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康帕内拉《太阳城》
  目录
   朝圣香客招待所管理员和一位热那亚的航海家的对话
   附录一
   Ⅰ 论最好的国家
   Ⅱ 康帕内拉十四行诗集选
   附录二
   康帕内拉的共产主义乌托邦
   Ⅰ 康帕内拉传略
   Ⅱ 《太阳城》的版本和译本
   Ⅲ 注解
   ※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 陈大维 黎思复 黎延弼合译 
  
  [意]康帕内拉《太阳城》
  朝圣香客招待所管理员和一位热那亚的航海家的对话[1]
    管理员:请给我讲一讲你最后一次航海时的一切奇遇。
    航海家:我已把我环球旅行时的情况告诉过你,我在这次旅行时最后曾航行到塔普罗班纳[2],而且不得不在那里上岸。在那里,我害怕土著,所以躲到森林中去;后来我还是离开森林,不知不觉地走到一个正好处于赤道的广阔平原。管理员:嗯!你到那里后又怎样呢?
    管理员:嗯!你到那里后又怎样呢?
    航海家:我忽然碰到一大群佩带武器的男人和女人。其中有许多人懂我国的语言。他们就立刻领我到太阳城去。
    管理员:请讲一讲这个城是怎样建立起来的?是怎样治理的?
    航海家:这个城大部分位于这个广阔平原的一座高高的小山上;它四周的许多建筑物在远远超过山脚的地方,这个小山的面积,也和城市差不多,直径为两英里多,圆周为七英里。而且,由于它建筑在山脊上,所以,它的面积大于建筑在平原上的面积。这个城分为七个广阔的地带,即七个同心圆的城区,并以七大行星[3]的名字命名。由一个城区到另一个城区,要通过四条铺石块的街道,并穿过各区东南西北所开的四座城门。这样建城的优点是,假如第一个城区被攻占,必须以加倍的兵力才能攻占第二个,攻占第三个时又要用加倍的兵力;要攻到这个城池的中心,每次势必使用加倍的兵力。因此,谁要想占领这个城池,他就得进攻七次。但是,在我看来,由于它四周的围墙是那样辽阔并以那样多的棱堡、塔楼、以石球为弹的大炮和沟壕来设防,所以占领第一个城区都是不可能的。
    我是从北门进去[4]的。门是铁制的,并且装置着一种非常巧妙的机械使之可以沿着城墙上的槽滑动而升降开閤.第一道城墙至第二道城墙之间,留有宽约七十步的空地。从这里可以看到与第二个城区的城墙连接的一些宽阔的房屋,可以说,它们好象是整个的一座大厦。这些房屋的中层有连接起来的一些拱,拱上有可以散步的回廊,拱的下面支以华美的粗圆柱,围绕着好象柱廊或修道院走廊的拱廊。只能从内墙,即凹墙进入大厦的中层;而下层则直接通向街道;大理石的阶梯通向上层,与内廊相接。其他阶梯则通到更高的几层。这几层美观的房屋的内外墙都有窗台,房屋是用薄板隔开的,凸墙,即外墙,厚达八掌尺,而凹墙厚度不过三掌尺,内墙则薄至一至一个半掌尺。
    从这里可以通到比第一个过道约窄三步的、处在两墙之间的下一个过道,从这个过道可以看见上下建有回廊的下一个城区的第一堵城墙;第二堵城墙,即内墙里边有很多房屋,也同样有凸出部分和自下支以圆柱的过道;在上面,也有通往上层房屋的门,墙上绘有美观的图画。可见,从同一个城区通过双层墙(其内墙都围绕着许多房屋并连接着向外支以圆柱的回廊)就可以到达最后一个城区。走起来总是平坦的;但是,在通过两道门(在内墙和外墙处)时,要爬阶梯,不过这些阶梯的高度爬起来几乎感觉不出来。山顶上有一个广场,其中央矗立着一座神殿,建筑的艺术是非常惊人的。
    管理员:继续说吧!恳求您继续讲下去吧!
    航海家:神殿是圆形的,很美观,四周没有围墙,而是建筑在一些可以支撑的粗圆柱上。神殿的巨大的拱形圆屋顶,是以惊人的技巧建筑的。在这个顶的中央,即它的最高点,又筑有一个较小的圆顶,敞口垂直对着下面的祭坛。这个唯一的祭坛位于神殿的中央,环以圆柱。神殿的周径为三百五十余步。在圆柱和另一些由高为三步的、宽而结实的胸墙所支持的圆柱上架有许多长约八步的拱;在这两种圆柱之间有铺上美观石头的通向下边的走廊;胸墙旁边有宽广的过道,道旁置有安死的长凳;在支持神殿本身的内柱之间,置有很多美观的、可以移动的安乐椅。在祭坛上只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地球仪,一边画着整个天体,一边画着地面。在主圆顶的拱顶壁[5]上画着从第一至第六星等星辰:每颗星的上面题诗三行,说明它们的名字和它们对尘世各种现象所发生的力量。那里也绘有南北极;神殿中也画着对地平线垂直的大大小小的地理圈,但不能把所有的地理圈绘完,因为下面没有壁了,但可以用祭坛上的地球仪上面的地理圈来补充它们。神殿的地面象宝石那样闪闪发光。神殿中挂着七盏金灯,以七颗行星为名,永远点燃着。在神殿上面的小圆屋顶的周围筑有不大的几间美观的僧房,而在内外圆柱之间支持的走廊上的露天过道的旁边,筑有许多宽敞的僧房,里面住着四十九名司祭和苦行者。在小圆屋顶上矗立着一个好象是风向标的东西,它们能发现三十六种风向[6];他们就能预知某年刮什么风,陆地和海洋(但只限于本土的气候)发生什么变化。在风向标的下面,保存着用金字写的记录卷。
    管理员:啊,勇敢的人,请详细告诉我这个城的管理制度。这是我特别感兴趣的。
    航海家:他们的最高统治者[7]是一位司祭,用他们的语言来说,叫作“太阳”,而用我们的语言来说应该称他为“形而上学者”。他是世俗和宗教界一切人的首脑;一切问题和争端要由他作出最后的决定。在他的下面有三位领导人,他们的名字是“篷”、“信”、“摩尔”[8],照我们的意见或者译为“威力”、“智慧”和“爱”。
    “威力”掌管有关和平与战争的一切事务,他懂军事艺术,是战时的最高统帅,然而他在这方面的权力不能高于“太阳”。他指挥军职人员和士兵,管理军队的供应,建设防御工事,防止意外的侵袭,制造军械,领导军事工场和军事家及其服务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