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热阿韦莫利尼埃米肖布伦士维格各家均对帕斯卡尔做过专门的研究与注释其中布伦士维格本较为晚出,一般公认是最好的版本此外,圣柏甫(Sainte-Beuve,1888)斯特罗斯基索尔铎(Soltau)布特鲁(Boutroux)克里昂(Criand)诸家也都以研究帕斯卡尔著称关于帕斯卡尔的生平,他的姐姐比里埃夫人为波罗雅尔本所写的“帕斯卡尔传”为后世留下了可贵的原始材料关于波罗雅尔的历史,圣柏甫的波罗雅尔史(1842-1848年)一书迄今仍不失为一部详尽的研究,其中对帕斯卡尔的评论也有一些独到的见解,虽则作者标榜客观主义有关帕斯卡尔的详尽书目,可参看梅尔(A.Maire)编帕斯卡尔书籍总目和吉罗德(J.Giraud)编十六八世纪法国文学书目(页148-161)至于较简明的书目,可参看梅纳(J.Mesnard)帕斯卡尔的生平与著作一书的附录(英译本纽约,1952页202-208)
    译文是根据布伦士维格编帕斯卡尔思想录与著作选集修订第六版(巴黎Hachette 版1912年)的原文译出的布伦士维格本虽然号称精审,但也有错误,甚至于是非常明显的错误,尤以注释及引文部分较多,正文部分也有一些译文中已就个人所知加以改正,不再一一注明译文及注释还参考过谢瓦里埃编订的帕斯卡尔全集(巴黎,GalliH mard版1957)这个本子的编次与布伦士维格本颇有不同,有些地方吸取了较近的研究成果帕斯卡尔这部书本来就是一部未完成的草稿的残简,因此行文每嫌过于简略,许多地方甚至于不是完整的句子,从而使得历来的研究者莫衷一是
    自己由于水平所限,错误更为难免,希望能得到读者的指正
    在翻译过程中参考过特罗特(W.Trotter)的英译本,部分地参考过黑塞(H.Hesse)的德译本(莱比锡,P.Reclam 版)英译本有特罗特罗林斯(G.B.Rawlings)与沃灵顿(J.Warrington)三种,“人人丛书”本“现代丛书”本及“哈佛古典丛书”本中的三种思想集都用的是特罗特的英译本这个英译本虽然也不无可取,但错讹甚多,并且出现有整段整句的遗漏,次序上的颠倒混乱更是屡见不鲜凡是布伦士维格本错误的地方,无论是正文还是注释,特罗特英译本大都承继下来以讹传讹布伦士维格本原来不错的地方,特罗特英译本也弄出许多错误,有些是非常可笑的错误,例如把帕斯卡尔的友人米东(Miton)弄成了英国诗人弥尔敦(Milton,见人人丛书第874种第192段,1931年)之类,使人啼笑皆非
    凡是作者原文中的错字或漏字经后人补正的,均用方形括号标出至于书中若干本来就不完整的句子,除了后人已能确定其涵义者加以增补而外,其余均照原文逐字译出,以免缀补成文有伤原意
    翻译任何一部思想作品,最感棘手的莫过于名词与术语难以统一虽然在翻译过程中对于重要的名词和术语尽量求其前后一致,但有时仍然不得不分别用几个不同的中文字来表示原文中的同一个字,甚至于原文中关键性的字另一方面,大部分名词虽然照顾了前后的译名一致,但这种一致却又不可能不在不同的使用场合之下或多或少地偏离了原意
    困难在于,没有一种文字可以完全精确地符合并表达另一种文字
    中文中的自然人性天性和由它们衍变来的形容词自然的天然的天赋的,在原文中是同一个字nature和它的形容词na-turel但我们却在不同的场合中使用不同的对应词中文中的成员组成部分和肢体在原文中也是同一个字membre,这个字在国家则译成员,在整体则译组成部分,在个人则译肢体
    Esprit这个字全书都译作精神这个字大致相当英文的spi-rit德文的Geist中文的精神心灵心智或头脑,在本书第一编中这个字实际指的是思想方式所谓几何学精神与敏感性精神或“精微性的精神”,英译本作“直觉的精神”的不同,即指几何学的思想方式与敏感性思想方式之不同
    Esprit这个字在十七八世纪有着远比我们今天所说的“精神”更微妙得多的涵义一个字是不能不受时代的影响而不断改变它自身的质量和重量的另一个情形相似的字是philosophe(哲学家),在十七八世纪这个字的涵义在一定程度上不同于我们今天所称的哲学家,它是指有别于形而上学家--而“形而上学”这个字又和我们今天的涵义也有不同--的知识追求者要用一种文字表达不同的时间地点和条件之下另一种文字所表达的内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就只能希望读者体会文字的精神实质,做到以意逆志而不以词害意
