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学三论与爱情心理学(全本)》
  [奥]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1.多版本序(1)
  第二版序
  在我内心深处,我认为这本书里面有很多地方还不是很清楚,或者一些见解未见妥当,而最近5年内的研究新成果可能弥补这样或那样的缺憾,并且那样做很讨巧,对我来说也非常具有诱惑力,但有一点,那必将有损这本书的系统性和历史价值,所以我并不真正打算把我新近5年内的研究成果补充进去。此次重新出版,我只将原著稍加修饰,增添了几个注解,仅此而已。因为对一本著作再版,其最终意图是为了让大家更加关注和接受其中的新鲜论断和见解,出版更好更新的作品取代存在不完美和不足的旧有著作,而事实上,我更希望此书作为一本像文物一样的东西与读者见面,就是这样的。
  弗洛伊德
  
  第三版序
  本书出版行十多年来所产生的影响及读者们的接受理解水平,是我一直以来都很关注的事。眼看第三版行在即,我想趁此机会声明几点,目的在于消除一些读者的误解,或消除读者某些不可能满足的期待,以免影响阅读的接受心理。
  第一点要说的是,书中所提到的论断百分之百是来源于我日常的医学观察,其中一部分以精神分析原理推导出的论断从科学角度来说是具有一定的理论水平和重要性的。毫无疑问,这本书不是一部“全面的性学理论”专著,性生活中的很多重要问题本书并没有涉及探讨,而读者作为受众,不要因为一些问题没有涉及,在此中找不到答案,就误认为作者对这些问题毫无概念,或认为作者觉得这些问题不重要而不去涉及。因为,本书只是以精神分析法为指导建立起的一个理论框架,所以,《性学三论》中不可能再包含其他无关的问题。
  本书自始至终都是在精神分析法观察的基础之上选择材料和组织内容的。由此,在全书中,各种因素的顺序根据其重要性的不同来安排。在书中,它将先天性因素作为背景来看待,而给予了偶然因素较多的关注;同理,它对种族进化因素也只作为个体展因素的背景来考量,而更加关注个体。因为,在心理分析当中,分析的主要是人的内在心理动力,偶然因素往往担负着关键性的作用,而先天性的体质条件必须经过激之后才会有反应,所以它没有那么重要,并且,精神分析学所探讨的范围并不包括对体质因素进行的研究与分析。
  与之相类似,个体展史和种族进化史也有着相近的联系。种族进化的过程其实是一个个个体展的累积和叠加,而它又不会只受一个个体经历的影响,某个个体的展是种族进化过程的浓缩与独特呈现。总之,自古至今的经验的累积和个体新近经验的充实构成了种族进化的趋势,后者也就是多种偶然因素的综合。
  本书完全以精神分析的研究结果为基础,同时尽可能地绕开各种生物学的现和理论,这是本书和其他同类书相区别的地方。因为我只想通过精神分析的途径来研究人类的性功能,意图也只是单纯地想理清在关于人类性生活的生物学研究中,心理学到底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所以,在这过程当中,我总是极力避免触碰到一般的性生物学或者某些动物研究的观点。另外,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我在研究过程中,其实已经现了二者有一定的关系,并且呈现出了一致性。同时,我对自己通过精神分析推导出来的理论和论断相当有自信,即使它与生物学存在分歧时,我也不会收回那些观点。在这一版中,尽管我增加了不少新东西,但我没有像以前那样特地标注出新加内容。因为,添加新材料是为了与现在的精神分析研究保持同步或者说探讨前沿,而不是强调区别,当然,本学科目前的研究进展还不是那么突飞猛进,研究进程仍然任重而道远。
  弗洛伊德
  
  第四版序
  令人欣慰的现象是,战火的硝烟刚刚弥散殆尽,全球各地对精神分析的研究仍然生机勃勃,兴趣有增无减。可人们对这个理论各部分的认识还有失公允。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甚至连与我们观点相悖的人也开始关注和研究潜意识、压抑作用、导致病理的冲突、病态的影响、病症生的机制等问题,这些都是精神分析学中的纯粹心理学的课题和研究现象。与之相反的是,本书中所含的关于这一理论涉及与生物学相交叉的部分,人们依然持反对态度,甚至日益强烈。极端表现为,那些原来的研究者曾经认为是其他的限制性因素对正常人和病人的心理活动起到作用,肯定精神分析学中的性因素,并对之十分热衷,抱有无限热,可现在却放弃了此种观点,转而寻求其他途径。
  
  2.多版本序(2)
  寻求真理是进行心理分析研究的使命,所以,尽管如此,我并不认为精神分析的这一部分相较于其他部分就不切实际,是无凭无据的。***通过我的积累和不断对研究内容的检查,我更加确信,这部分的理论和其他理论一样,是基于我小心翼翼和客观公允的观察基础之上的,因此,它们具有可靠坚实的事实基础。
  人们之所以对我精神分析理论中的不同部分区别对待,或偏重这一点,或看轻那一点,或接受一部分,或反对另一部分,其中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因为,要认识和追溯人类性生活的源头,研究者必须有专业的技术,同时需要高度的耐心去分析病人童年早期的生活,这与医学实践的迅速显效的要求是背道而驰的,唯有进行精神分析法的医生才有可能去了解这些知识,努力不让自己的偏见与主观好恶影响个人判断。假使人们早就知道并且有意识地直接观察儿童期,那么,这三篇申论也就无须在这里赘了。
  书中关于“**是人类取得一切成功的源泉,和性概念的扩张”部分,是造成精神分析学一开始就遭到了强烈反对的主要原因,对此,我们应该给予关注。因为,他们主要批评精神分析学的“泛性论”,甚至彻头彻尾地反驳它以性来解释一切问题,这都是喜欢喊口号、打旗帜的人所惯用的攻击方法。可是,我们对此不应该有任何惊奇和不解,因为,早在很多年之前我们就知道,感因素可以混淆既有的事实,可以让人忘记一些东西。例如,哲学家叔本华早年就非常明确地指出了,人类活动总是要受到性冲动的影响。我认为,这在当时振聋聩的论断至今也不至于销声匿迹、毫无说服力吧。
  另外,关于性概念内涵、外延的扩展分歧,即在分析儿童及生所称谓的性颠倒结果的不同意见,我想请大家想一想,精神分析学在对“性冲动”概念扩展之后,将之和伟大的哲学家柏拉图所称的“爱欲”相比,那么任何一个自以为是、轻视精神分析的人都会现,二者的意义已经具有更多的一致性了。
  弗洛伊德
  
  写给福斯特的公开信
  ——论儿童的性启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