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篇致诸弟·取款及托带银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8 b ei8 . c o m
四位老弟足下:
二月有折差到京,余因眼蒙,故未写信三月初三接到正月廿四所发家信,无事不详悉,欣喜之至此次眼尚微红,不敢多作字,故未另禀堂上,一切详此书中,烦弟等代禀告焉
去年所寄银,余有分馈亲族之意厥后屡次信问,总未详明示悉顷奉父亲手谕,云皆已周到,酌量减半然以余所闻,亦有过于半者,亦有不及一半者下次信来,务求九弟开一单告我为幸
氓山东海之银,本有利息,余拟送他高丽参共半斤,挂屏对联各一副,或者可少减利钱,待公车归时带回
父亲手谕要寄百两回家,亦待公车带回有此一项,则可以还率五之钱矣率五想已到家,渠是好体面之人,不必时时责备他,惟以体面待他,渠亦自然学好
兰姊买田,可喜之至惟与人同居,小事要看松些,不可在讨人恼
欧阳牧云要与我重订婚姻,我非不愿,但渠与其妹是同胞所生,兄妹之子女,犹然骨肉也古者婚姻之道,所以厚别也,故同姓不婚中表为婚,此俗礼之大失譬如嫁女而号泣,奠礼而三献,丧事而用乐,此皆俗礼之失,我辈不可不力辨之四弟以此义告牧云,吾徐当作信覆告也
六弟信中言功课在廉让之间,引语殊不可解所需书籍惟子史精华家中现有,准托公车带归汉魏百三家京城甚贵,余已托人在扬州买,尚未接到稗海绥寇纪略亦贵,且寄此书与人则帮人车价,因此书尚非吾弟所宜急务者,故不买寄元明名古文,尚无选本,近来邵蕙西已选元文,渠劝我选明文,我因无暇尚未选古文选本,惟姚姬传先生所选本最好,吾近来圈过一遍,可于公车带回,六弟用墨笔加圈一遍可也
九弟诗大进,读之为之距跃三日,即和四章寄回树堂筠仙意城三君皆各有和章诗之为道,各人门径不同,难执一己之成见以概论吾前教四弟学袁简斋,以四弟笔情与袁相近也今观九弟笔情,则与元遗山相近吾教诸弟学诗无别法,但须看一家之专集,不可读选本以汩没性灵,至要至要!吾于五七古学杜韩,五七律学杜,此二家无一字不细看外此则古诗学苏黄,律诗学义山,此三家亦无一字不看五家之外,则用功浅矣我之门径如此,诸弟或从我行,或别寻门径,随人性之所近而为之可耳
余近来事极繁,然无日不看书,今年已批韩诗一部,正月十八批毕现在批史记已三之二,大约四月可批完诸弟所看书望详示,邻里有事,亦望示知
兄国藩手草
道光二十五年三月初五日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 c o m
厥后:过后
汩没(ɡǔmò):埋没,掩没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i      8 . c o m 四位老弟足下:
二月通信兵到京,我因为眼睛蒙障,所以没有写信三月初三,接到正月二十四日所发家信,没有事情不详知,欣喜之至!这次眼还微微发红,不敢多写字,所以没有另外写信禀告堂上大人,一切详写在这封信里,烦弟弟们代为禀告
去年所寄银子,我有分送亲戚族人的意思,以后多次写信询问,都没有得到详细明白的回示,刚奉父亲手谕说:“都已周到办理,考虑具体情况减少一半”然而,我听说有超过一半的,也有不到一半的,下次来信,务求九弟开一个单子告我为幸!
氓山东海的银子本来有利息,我准备送他高丽参半斤,挂屏对联各一副,或者可以减少一点利息,等官车回时带回
父亲手谕,要寄一百两回家,也等官车带回有这一笔钱,那就可以还率五的钱了率五想必已到家,他是好体面的人,不要时刻责备他,只以体面对待他,他也自然会学好
兰姊买田,可喜之至!只是与别人同住,小事情要看轻松点,不可处处讨人嫌
欧阳牧云要与我家重订婚姻,我不是不愿意,但他与他妹妹是同胞所生,兄妹的子女好比骨肉亲人,古人的婚姻观念,非常注重区别,所以同姓不通婚,亲老表为婚,是世俗礼仪的大忌如嫁女时哭泣,祭礼时三献,丧事时用乐器,都是习俗不允许的,我们不可以不加明辨四弟要把这个意思告诉牧云,我过些时候也会给他复信
六弟信中说功课在廉让之间,这句话真不好理解所需书籍,只子史精华家里现有,打算托官车带回汉魏百三家京城很贵,我已托人到扬州买,还没有接到稗海绥寇纪略也贵,并且托寄这本书,要付人家车费,这本书还不是弟弟现在急需读的,所以不买了元明名古文,还没有选本,近来邵蕙西已选元文,他劝我选明文,我因没有空,还没有选古文选本,只有姚姬传先生所选本最好,我近来圈过一遍,可托官车带回,六弟用墨笔加圈一遍吧!
九弟写诗大有进步,读了为他高兴得又蹦又跳,马上和了四章寄回树堂筠仙意城三君,都各有和诗诗为文学的一种形式,各人的门径不相同,难于偏执一个人的见解去概括议论我从前教四弟学袁简斋,是因为四弟的风格与袁相近现在看九弟的风格,则和元遗山相近我教弟弟们学诗没有别的方法,强调要看一家的专集,不可以读选本,以致把自己的性灵个性弄没了,至为重要啊!我对于五七言古体学杜韩,五七言律诗学杜,这两家没有一个字不细看此外,古诗学苏黄,律诗学义山,我三家也没有一个字不看五家之外,用的工夫就浅了,我的门径就这样,弟弟们或者走我的门径,或者另外找自己的门径,随自己的性情相近的去做好了
我近来事情繁多,但没有一天不看书,今年已批韩诗一部,正月十八日批完,现在批史记三分之二,大约四月可批完,弟弟们所看的书,希望详细告诉我,邻里间有事,也希望告知
兄国藩手草
道光二十五年三月初五
第 一百零九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