    另一个关键性的字是raison十七世纪的raison可以相当于十八世纪的Verstand(或英文的understanding:理智知性理解悟性),也可以相当于十八世纪的Vernunet(或英文的rea-son,中文的理性)这里我们必须注意到,无论是在帕斯卡尔本人还是在整个十七世纪的思想里,Verstand 和Vernunet还没有获得后来它们在康德那里所被赋予的那种区别这个字在帕斯卡尔的用法里分别指推理能力理智道理或理性,我们在书中大多译作“理智”,少数场合译作“理性”或“道理”当然,德译本也可以把它译作Vernunet,只要不把这个字理解为一个半世纪以后它在德国古典哲学中所获得的那种严格的意义严格说来,更接近于Vernunet的,在帕斯卡尔的用语里应该是pensée(思想)帕斯卡尔用pensée这个字,大致相当于笛卡尔用cogitatio(思想,即“我思故我在”中的“思”字)笛卡尔说:“我所谓的思想(co-gitatio)是指我们意识到在自己心中活动着的全部东西这就是为什么不仅仅是理智(understanding)意志想象而且还有感情,在这里都和思想是同一回事”笛卡尔的“思想”包括知意三方面,帕斯卡尔的“思想”也包括知意三方面可以说,笛卡尔和帕斯卡尔的“思想”大致相当于Vernunet,而“理智”则大致相当于Verstand康德的提法是:“全部心灵能力或者说能量,可以归结为不能从一个共同的立场再进一步加以引申的如下三种,即认识能力好恶的感情与愿望能力”帕斯卡尔的命题是:“心灵有其自己的理智(道理),这是理智所不认识的”帕斯卡尔的“心灵”或“思想”接近于康德的“心灵能力”即理性,而帕斯卡尔的理智则接近于康德的认识能力理智有所不能认识,但这一点却是靠理智自己来认识的这个推论形式正如康德的纯粹理性乃是其自身认识能力的立法者一样这里面谈不到有什么象文德尔班所指责的“悖论”
    有的字相当于中文一个以上的意义,我们有时只采用一个译名如lumière这个字既是光明又是知识,特别是对于某些理性主义者来说,理智的知识本来就是天赋的光明我们在书中大多数是用“光明”而不用“知识”另有些字既有字面的意义也有实质的意义在这种情况下,译文大多采用其实质的意义如l’esprit de einesse 字面上应作“精微性的精神”,我们则用“敏感性的精神”以与“几何学的精神”相对应又如pyrrhonisme 字面上应作皮浪主义(皮浪是怀疑主义的创始人),译文则径作怀疑主义
    人名译音大多采用一般通用的,所以有些人名没有采用拉丁文的“乌斯”字尾如Virgilius我们就用较通行的魏吉尔而不用魏吉里乌斯法文专名词的拼法和拉丁文或英文的都不一样,有些名字一般中文译名是以拉丁文或英文为根据的,在这种情形下,我们便不以法文为准如赛尔苏斯我们便不根据法文形式Celse,而根据较常见的拉丁文与英文的形式Celsus同样,阿达拿修斯就根据Athanasius,而不根据法文形式Athanase
    至于religion chrétienne之译作基督宗教而不译作基督教,是因为基督宗教不仅更符合原文,也更符合原意,它标志着帕斯卡尔由中世纪全神性的宗教朝向近代半神性半人性宗教的过渡
   [法]帕斯卡尔思想录
  译序
    本书作者帕斯卡尔(Blaise Pascal,1623-1662)是十七世纪最卓越的数理科学家之一,他对于近代初期的理论科学和实验科学两方面都做出了巨大的历史贡献他的以真空论为代表的一系列科学著作,基本上是唯物主义的并充满战斗风格,三个多世纪以来已成为科学史上和思想史上的光辉典籍
    帕斯卡尔的思想理论集中地表现在他的思想录一书中此书于笛卡尔的理性主义思潮之外,别辟蹊径一方面它继承与发扬了理性主义传统,以理性来批判一切同时另一方面它又在一切真理都必然以矛盾的形式而呈现这一主导思想之下指出理性本身的内在矛盾及其界限,并以他所特有的那种揭示矛盾的方法(即所谓“帕斯卡尔方法”),从两极观念(他本人就是近代极限观念的奠基人)的对立入手,考察了所谓人的本性以及世界人生社会历史哲学知识宗教信仰等多方面的理论问题其中既夹杂有若干辩证思想的因素,又复浓厚地笼罩着一层悲观主义的不可知论
    本书的体系是唯心主义的,但在继承蒙田等“人性学家”的思想传统并宣扬资产阶级人性论而与以耶稣会为代表的天主教会官方的神学理论进行尖锐论战这一点上,却有其鲜明的反封建的历史进步意义它(和作者本人的另外一部书致外省人信札)反映了近代初期西欧大陆中等阶级反对派的思想体系的一个重要活动方面
