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篇致诸弟·读书宜立志有恒

原文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诸位贤弟足下:
十一前月八日已将日课抄与弟阅,嗣后每次家信,可抄三页付回日课本皆楷书,一笔不苟,惜抄回不能作楷书耳冯树堂时攻最猛,余亦教之如弟,知无不言可惜弟不能在京与树堂日日切磋,余无日无刻不太息也九弟在京年半,余懒散不努力九弟去后,余乃稍能立志,盖余实负九弟矣余尝语岱云曰:“余欲尽孝道,更无他事,我能教诸弟进德业一分,则我之孝有一分能教诸弟进十分,则我之孝有十分若全不能教弟成名,则我大不孝矣”九弟之无所进,是我之大不孝也惟愿诸弟发奋立志,念念有恒,以补我不孝之罪,幸甚幸甚
岱云与易五近亦有日课册,惜其识不甚超越余虽日日与之谈论,渠究不能悉心领会,颇疑我言太夸然岱云近极勤奋,将来必有所成
何子敬近待我甚好,常彼此作诗唱和,盖因其兄钦佩我诗,且谈字最相合,故子敬亦改容加礼子贞现临隶字,每日临七八页,今年已千页矣近又考订汉书之讹,每日手不释卷盖子贞之学长于五事:一曰仪礼精,二曰汉书熟,三曰说文精,四曰各体诗好,五曰字好此五事者,渠意皆欲有所传于后以余观之,此三者余不甚精,不知浅深究竟何如,若字则必传千古无疑矣诗亦远出时手之上必能卓然成家近日京城诗家颇少,故余亦欲多做几首
黄子寿处,本日去看他,功夫甚长进,古文有才华,好买书,东翻西阅,涉猎颇多,心中已有许多古董何世兄亦甚好,沉潜之至,天分亦高,将来必有所成吴竹如近日未出城,余亦未去,盖每见则耽搁一天也其世兄亦极沉潜,言动中礼,现在亦学倭艮峰先生吾观何吴两世兄之资质,与诸弟相等,远不及周受珊黄子寿而将来成就,何吴必更切实此其故,诸弟能看书自知之,愿诸弟勉之而已此数人者,皆后起不凡之人才也,安得诸弟与之联镳并驾则余之大幸也
门上陈升一言不合而去,故余作傲奴诗,现换一周升作门上,颇好余读易·旅卦“丧其童仆”,象曰:“以旅与下,其义丧也”解之者曰:“以旅与下者,谓视童仆如旅人,刻薄寡恩,漠然无情,则童仆将视主如逆旅矣”余待下虽不刻薄,而颇有视如逆旅之意,故人不尽忠,以后余当视之如家人手足也分虽严明而情贵周通,贤弟待人亦宜知之
余每闻折差到,辄望家信不知能设法多寄几次否,若寄信,则诸弟必须详写日记数天,幸甚余写信亦不必代诸弟多立课程,盖恐多看则生厌,故但将余近日实在光景写示而已,伏惟诸弟细察
道光二十二年十一月十七日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c o m
德业:指品德学业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 c o m 诸位贤弟足下:
十一前月八日,已把日课抄给你们看,以后每次写信,可抄三页寄回我的日课都用楷体,一丝不苟,可惜寄回的抄本不能用楷体了冯树堂进步最快,我对他和教弟弟一样,知无不言可惜弟弟不能在这里,与树堂天天切磋学问,我无日无刻不叹息九弟在京城一年半,我懒散不努力九弟去后,我才稍微能够立志,因我太有负于九弟了!我常对岱云说:“我想尽孝道,没有别的事比这更重要我能够教育弟弟们进德修业一分,那我真是尽孝一分能够教育弟弟们进步十分,那我真是尽孝十分如果完全不能教弟弟们成名,那我是大大的不孝了”九弟的学问没有长进,是我的大不孝!只望弟弟们发奋立志,念念有恒,以弥补我的不孝之罪,那我就很有幸了!
岱云与易五,近来也有日课册,可惜他们的见识不够超越,我虽天天和他们谈论,他们却不能一一领悟,还怀疑我说得夸张了但岱云近来很勤奋,将来一定会有所成就
何子敬近来对我很好,常常彼此作诗相唱和这是因为他兄长钦佩我的诗,并谈论书法最相合,所以子敬也改变态度,更加有礼子贞现在临的是隶书,每天临七八页,今年已临了千页了近来又考订汉书的讹误,每天手不释卷子贞的学问,有五个方面见长:一是仪礼精通,二是汉书熟悉,三是说文精湛,四是各种体裁的诗都写得好,五是书法好这五个方面的长处,他的想法是都要能传于后世在我看来,前面三个方面,我不精,不知深浅如何如果说到书法,那是必定可传千古无疑的了他的诗,也远远超过了同时代诗人,一定可以卓然成家近来京城诗家很少,所以我也想多作几首
我今天去看了黄子寿,他的功夫很长进,古文有才华,喜欢买书,东翻翻,西看看,涉猎很广,心里已收藏了不少掌故何世兄也很好,沉着潜静得很,天分也高,将来一定有所成就吴竹如近日没有出城,我也没有去,因为见一次面便耽搁一天时光他的世兄也很沉着,言行合乎礼节,现在也师事倭艮峰先生我看何吴两世兄的资质,和弟弟们不相上下,远不及周受珊黄子寿,而将来成就,何吴一定更切实些因为这个缘故,弟弟们自然知道我的意思,希望弟弟们勉励这几位,都是后起不平凡的人才,什么时候弟弟们能够与他们并驾齐驱,那就是我的大幸运!
门上陈升因为与我一言不合,拂袖而去,所以我作了一首傲奴诗,现在换了周升做门上,比较好我读易·旅卦“丧其童仆”,象传说:“以旅与下,其义丧也”解释的人说:“以旅与下者,就是说看童仆好比路人,刻薄寡恩,漠然无情,那么童仆也把主人看做路人了”我对待下人虽说不刻薄,也看得如同路人,所以他就不尽忠报效,今后我要把下人当做自己家里人一样亲如手足办事虽要求严格明白,而感情上还是以沟通为贵贤弟对待别人,也要知道这个道理
我每听到信差到,便望有家信,不知能不能设法多寄几封如果寄信,那弟弟们必须详细写日记几天,那就太好了!我写信也不代你们多立课程,恐怕多了产生厌烦心理,所以只写近日的情形罢了望弟弟们细看
道光二十二年十一月十七日
第 五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