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篇致四弟·送银子共患难者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澄弟左右:
余于十月廿五接入觐之旨,次日写信召纪泽来营,厥后又有三次信止其勿来,不知均接到否自十一月初六接奉两江督任之旨,十七日已具疏恭辞,廿八日又奉旨令回本任,初三日又具疏恳辞,如再不获命,尚当再四疏辞,但受恩深重,不敢遽求回籍,留营调理而已,余从此不复做官
同乡京官,今冬炭敬犹须照常馈送昨令李翥汉回湘送罗家二百金,李家二百金,刘家百金,昔年曾共患难者也前致弟处千金,为数极及,自有两江总督以来,无待胞弟如此之薄者然处兹乱也,钱愈多则患愈大,兄家与弟家总不宜多存现银现钱每年兄敷一年之用,便是天下之大富,人间之大福家中要得兴旺,全靠出贤子弟,若子弟不贤不才,虽多积银积钱积谷积产积衣积书,总是枉然!
子弟之贤否,六分本于天生,四分由于家教吾家代代皆有世德明训,惟星冈公之教尤应谨守牢记吾近将星冈公之家规,编成八句云:“书蔬猪鱼,考早扫宝,常说常行,八者都好地命医理,僧巫祈祷,留客欠住,六者俱恼”盖星冈公于地巫五项人,进门便恼,即亲友远客久住亦恼此八好六恼,我家世世守之,永为家训,子孙虽愚,亦必略有范围也
同治五年十二月初六日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炭敬:旧时外官在冬季馈赠京官的银钱多作贿赂用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w . 8 b e i    8 . c o m 澄弟左右:
我在十月二十五日,接到入觐皇上的圣旨,第二天写信招纪泽来军营,之后又有三次信,阻止他来,不知都收到没有自十一月初六我接奉两江督任的圣旨,十七日已具疏恭辞,二十八日又奉旨回本任,初三日又具疏恳辞,如不再获皇上批准,还要第四次疏辞,但受恩深重,不敢马上请求回籍,留在军营调理罢了,我从此不再做官
同乡京官,今年冬天的寒炭费,还要照常放送昨天令李翥汉回湖南,送罗家二百两金子,李家二百两金子,刘家一百两金子,他们是曾经与我共患难的前寄弟弟处的一千两,为数很少,自有两江总督以来,还没有这样薄待胞弟的然而处在乱世,钱越多而祸患越大,兄长家和弟弟家总不宜多存现钱现在每年的钱足够一年的用度,便是天下的大富翁,人间的大福星家里要得兴旺,全靠出贤子弟,如果子弟不贤不才,虽然多积银积钱积谷积产积衣积书,都是空的
子弟的贤与不贤,六分出于天生,四分由于家教我家世代都有明确的道德训示,只有星冈公的教训尤其应该谨守牢记我近来把星冈公的家规,编成八句:“书蔬猪鱼,考早扫宝,常说常行,八者都好地命医理,僧巫祈祷,留客久住,六者俱恼”因星冈公对于地生算命先生郎中和尚巫师等五种人,一进门就恼火,就是亲友远客住久了,也恼火,这个八好六恼,我家世代遵守,永为家训,子孙虽然愚笨,也一定能使他们就范
同治五年十二月初六日

评析

曾国藩的理财妙法,就是以俭字入手他从创业的过程中即深知“每粒米来之不易”,因此他常常告诫部属“一文钱扳倒英雄汉,半碗粥扶起乞丐王”的道理,在财物管理上他最反对大手大脚和铺张浪费,他说这既不利于人的德行修养,又不利于财富的积累在家庭的财物问题上,曾国藩要求更加严格他经常告诫儿女:“家中的男孩子必须走路,不可坐轿骑马,女孩子不要太懒惰,应当早日学习烧菜煮饭家里有书有蔬菜有鱼有猪,可以显示一个家庭的生气少睡觉,多做事,可以显示一个人的生气勤快,就是生动之气节俭,就是收敛之气一个家庭能做到既勤且俭,那就绝对不可能不兴旺发达”曾国藩在这里之所以反复强调勤俭的重要性,目的就是在于教育子女要懂得生活之艰辛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不愿意看到子孙后代过贫困潦倒,低三下四去乞求得到别人恩赐的生活可如何才能避免这种困境的出现呢曾国藩教导子孙后代的办法就是“勤俭”二字,并认为,只有如此,方可保持家庭长盛不衰
第 一百一十九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