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保尔·霍尔巴赫袖珍神学
  目录
   霍尔巴赫的无神论
   原序
   绪论
  ※商务印书馆1973年版 单志澄等译 
  
  [法]保尔·霍尔巴赫袖珍神学
  霍尔巴赫的无神论
    --代序--
    桑则
    本书作者霍尔巴赫(1723-1789)是十八世纪法国唯物主义哲学家,战斗的无神论者他和十八世纪法国其他几个唯物主义哲学家拉美特利爱尔维修狄德罗等人共同战斗,他们的哲学思想和著作,成为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前奏
    十八世纪上半叶的法国,随着手工工场这种资本主义企业的出现和海外贸易的扩大,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经迅速发展起来了,但是,腐朽的封建制度仍然维持着顽固的统治行会制度和陈旧的生产管理,林立的关卡和不统一的货币及度量单位,使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受到严重阻碍在农村,占全国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农民,只占有小部分土地,大部分土地为贵族和僧侣特权阶级所占有贵族的地租占农民收入的四分之一,教会要征收什一税,国家还要征收各种苛捐杂税,农民的生活非常困苦同时农民没有人身自由,被固定在地主的庄园上,资本主义企业则苦于劳动力不足
    这种种情况表明,在当时法国的经济生活中新生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与暂时还占统治地位的封建的生产关系发生了严重的冲突
    这种冲突,必然反映到政治上思想上来当时,封建贵族的反动政权以教会为支柱,彼此狼狈为奸,相互支持,有一些僧侣兼是贵族,他们掌握着封建统治的大权教会还掌握着知识活动领域内的最高特权,神学的原则渗透到政治生活中,教会的教义同时是政治学的原理,圣经的词句有法律的效力教会禁锢着人民的思想,顽固地维护封建制度新兴资产阶级要发展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宣传他们的政治观点,要向封建制度作总的公开的攻击,必须首先向教会进击
    正是在这种历史条件下,十八世纪的法国出现了一整批启蒙思想家,唯物主义哲学家和战斗的无神论者他们在反对封建专制制度的斗争中,首先把矛头指向天主教教会由于法国的资产阶级这时已经强盛,他们和先前的荷兰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对待宗教的态度不同,他们完全抛弃了宗教的外衣,公开地以唯物主义哲学作为武器,对教会和封建专制制度进行了不调和的斗争
    霍尔巴赫是十八世纪法国资产阶级思想家中的激进代表他积极地参加了百科全书的编纂工作并且写了十余部无神论的著作,其中最主要的是:自然的体系,1770年出版,这是作者有名的巨著,分两卷①袖珍神学,或简明基督教辞典,1767年出版,这一本小册子从形式到内容都是讽刺性的,它选列了若干宗教术语加以诠释,极尽嬉笑怒骂之能事,是一部通俗的战斗无神论的著作健全的思想,1772年出版,以后多次再版,并译成了多种文字,得到广泛的流传,发生了巨大的影响作者的无神论著作,影响较大的还有揭穿了的基督教,对基督教的原则和后果的考察神圣的习染,或迷信的自然史等书他在这些著作中,从各个不同的方面,在理论上驳斥了一切宗教存在的根据,在政治上对僧侣特权阶级加以冷嘲热讽的抨击,并且揭露了教会的黑幕列宁曾赞誉这些著作说:“十八世纪老无神论者所写的那些锋利的生动的有才华的政论,机智地公开地打击了当时盛行的僧侣主义”②
    ①中译本上卷已由商务印书馆于1964年出版
    ②论战斗唯物主义的意义列宁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606页
