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篇致诸弟·述营中急需人才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w . 8 b e i 8 . c o m
季四位贤弟左右:
余于十六日在南康府接父亲手谕,及澄沅两弟纪泽儿之信,系刘一送来廿日接澄弟一信,系林福秀由县送来,俱悉一切
余于十三日自吴城进扎南康,水师右营后营向导营于十五日进扎青山十九日,贼带炮船五六十号小划船五六十号前来扑营,鏖战二时,未分胜负该匪以小划二十余号又自山后攒出,袭我老营老营战船业已余数出队,仅座船水手数人及所雇民船水手,皆逃上岸各战船哨官见坐船已失,遂尔慌乱,以致败挫幸战船炮位毫无损伤,犹为不幸中之大幸!且左营定湘营尚在南康,中营尚在吴城,是日未与其事,士气依然振作现在六营三千人同泊南康,与陆勇平江营三千人相依护,或可速振军威
现在余所统之陆军,塔公带五千人在九江,罗山带三千五百人在广信一带,次青带平江三千人在南康,业已成为三支,人数亦不少赵玉班带五百湘勇来此,若独成一支,则不足以自立若依附塔军依附罗军,则去我仍隔数百里之远若依附平江营则气类不合且近来口粮实难接济,玉班之勇可不必来玉班一人独来,则营中需才孔亟,必有以位置之也
蒋益澧之事,后公如此办理甚好密传其家人,详明开导,勒令缴出银两,足以允服人心,面面俱圆请苹翁即行速办,但使探骊而得珠,即轻轻着笔,亦可以办到矣
此间自水师小挫后,急须多办小划以胜之,但乏能管带小划之人若有实能带小划者,打仗时并不靠他冲阵,只要开仗之时,在江边攒出攒入,眩贼之眼,助我之势,即属大有裨益吾弟若见有此等人,或赵玉班能荐此等人,即可招募善驾小划之水手一百余人来营
余在营平安,精神不足,惟癣疾未愈,诸事未能一一照管,小心谨慎,冀尽人事,以听天命诸不详尽,统俟续告
咸丰五年四月廿日书于南康城外水营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w . 8 b e i 8 . co m
孔亟:很甚,急促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澄侯温甫沅甫季洪四位贤弟左右:
我于十六日在南康府接到父亲手谕,以及澄沅两位弟弟纪泽儿的信,是刘一送来的二十日接到澄弟一封信,是林福秀从县里送来,我已知悉一切
我于十三日从吴城进扎南康水师右营后营,向导营于十三日进扎青山十九日,敌人带炮船五六十艘,小划船五六十艘前来扑营,激战了两个小时,不分胜负敌人又以小划船二十多号,从山后冲了出来,袭击我老营老营战船,已经全部出战,只有座船水手几个以及雇用的民船水手,见状都逃上岸去各战船哨官见座船已丢失,便慌乱起来,以至于吃了败仗幸亏战船炮位没有一点损失,还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并且左营定湘营还在南康,中营还在吴城,那天没有参加战斗,士气仍然振作现在六营三千人都停靠在南康,与陆军平江营三千人互相依护,或者还可迅速振兴军威
现在我所统率原大军,塔公带五千人在九江罗山带三千五百人在广信一带次青带平江营三千人在南康,已经成了三支部队,人数也不少赵玉班带五百湘勇来这里,如果单独形成一支部队,就不能够自立,如果依附塔军,依附罗军,那离我这里还隔几百里如果依附平江营,那么气类不合而且近来口粮实在难以接济,玉班的士兵,可不必来玉班一个人来,军营中需要人才很紧急,一定会有他的位置
蒋益澧的事,后公这么办理很好,秘密传召家人,详细开导,勒令缴出银两,可以取得我方人心的同情,面面俱到请苹翁马上办理,假使探骊而得珠,就是轻轻着笔,也可以很快办到
这边自从水师小败以后,急需多置办小划船去战胜敌人,但缺乏能统领小划船的人如果有真可以带领小划船的人,打仗时并不靠他冲锋陷阵,只要打仗时,在江边攒出攒入,弄得敌人晕头转向,以助长我水师的声势,便是大有益处弟弟如果看见有这种人才,或者赵玉班能推荐这种人,就可以招募会驾小划船的水手一百多人来军营
我在军营平安,精神不足,只是癣疾没有好,许多事情不能一一照顾到,只希望能够尽人事,以听天命写得不详细,等以后再续告
咸丰五年四月二十日书于南康城外水营
第 一百六十三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