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静闻永诀日记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丁丑九月二十二日 余往崇善寺别静闻,遂下太平余守行李,复令顾仆往候是晚泊于建武驿前天妃宫下

注释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崇善寺:据调查,在今南宁一中处
太平:明置太平府,在今崇左县治太平镇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丁丑年(崇祯十年,1637)九月二十二日 我前往崇善寺与静闻告别,便下了去太平府的船我守着行李,再命令顾仆去侍候这天晚上停泊在建武驿前的天妃宫下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二十三日 舟不早发余念静闻在崇善畏窗前风裂,云白屡许重整,而犹不即备余乘舟未发,乃往梁寓携钱少许付静闻,令其觅人代整时寺僧宝檀已归,能不避垢秽,而客僧慧禅满宗又为整簟蔽风,迥异云白静闻复欲索余所买布履衡茶,意甚恳余语静闻:“汝可起行,余当还候此何必索之今日乎!”慧禅亦开谕再三,而彼意不释时舟已将行,且闻宝檀在天宁僧舍,余欲并取梁钱悉畀之,遂别之出同梁主人觅得宝檀,宝檀慨然以扶危自任余下舟,遂西南行四里,转西北,又四里,泊于窑头

注释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簟(diàn):作障蔽之用的竹席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二十三日 船早上不开我挂念静闻住在崇善寺畏惧窗前裂洞漏进的风,云白屡次答应重新修整,可仍然不马上办我乘的船不开,便前去梁家寓所带了少量钱交给静闻,让他找人代为修整此时寺中的和尚宝檀已归来,能够不避污秽之物,而客居的僧人慧禅满宗又代为修整竹席遮风,与云白完全不同静闻又想要我买的布鞋衡阳的茶叶,意思十分恳切我对静闻说:“你能起床行走时,我将回来问候你这些东西何必在今天要得到手呢!”慧禅也再三开导,但他的心愿不消此时船已将出发,而且听说宝檀在天宁寺的僧房中,我打算一并把梁家寓所中的钱取来全数交给他,便告别静闻出来同姓梁的房主人找到宝檀,宝檀慷慨地把扶助病危之人看做自己的责任我下了船,于是向西南行行了四里,转向西北,又行四里,停泊在窑头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时日色尚高,余展转念静闻索鞋茶不已,盖其意犹望更生,便复向鸡足,不欲待予来也若与其来而不遇,既非余心若预期其必死,而来携其骨,又非静闻心不若以二物付之,遂与永别,不作转念,可并酬峨眉之愿也乃复登涯东行,出窑头村,二里,有小溪自西北来,至此东注,遂渡其北,复随之东又二里,其水南去人江又东行一里,渡白衣庵西大桥,入崇善寺,已日薄崦嵫入别静闻,与之永诀亟出,仍西越白衣庵桥,共五里过窑头,入舟已暮,不辨色矣

注释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窑头村:今作上尧,在南宁西部,邕江东岸
崦嵫(yan zī):山名,在今甘肃天水市西境,古人常用以指日落的地方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此时天色还早,我辗转想着静闻索要鞋子茶叶的事,想个不停,大概他的意思仍指望再活下去,便可重新走向鸡足山,不想等我回来了如果回来时与他不相遇,完全不是我的心愿如果预期他必死,而回来带他的骨灰,又不是静闻的心愿不如把两样东西送给他,便与他永别,不考虑转回来,可一并实现我去峨眉山的愿望于是重新登上岸往东行,到了窑头村,行了二里,有条小溪自西北流来,到此地后向东流注,于是渡到溪北,再顺着溪流往东走又行一里,那溪水向南流去汇入江中又东行一里,走过白衣庵西边的大桥,进入崇善寺,已是日薄西山了进寺辞别静闻,与他永别急忙出寺,仍向西越过白衣庵桥,共五里走过窑头,进到船上已经天黑,辨不清颜色了

评析

与静闻永诀日记是徐霞客在广西南宁与静闻诀别的日记时在崇祯十年(1637)九月二十二二十三两日,见粤西游日记三
静闻,“禅诵垂二十年”,刺血写成法华经,发愿供鸡足山,与徐霞客结伴同行自六月初八在桂林得病,牵延数月,途中拖着病体转移徐霞客不可能停息游屐,又要安排照顾病人,旅途的艰辛超乎平时南宁崇善寺相别,大概双方都有永诀的预感,难舍难分,趁候舟未发,别后又回,再再不已该文写得委婉缠绵,细腻曲折,情深意切,是徐霞客抒情性散文的名篇后来,静闻于九月二十四日去世,“分袂未几,遂成永诀”徐霞客悲痛至极,写了哭静闻禅侣诗六首:“别时已恐无时见,几度临行未肯行”“可怜濒死人先别,未必浮生我独还!含泪痛君仍自痛,存亡分影不分关”徐霞客的诗,更多的是歌颂静闻矢志不移舍己为人保护环境等优良品质,道出了他们友谊的基础他重回南宁,决心完成静闻的遗愿,排除重重困难,把静闻的遗骨一直带到鸡足山安葬,事见粤西游日记四静闻墓在鸡足山文笔峰下,是大理白族自治州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徐霞客与静闻生死不渝的友谊,正是徐霞客和静闻崇高品质的反映
第 一十八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