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圣高尔修道院僧侣 艾因哈德查理大帝传
  目录
   中译者序言
   查理大帝传 艾因哈德著
   瓦拉夫里德的序言
   艾因哈德自序
   传记的引言
   第一部分 他在国内外的事业
   第二部分 私生活和性格
   查理大帝传 圣高尔修道院僧侣著
   第一卷 他对教会的虔诚和护持
   第二卷 战争和功业
   人名地名译名对照表一
   人名地名译名对照表二
   ※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 戚国淦译
   本书根据伦敦查托和温达斯出版公司1922年版译出 
  
  [法]圣高尔修道院僧侣 艾因哈德查理大帝传
  中译者序言
  查理大帝(公元768-814年在位)一称查理曼,是欧洲中世纪历史上的有名人物,是法兰克国家加洛林王朝的第二代君王查理生活的年代,是西欧封建化过程急剧进行的时刻他的全部政策代表了新兴的封建主阶级的利益他统治的四十六年间,曾进行过五十多次战争,建立起囊括西欧大部分地区的庞大帝国,并为自己加上了“罗马人皇帝”的皇冕连绵不断的战争使法兰克封建主掠夺到大量的土地和农奴,同时也使法兰克自由农民贫困破产,遭受奴役就是在查理统治期间,法兰克封建制度终于树立起来恩格斯指出:“在占领高卢时构成了全部法兰克人中的普通的自由人等级消灭了,人民分裂为大土地占有主臣仆和农奴,--这就是查理为取得他的新罗马帝国所付出的代价随着普通的自由人的消灭,旧的军事制度瓦解了,随着两者的消灭,王权也崩溃了查理把他自身统治的唯一基础破坏了他还能勉强支撑下去可是一到了他的后继者们的手里,实际上由他亲手造成的东西,却明显地暴露出来了”①这是对于查理的全部事业最为精辟透彻的评价,它戳穿了一千年来封建和资产阶级历史家为了替查理歌功颂德而编造的一切神话
  ①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第563页
  本书包括两种查理的传记一种为艾因哈德所撰,另一种为圣高尔修道院某佚名僧侣所撰两种传记均撰写于九世纪,是关于查理大帝的最早的史料
  艾因哈德约在公元770年出生于法兰克国家东部美因河下游地方一个有地位的封建主家庭里,779年后被送进富尔达修道院受教育由于艾因哈德学习出色,才智过人,在他刚过二十岁的时候被这个修道院的院长鲍古尔富斯推荐到查理的宫廷去供职此时,查理已经成为一个十分强大的国家的统治者他从欧洲各地延揽了一批知名当世的学者到宫廷来,讲求学问,兴办学校,其中最著名的人士是来自不列颠的阿尔昆查理这种附庸风雅的举动曾获得资产阶级历史家的大声喝采,被誉为“加洛林文艺复兴”年轻的艾因哈德跻身于这个文学侍从的小团体,有机会博览群书,接触名家,并直接受到阿尔昆的教益,学识日益精进,成为这一“复兴”的后起之秀
  艾因哈德深受查理的宠信,也尽力为之效劳他曾几次啣查理之命出使国外但他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呆在查理身边,掌管秘书,参预机要查理死后,他继续留在其子虔诚者路易的宫廷,恩宠不衰他曾破例地同时兼领过几个修道院的院长职务,这原是教会宗规所不容许的事情这时的查理帝国已随着地方封建势力的加强而走向解体路易同他的儿子们父子兄弟之间战争频仍,宫廷里的阴谋事件也一再发生艾因哈德决计离开这个政治斗争的漩涡,从830年起隐居于塞利根施塔特的一座修道院,直到840年3月14日去世
  艾因哈德流传下来五种著作,其中以查理大帝传最有价值这部著作写于他住在塞利根施塔特的期间加洛林时代的文风专以摹仿古典作家为能事,艾因哈德撰写查理大帝传也是以苏埃托尼乌斯的十二凯撒传为蓝本的
  苏埃托尼乌斯是公元二世纪的罗马史学家十二凯撒传是一部关于共和国末期和帝国初期罗马统治者的传记,记述从尤利乌斯·凯撒到多米提亚努斯十二个统治者的事迹苏埃托尼乌斯曾供职罗马宫廷,接触过官方文书档案,因之他这本传记保存了许多珍贵的材料但是书中同时也存在不少缺点,例如只着眼于皇帝个人行事的记载而忽略了对时代背景的叙述,为了追求趣味化而对元首的轶闻宫闱的秘史作了过分的渲染等等这就使得这本传记比起同时代的塔西佗的著作来,在史料价值方面不能不居于次要地位
  剑桥中世纪史认为艾因哈德对于苏埃托尼乌斯的十二凯撒传,是从全貌乃至细节的全面模仿①这种模仿为查理大帝传带来深刻的影响在早期中世纪,教会垄断了历史的编纂工作历史著作充斥着宗教迷信,成为天主教神学的仆从这种现象,甚至连格雷戈里的法兰克人史和比德的英吉利教会史这类史学名著也在所不免艾因哈德撰写本书时,刻意摹仿古典著作,摆脱这种风气的影响,为查理的一生写成比较真实的记录,这是苏埃托尼乌斯给他影响的好的方面但在另一方面,他也因袭了苏埃托尼乌斯只写传记主人翁而略去时代背景的笔法,在书中除了记述查理的对外战绩和宫廷生活外,对于这一时期法兰克国家国内外其他方面的情况几乎只字不提另外,他又极力仿效古典作品通常采用的短小篇幅,“把这项工作压缩在最低的可能限度以内”(见书中原作者自序)结果使得许许多多他所熟悉的重要材料都被舍弃,而这本本来可以写成洋洋巨著的作品,竟被压缩到两三万字,以致这半个世纪充满动荡和冲突的热闹场面,只剩下一些稀疏的线条留给后人,这是十分可惜的
  ①见剑桥中世纪史,1957年版,第2卷,第62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