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身篇致九弟·注意平和二字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沅甫九弟左右:
春二安五归,接手书,知营中一切平善,至为欣慰!次青二月以后,无信寄我,其眷属至江西,不知果得一面否弟寄接到胡中丞奏伊入浙之稿,未知是否成行项得耆中丞十三日书,言浙省江山兰溪两县失守,次青前往会剿是次青近日声光,亦渐渐脍炙人口广信衙州两府不失,似浙中终无可虑,未审近事究复如何
广东探报,言洋人有船至上海,亦恐其为金陵余孽所攀援若无此等意外波折,则洪杨股匪,不患今岁不平耳九江竟尚未克,林启荣之坚忍,实不可及闻林城防兵,于三月十日小挫一次,未知确否弟于次青迪庵雪琴等处,须多通音问,余亦略有见闻也
兄病体已愈十之七八,日内并未服药,夜间亦能熟睡,至子正以后则醒,是中年后人常态,不足异也湘阴吴贞阶司马,于二十六日来乡,是厚庵嘱其来一省视,次日归去
余所奏报销大概规模一折,奉朱批该部议奏,户部旋于二月初九日复奏,言曾国藩所拟,尚属妥协云云至将来需用部费,不下数万,闻杨彭在华阳镇抽厘,每月可得二万,系雪琴督同凌荫廷刘国斌经纪其事,其银归水营杨彭两大股分用余偶言可从此项下设法筹出部费,贞阶力赞其议,想杨彭亦必允从此款有着则余心又少一牵挂矣
温弟尚在吉安否前胡二等赴吉,余信中未道及温弟事两弟相晤时,日内必甚欢畅
温弟丰神较峻,与兄之伉直简谵,虽微有不同,而其难于谐世,则殊途而同归,余常用为虑大抵胸多抑郁,怨天尤人,不特不可以涉世,亦非所以养德,不特无以养德,亦非所以保身中年以后,则肝肾交受其病,盖郁而不畅,则伤木心火上烁,则伤水余今日之目疾,及夜不成寐,其由来不外乎此故于两弟时时以平和二字相勖,幸勿视为老生常谈,至要至嘱
亲族往弟营者,人数不少,广厦万间,本弟素志第善觇国者,睹贤哲在位,则卜其将兴见冗员浮杂,则知其将替善觇军者亦然,似宜略为分别,其极无用者,或厚给途费遣之归里,或酌赁民房令住营外,不使军中有惰漫喧杂之象,庶为得宜
至屯兵城下,为日太久,恐军气渐懈,如雨后已弛之弓,三日已腐之馔,而主者晏然不知其不可用,此宜深察者也附近百姓果有骚扰情事否此亦宜深察者也
咸丰八年三月三十日

注释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c o m
丰神较峻:神气十足,严肃庄重
伉直简谵:刚直不阿不重势利
勖(xù):劝导帮助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沅甫九弟左右:
春二安五回来,接到你的手书,知道营中一切平善,非常欣慰!次青二月以后,没有信寄我,他的眷属到江西,不知道他们见过一面没有弟弟寄来的胡中丞奏请你入浙的文稿,不知你是否去了刚得耆中丞十三日的信,说浙省江山兰溪两县失守,次青前去会剿看来次青近来的名声,也渐渐脍炙人口了如果广信衙州两府不失守,似乎浙中并不可虑,不知近来情形究竟如何
广东探报,说洋人有船到上海,只怕那是金陵余孽拉来的援兵如果没有这些意外的波折,那洪杨之祸,不愁今年不平定九江竟然还没有攻克,林启荣的坚忍,实在是一般人难及的听说林城防守的士兵,在三月十日小败一次,不知确实否弟弟与次青迪庵雪琴等处,要多通音信,让我也能多了解些情况
愚兄的病已好了十之七八,近来并没有吃药,晚上也可以熟睡,到午夜以后便醒来,这是中年人的常态,不足为奇湘阴吴贞阶司马,在二十六日来乡,是厚庵嘱咐他来看望的,第二天走了
我所写的关于报销大概规模的奏折,奉朱批由户部议奏,户部随即在二月初九日复奏,说曾国藩所拟的还比较妥当将来需要动用部费,不少于几万两听说杨彭在华阳镇抽厘金,每月可得二万两,是雪琴督责并同凌荫廷刘国斌经手这件事,抽的厘金归水营杨彭两军分用我偶尔说可以从这个项目下设法筹出部费,贞阶很赞成,我想杨彭也会允许的这笔钱有了着落,我心里又少了一层牵挂
温弟还在吉安吗前些日子胡二等人去吉安,我信中未提到温弟的事二位弟弟见面,想必非常欢畅
温弟的风采神气比较外露,与为兄的傲慢直言俭朴淡泊,虽说小有区别,而就处世和谐来说,那是殊途而同归,都难以处世,我常常为此而焦虑大概心里抑郁怨天尤人的人,不仅不可以涉世,也不利于仁德的修养不仅不利于仁德的修养,也不利于保养身体我中年以后,就出现肝病肾病,中医所说的叫郁而不畅,伤木心火上烁,伤水我现在的眼病和失眠之症都从这里生出来所以弟弟们要时刻用“平和”二字互相勉励不要当成老生常谈至嘱至嘱!
亲戚族人去弟弟军营的,人数不少,安得广厦千万间,这本是弟弟素来的志愿但是,善于观察国家大事的人,看见贤人智士在掌权,就可预见国家会兴旺看见多余的官员庞杂相处,就可预卜国家会衰败善于观察一个军队也是如此,似乎应该区别对待很无能的,或者多送点路费,遣送回家或租民房,让他们住在军营外面不要使军营里出现惰慢喧闹的现象,也许更适宜
至于屯兵城下,日子太久,恐怕士气会松懈,像雨后受潮已松弛的弓箭,像三天已腐烂的饭菜,而带兵的人茫然不晓得已不能用了,这是要深自省察的附近百姓,真有骚扰的情况吗这也是要深自省察的
咸丰八年三月三十日
第 三十八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