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指导》
  [英国]J·F·C·富勒
  前言
  战争的指导,就象医生给病人看病一样,是一门艺术。医生的目的是为了预防和治疗人们的疾病,减轻疾病给人体带来的痛苦,政治家和军人的目的,则是预防、治疗和缓解国际“身体”上的“疾病”——即战争。遗憾的是,这一点并非很多人注意到了。现在治疗的技术已经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之上,而战争的指导却还停留在炼金术的阶段。更糟糕的是,在本世纪中,战争又回到了野蛮的摧毁和残杀的形式。
  有人对这一点也许会表示怀疑。那么,就请回顾一下两次世界大战的情况。如果他对这两次战争的指导是满意的,这本书也就不适合他。假若他不满意,那么他就会看到,对这两次战争的指导,不仅没有疗效,反而增加了毒害,因为治疗比“疾病”本身更糟:整个时代都被搞乱了。帝国在逐渐地消失,欧洲被撕成了碎片,德国被分裂,革命蔓延到世界各地。今天,毁灭的恐惧笼罩着每个人的心;没有稳定的迹象,没有安全的感觉,更坏的是,没有荣誉的约束或甚至普通的礼仪能把国家联系在一起。
  欧洲经历了许多的战争,一千年来,战争一直是狂暴民族的经常性消遣。不过,自从三十年战争以来,没有一场战争是象本世纪的战争那样成为大灾难。但是,不能在战争本身去寻找原因,而应从战争的指导上来寻找。战争指导与1789年以来的各种伟大革命有着密切的联系,这就是:贵族统治的衰败和民主制度的兴起,工业和资本主义的发展,群众和社会主义的出现,科学的进步和技术的发展,人口的增长和报刊的流行,宗教信仰的衰退和唯物主义的流行。所有这些巨大的变化都重铸了人类的文明;如果这些对战争的影响能够得到正确的判断,并因此来决定战争的指导,当今的世界也就没有理由如此混乱了。
   “政治家和统帅应该首先作出的最重大的和最有决定意义的判断,是根据这种观点正确地认识他所从事的战争。他不应该把那种不符合当时情况的战争看作是他应该从事的战争,也不应该想使他所从事的战争成为那样的战争。”
  克劳塞维茨在一百三十年以前就这样写了。如果两次世界大战中的政治家和统帅们领会了这个思想,他们就不会犯那些无可挽回的错误。
  不要想使战争成为那样的战争。战争是一个历史问题。文明的变化对人类的战争是有影响的。检查这些变化并探索它们对战争指导的影响,则是本书的主题。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这一题目从未深人探讨过。而且,它是如此浩瀚和复杂,我对这一问题的研究也是不完全的,只是尝试性的。
  这本书不是1789年以来的战争史,也不是仅从军事角度来观察战争的指导,而是同时从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来考察它们对战争的影响。为了不使本书的篇幅太长,我不打算检查所有的发展,只是选择了一些我认为比较重要的事例。在探讨每一具体战争的章节中,我也不准备详细地讨论这些战争,只会从中选出一些侧面,以便较好地说明他们的指导,而且更多的是错误指导。
  介绍克劳塞维茨的理论是本书最重要的一章。他被称为近代战争之父。我不准备浓缩他的理论,只是从《战争论》中引用一些原文。这有两个原因:其一,他是第一个把战争看成是“属于社会生活领域”的人。而且持这种观点的人至今为数不多;其二,我曾经遇到过许多引用或批评过克劳塞维茨理论的人,其中有军人,有政治家和其他人等,但是,在这些人中,真正研究过克劳塞维茨伟大著作的人,我只碰到过三、四个。其中之一,就是《战争论》第二版的编辑,已故的F.N.毛德上校。五十多年前,他把克劳塞维茨的理论介绍给我。当然,还有许多其他人也在研究。 不过,他们之中似乎没有一个是在上次世界大战中替西方同盟国指导战争的,否则他们不会搞得那么糟糕。
  我也从其他一些作者的言论里自由地引用了一些片断。这主要是指福煦元帅、列宁和希特勒的著作。对于读者来说,也许显得有些乏味,但我相信,让这些人为他们自己说话,比试图解释他们的理论,可能更合适些。
  至于说到工业革命,我始终把它看成为一个完整的事情,从它朦胧开始之日起直到今天为止,不是象某些作家那样把它分成两个阶段:即在核能的应用和自动化的发展之前为一阶段,在此之后为另一阶段。
  作为对读者的一种指导,我想提出的其它观点是:
  在我们所考查的整个时期中,战争可分为两大类:具有有限政治目的的战争,和具有无限政治目的的战争。只有第一种战争给胜利者带来利益,而决非第二种。
  在战争中,你不要为绝对的观念所束缚,也不要为不可改变的契约或决定所约束。就象机会的游戏一样,战争从来都是不能预定结尾的。行为总要适应环境,而环境则经常都在变化。
  在战争中的野蛮行为是不合算的,这是一个少有例外的真理。另外,不要使你的敌人陷人绝望,尽管你会赢得战争,但是那样几乎会拖延战争,这对于你是不利的。
  纵观战争史,值得注意的是,敌友关系是频繁变化的。当你打败了你的对手时,你应该明智地让他再站起来。这是因为,在下次战争中,你有机会需要他的帮助。
  最后,我想以一个建议来作为结束。现在已有许多关于战争的教科书,虽然我对官方的教科书没有兴趣,但当我在写这本书时,却曾想到,谁要是再写一本《战争指导》,那将是大有可为的。但它应该是写给政治家和军人的,而且应该是必读之物。为了方便起见,它可以分为两部分,即“如何指导一场战争”和“不应该如何指导一场战争“,至于第二部分,正象本书将要指出的,有极其丰富的原始资料。
  
   J·F·C·富勒
  一九六0年十二月
  
  第一章 专制国王的有限战争
  一、三十年战争与意大利雇佣兵长
  二、法理学家与战争的限制
  三、专制国王的军队
  四、有限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