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知识最有价值
  [英国]赫伯特·斯宾塞
  
  知识的比较价值
  我们认为最关重要的问题并不在于这个或那个知识有没有价值,而在于它的比较价值人们总认为只要提出某门科目给了他们某些益处能够了,而完全忘了那些益处是否充分,还应该加以判断人们注意到的科目或许没有一门是一点价值都没有的任何人记熟了英格兰所有各城镇中间的距离,也或许在一生中安排某一次旅行时发现那一千条材料中有一两条有一点点用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会承认需要花的劳动和能得到的利益之间是不成比例的没有人会允许别人建议费一个男孩几年时间去取得这些知识,而使他可能得到的价值更大的知识受到牺牲必须记住我们学习的时间是有限的时间有限,不只由于人生短促,更由于人事纷繁我们应该力求把我们所有的时间用去做最有益的事情在花许多年月去学习趋时尚凭爱好的科目以前,去十分审慎地衡量一下结果的价值,再比较一下这些年月如果用在其他方面会有些什么不同结果,有些什么价值,肯定地是件聪明的事
  
  所以这是一切教育问题中的重要问题,现在该是我们多少按步聚加以讨论的时候了虽然最后才能考虑到,但是十分重要的问题,是怎样在不同科目都引起我们注意的时候加以判断在能够制定一个合理课程之前,我们必需确定最需要知识些什么东西或是用培根那句不幸现在已经过时的话说,我们必需弄清楚各项知识的比较价值
  
  
  衡量知识价值的尺度--完满的生活
  为了这个目的,首先要有一个衡量知识价值的尺度幸而价值的真正尺度,照一般的说法,是不可能有争论的每个人在提出任何一种知识的价值时,总是指出它对生活某些部分的关系在答复“那有什么用”这问题时,数学家语言学家博物学家或哲学家都是说明他那门学问怎样对行为有好影响,怎样能避凶得吉,获得幸福语文教员指出写作事业的成功(即是对谋生对美满的生活)有多大帮助,他就算已经作了充分的说明而一个收集古董的人(例如钱币学家)没能说清楚这些事实对人类幸福究竟有什么看得出的影响,他就只好承认那是无甚价值所有的人都是直接或间接用这个来作最后检验的
  
  怎样生活这是我们的主要问题不只是单纯从物质意义上,而是从最广泛的意义上来看怎样生活概括一切特殊问题的普遍问题,是在各方面各种情况下正确地指导行为使合乎准则怎样培养心智,怎样处理我们的事务,怎样带好儿女,怎样作一个公民,怎样利用自然界所供给的资源增进人类幸福,总之,怎样运用我们的一切能力使对己对人最为有益,怎样去完满地生活这个既是我们我们需要学的大事,当然也就是教育中应当教的大事为我们的完满生活作准备是教育应尽的职责而评判一门教学科目的唯一合理办法就是看它对这个职责尽到什么程度
  
  这种检验,过去从来没有全部运用过,连部分运用都少见,而且也是模糊地半意识地运用的现在应该有意识地按步骤地在所有情况下加以运用我们有责任把完满的生活作为要达到的目的摆在我们面前,而经常把它看清楚,以便我们在培养儿童时能审慎地根据这个目的来选择施教的科目和方法我们非但不应该不假思索地就赶教育上的时髦,那些比任何其他时髦并无较好根据的东西同那些多少关心子女心智培养的教育才智的人们所表现的粗枝大叶的单凭经验的评判方式比起来,我们的评判方式还必须提高一步只是去揣度这种那种知识在钭来生活中会有用,或是这种知识比那种知识更有实际价值一定还不够我们必须找到某些办法来估计它们各自的价值,使我们尽可能明确地知道哪些最值得注意
  
  这个任务无疑是艰巨的,或许永远只能得到一个大概的成就但是,考虑到重大的利害关系,就不能因为任务艰巨而胆怯地把它放过去应当因此竭尽全力去掌握它只要我们系统地进行,我们很快就可能得到相当重大的结果
  
  完满生活的五个方面
  
  我们的第一步显然应当是按照重要的程度把人类生活的几种主要活动加以分类它们可以自然地排列成为:1直接有助于自我保全的活动2从获得生活必需品而间接有助于自我保全的活动3目的在抚养和教育子女的活动4与维持正常的社会和政治关系有关的活动5在生活中的闲暇时间用于满足爱好和感情的各种活动
  
  用不着多少思索就能看出这个次序是多少符合它们的真实主从关系的经常保证我们个人安全的行动和预防措施显然必须列在首位如果有人像婴儿一样,完全不懂四周的事物和运动,也不知道在它们当中怎样办尽管在其他方面有多大的学问一走上街肯定会丧命既然在所有其他方面一无所知不致像在这方面一无所知马上会影响生命,那就必须承认直接关系自我促使的知识是头等重要的
  
  没有人会怀疑次于直接的自我保全,就是取得生活手段的间接的自我保全一个人的生产的职责必须行于做父母的职责加以考虑,因为一般说来,做父母的职责只有在完成了生产的职责以后才有可能养活自己的能力既然必须在养活子女的能力之先具备,所以养活自己所需要的知识,比起家庭幸福所需要的知识来,要为迫切,而在价值上仅次于直接保全自己所需要的知识
  
  因为家庭在时间上先于国家,因为在国家存在之先或国家消灭之后都可能养育子女,而只是在人们养育子女之后才可能有国家,所以父母的职责比公民的职责要求更密切的注意或再进一步说,由于良好的社会最终还是要靠它的公民的品质,早年训练又比其他一切更易于改变公民的品质,早年训练又比其他一切更易于改变公民的品质,所以我们必然得出结论,家庭福利是社会福利的基础所以直接有关前者的知识必须放在直接有关后者的知识的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