    书中有大量进行神学论战的地方,乍看起来会使一个现代的读者感到闷气然而他思想中的一些光辉的片断往往就存在于神学的夹缝之中他所继承的冉森(Jansenius,1585-1638)派教义,实质上是宗教改革中加尔文派的一个变种,代表着资本原始积累的要求一切神学理论都不外是世俗利益的一种伪装只要把神学还原为世俗,就不难发见掩盖在神学外衣之下的思想实质此外,冉森派与耶稣会的论战虽然是在一个狭小的神学领域范围之内进行的,帕斯卡尔本人的思想却在许多重要问题上突出了这个狭小的范围,既在思想内容方面也在思想方法方面
    近代辩证法奠基于康德,康德的来源之一是莱布尼茨莱布尼茨于1672-76年侨居巴黎时,结识了冉森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阿尔诺(Antoine Arnauld,1612-1694)并深入研究了帕斯卡尔的手稿,受到他很大影响如所周知,莱布尼茨对自动机的研究就是由于受帕斯卡尔设计计算机直接启发的结果这是近代计算技术的开端极限概念则是又一个影响它奠定了近代微积分学的基础但帕斯卡尔对莱布尼茨的影响远不止此近代思想史上的一个重要契机是古代奥古斯丁观点的复活据控制论创始人维纳(N.Wiener,1894-1964)的看法,现代物理科学革命并非始自普朗克或爱因斯坦,而是始自季布斯(J.W.Gibbs,1839-1903)控制论就是在宇宙的概率熵之不断增加这一季布斯的观点以及更早的莱布尼茨的信息观念的基础之上建立起来的维纳认为季布斯所提出的概率世界在承认宇宙本身结构中有着一种根本性的机遇因素这一点上,非常之接近于奥古斯丁的传统帕斯卡尔本人既是近代概率论的创始人同时作为冉森派最突出的理论代表,他又在思想史上重新提出了奥古斯丁的观点从而帕斯卡尔的思想就构成为古代与近代之间的一个重要的中间环节从帕斯卡尔经莱布尼茨至康德的这一线索,提供了近代思想史上最值得探索的课题之一然而这样一条线索,以及一般地近代思想的发展之与思想方法论之间的相互关系,却常常为历来的研究者们所忽视此外,由于时代的阶级的和他本人倾向性的局限,在他思想中所不可避免会出现的许多消极因素,以及它们与现代唯心主义某些流派的密切渊源,--这些也都还有待于研究者们以历史批判的眼光加以进一步的探讨
    帕斯卡尔思想录一书本来是一部作者生前尚未完成的手稿,其中有些部分业已大致成章,斐然可读,文思流畅,清明如水另有些部分则尚未定稿或仅有标目或提纲,言简意赅或竟至不成语,使读者索解为难十九世纪以来整理和注释帕斯卡尔著作的前后已有多家,而以布伦士维格(Léon Brunschvicg)本最为精审,大体上已可以为思想录一书清理出一个眉目译文凡遇疑难之处,基本上均依据布伦士维格的解说译文的注释部分也大多采自布伦士维格的注释而有所增删,有时也兼采他书或间下己意,以期有助于理解原文这是译文之所以根据布伦士维格本,而没有根据较晚出的帕斯卡尔全集本(J.Chevalier编巴黎,Gallimard版,1957)的原因
    布伦士维格本布特鲁(Boutroux)本和全集本三种本子中有关思想录的部分,前两种本子的编排次序完全一样,而与后一种出入甚大但是各本中每一段的文字内容并无不同书中有引用拉丁文的地方,各种本子多未加翻译,个别地方虽有译文,但也很不忠实因此凡遇拉丁文,译文都重新译出但由于自己水平所限,错误之处尚希读者教正书中引圣经的地方,因作者系凭记忆信笔写出,往往与经文原文有出入,而且中文官话本文字也嫌过时所以书中凡引经文的部分,译文均根据作者的原文重行译出,而以官话本作为译注附入,以供参考书中有几页是谈犹太经学的,布伦士维格本以及其他几种通行本子于此均未加注释我自己于此是外行,只能酌加少量必要的注释,是否确切,不敢自信有关帕斯卡尔的生平和他的科学贡献以及书中一些术语译文的说明,详见附录
    第二次大战后,先后出过四种帕斯卡尔全集,它们是:
    1.Chevalier 编,1957年
    2.Louis Laeuma 编,1960年
    3.Jean Mesnard 编,1964年
    4.L.Brunschvicg 与P.Boutroux 编,1966年重印(19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