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篇致诸弟·温经更增长见识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四位老弟左右:
二月初十日,黄仙垣来京,接到家信,备悉一切,欣慰之至朱啸山亦于是日到,现与家心斋同居伊兄代伊觅得房子,距余寓甚近,不过一箭远耳郭筠仙现尚未到,余已为赁本胡同关帝庙房,使渠在庙中住,在余家伙食冯树堂正月初六日来余家,抉会试后再行上学,因小儿春间怕冷故也树堂于二月十三日考国子监学正,题而耻恶衣恶食者二句,不以天下奉一人策,共五百人入场,树堂写作俱佳,应可以得
陈岱云于初六日移寓报国寺,其配之枢,亦停寺中岱云哀伤异常,不可劝止,作祭文一篇三千余字,余为作墓志铭一首,不知陈宅已寄归否余懒腾寄也四川门生,现已到廿余人,我县会试者,大约可十五人,甲午同年,大约可念五六人然有求于者,颇不乏人
余今年应酬更繁,幸身体大好,迥不似从前光景,面胖而润,较前稍白矣耳鸣亦好十之七八,尚有微根未断,不过月余可全好也内人及儿子两女皆好,陈氏小儿在余家乳养者亦好六弟九弟在城南读书,得罗罗山为师,甚妙!然城南课以亦宜应,不应,恐山长不以为然也,所作诗文及功课,望日内付来四弟季弟从觉庵师读,自佳四弟年已渐长,须每日看史书十页,无论能得科名与否,总可以稍长可识季弟每日须看史,然温经更要紧,今年不必急急赴试也,余容后陈国藩手具
道光二十四年二月十四日

注释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8 . c o m
迥(jiǒn):绝然,完全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8 b e i           8 . c o m 四位老弟左右:
二月初十日,黄仙垣来京,接到家信,备悉一切,欣慰之至朱啸山也在当天到,住心斋那里他兄代他找到房子,离我家很近,不过一箭之地,郭筠仙还没有到,我已经为他租了本胡同关帝庙的房子,让他在庙里住,在我家吃饭冯树堂正月初六日来我家,准备会试以后再上学,因小儿春间怕冷的缘故树堂在二月十三日考国子监学正,题目是“而耻恶衣恶食者”两句,“不以天下奉一人策”,共五百人入场树堂写作俱佳,应该可以考上
陈岱云在初六日移住报国寺,他的夫人灵枢,也停在寺里岱云非常哀痛,不能劝止,作祭文一篇,三千多字,我为他夫人作了墓志铭,不知陈家已寄回去没有我懒得誉写寄了四川门生,现在到了二十多个我县会试的,大约十五人,甲午同年,大约二十五六人然而,有求于我的,还颇为不少呢
我今年应酬更多,幸亏身体大好,完全不像从前,脸胖而红润,比以前白了耳鸣也好了十之七八,还有点儿没有断根,不过个把月即可全好内人及儿女都好陈家小儿在我家乳养也好
六弟九弟在城南读书,得罗罗山为老师,很妙!然而城南的课也似乎要应付,不然,恐怕山长不以为然,所作诗文及功课,望日内寄来四弟季弟从觉庵师读书,自然好四弟年纪逐渐大了,要每天看史书十页,不管得不得科名,总可以稍长见识季弟每天要看史书,但温习经书更要紧,今年不急于赴考余容后陈,兄国藩手具
道光二十四年二月十四日
第 一十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