    在1789年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前,神学的思想禁锢着人们的精神世界神学的教义不外三个命题,即所谓上帝存在灵魂不灭和意志自由他们认为,上帝是一种超自然的实体,上帝创造世界,主宰世界,决定世上的一切上帝赋予人以灵魂,灵魂是一种独立于并优越于肉体的精神实体,它支配着人的一切活动最后,人有上帝所赋予的灵魂,所以又有意志自由,不受客观的因果规律的制约其实,这三个命题,归根到底只是思维对存在或精神对物质的关系问题在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前夜,这个问题正是通过这三个命题以更加尖锐的形式向人们提出来了一切哲学家都必须回答这几个问题霍尔巴赫继承了他前辈的唯物主义的原理,并依据当时所已达到的自然科学的成果,与宗教唯心主义相对立,给予这三个命题以唯物主义的回答,揭露了宗教的虚伪性
    首先,他认为,自然界是客观存在的,是永恒的,它不是也不可能是被自然界以外的什么东西所创造广义的说,自然就是由不同的物质不同的配合以及不同的运动的集合而产生的一个整体狭义的说,自然就是每一个存在物霍尔巴赫承认自然的观念必然包含运动的观念既然自然是一个巨大的整体,在它之外什么也不能存在,所以,自然只能从它本身得到运动运动就是它存在和变化的原因而且,自然的运动是受因果规律的制约的霍尔巴赫由此得出结论说,自然决不是任何精神实体创造和推动的所谓存在一个超自然的上帝,只是虚构所谓上帝创造世界,只是一种神话
    关于灵魂不灭,霍尔巴赫认为,人同自然中的一切其他存在物一样,服从于共同的规律人起初也不过是一颗微粒,这颗微粒被放在子宫内,由于不断吸取了与它自己相类的同它一起配合一起同化的物质,而自行发展起来,并且变成了人人的感觉观念思维情欲意志行动等,不过是他的机体的种种性质和运动所产生的必然结果神学为了维护自己的特权,才创造了所谓灵魂灵性非物质性不朽等概念人都是要死的,神学倡言人死后灵魂还能继续活着,是极端荒谬的
    霍尔巴赫在谈到意志自由时反驳说,神学家们不断鼓吹人是自由的,这也是虚伪的神学既然说决定人的意志的灵魂是上帝所赋予的,那末他们所说人的意志自由,实际上就是上帝的意志自由这样,也就是说人们的一切都服从上帝的意志,并没有什么人的意志自由霍尔巴赫依据当时生理科学的知识断言:人类器官的作用,它所接受的冲动及其所产生的效果,都必须服从必然性的支配在道德世界中,一如在物理世界中,所有人的行为都是不得不按照自己的本质而活动因此人的自由只不过是包含在人自身之内的必然所以,人的意志是认识客观规律的结果
    霍尔巴赫在自己的著作中,把这些无神论的和唯物主义的观点作了详细的表达恩格斯高度评价了这种唯物主义学说“当时哲学的最高荣誉就是:它没有被同时代的自然知识的狭隘状况引入迷途,它--从斯宾诺莎一直到伟大的法国唯物主义者--坚持从世界本身说明世界,而把细节方面的证明留给未来的自然科学”①
    ①自然辩证法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人民出版社版,第365页
    霍尔巴赫在认识论方面也贯彻了唯物主义路线,这就为他的战斗的无神论又创造了一个前提他继承和发展了洛克的感觉论,即感觉是认识的来源的学说他认为,人的所有认识都是外物作用于我们的感官的结果人的所有认识都是通过感官而获得,它们是认识的唯一来源,此外没有别的通路他排除了洛克的所谓第二性质的主观性和内省经验的唯心主义因素,也否定了笛卡儿的所谓“天赋观念”的学说,这正是霍尔巴赫的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彻底性的表现他运用这种认识论对神学的三个命题作了进一步的批判既然观念是作用于我们的感觉器官的外物的反映,那么,上帝概念显然不反映任何实在对象,所以,宗教表象不是任何实在事物所引起的,而是虚构的这同样也证明了,所有我们的思维活动都是外物作用于我们的感官的结果,所谓超越于肉体的灵魂是不存在的最后,人的意志意识思维是对象作用于我们感官的结果,决不是上帝所赋予的
    霍尔巴赫的真理观也是和他的唯物主义自然观紧密相联的,他认为认识真理就是研究自然,真理就是思想和外物的符合
    霍尔巴赫的这种认识论,在驳斥神学教义时,显示了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