有八九月份熟的还有十月份熟的,叫做晚稻同一种作物以及同一块地的作物之间,成熟都各有早晚,这是由物性的不同引起的五岭以南的小草隆冬季节也不凋零,并汾地区的乔木临近秋天已先落叶,南方百越之地的桃李冬天结果,北方荒漠的桃李则夏天开花,这是由地气之不同引起的同一亩地的庄稼得施肥灌溉的先发芽,同一丘坡的谷物后种的晚结实,这是由人力的不同引起的怎么能一切都拘泥于固定的月份呢
太阴玄精石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太阴玄精,生解州盐泽大卤中,沟渠土内得之大者如杏叶,小者如鱼鳞,悉皆六角,端正似刻,正如龟甲其裙襕小堕,其前则下剡,其后则上剡,正如穿山甲相掩之处,全是龟甲,更无异也色绿而莹彻叩之则直理而折,莹明如鉴,折处亦六角如柳叶火烧过则悉解折,薄如柳叶,片片相离,白如霜雪,平洁可爱此乃禀积阴之气凝结,故皆六角今天下所用玄精,乃绛州山中所出绛石耳,非玄精也楚州盐城古盐仓下土中又有一物,六棱,如马牙硝,清莹如水晶,润泽可爱彼方亦名太阴玄精,然喜暴润,如盐碱之类,唯解州所出者为正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太阴玄精:石名又称“鬼精”“龟精石”等,以盐卤入土久积凝结而成近于石膏
裙襕(lán):古人束腰的腰巾此喻指龟甲中部两边突出的部分,即所谓“甲桥”
下剡(yǎn):下削此指晶体的斜面而言,上边靠里下边靠外称“下剡”,反之则称“上剡”
直理:直线纹理
绛州:今山西新绛
楚州盐城:今江苏盐城
马牙硝:即芒硝,一种晶体矿物,中医常用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太阴玄精石,形成于解州盐泽含盐量很高的卤水地中,在这里沟渠内的土中能够找到大的如杏叶,小的像鱼鳞,全都是六角的,端正得像是刻出来的,形状很像龟甲其中部两边突出的部分稍微下落,前端的斜面向下,后端的斜面向上,正如穿山甲的背甲与腹甲相遮掩之处,完全是龟甲的形状,几乎没有差异其颜色是绿的,而晶莹透彻敲打它就会沿着笔直的纹理折断,透明得像镜子,而折断处的截面也是像柳叶那样的六角形如果用火来烧,它就会全都分解成薄片而折断,薄如柳叶,一片一片分离,白如霜雪,平滑光洁,令人喜爱这是禀受久积的阴气凝结而成的,所以都是六角如今天下所用的玄精石,不过是绛州山中所出的绛石,并不是玄精石在楚州盐城古盐仓下面的土中还见到一种东西,六个棱,像马牙硝,清莹如同水晶,也润泽可爱那里的人们也叫它太阴玄精石,然而这种东西喜欢露出地面受潮,如同盐碱之类,只有解州所出产的才是正宗的玄精石

评析

本门为沈括的医学药物学专著,但不同于一般的医理或医方书,而是仍用笔记的体裁写作的所录各条,大都主要检讨前人的失误或阐释自己的精要看法,均非泛论中医学和天文历算音乐音韵诸学,都是中国古代极为复杂的专业技能和学术,沈括以一人之身而多专多能,累代亦罕有其比

第 二十七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