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家篇致诸弟·宜兄弟和睦又实行勤俭二字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澄侯季洪沅甫老弟左右:
十六日接澄弟初二日信,十八日接澄弟初五日信,敬悉一切三河败挫之信,初五日因家中尚无确耗,且县城之内,毫无所闻,亦极奇矣九弟于廿二日在湖口发信,至今未再接信,实深悬系,幸接希庵信,言九弟至汉口后有书与渠,且专人至桐城三河访寻下落余始知沅甫弟安抵汉口,而久无来信,则不解何故岂余日别有过失,沅弟心不以为然那当初闻三河凶报,手足急难之际,即有微失,亦当将皖中各事,详细示我
今年四月,刘昌储在我家请乩乩初到,即判曰:“赋得偃武修文,得闲字
字谜败字,余方讶败字不知何指,乩判曰:“为九江言之也,不可喜也,余又讶九江初克,气机正盛,不知何所为而云然乩又判曰:“为天下,即为曾宅言之”由今观之,三河之挫,六弟之变,正与不可喜也四字相,岂非数皆前定那然祸福由天主之,善恶由人主之,由天主者,无可如何,只得听之由人主者,尽得一分算一分,撑得一日算一日吾兄弟断不可不洗心涤虑,以求力挽家运
第一贵兄弟和睦去年兄弟不知,以至今冬三河之变,嗣后兄弟当以去年为戒,凡吾有过失,澄沅洪三弟各进箴规之言,余必力为惩改三弟有过,亦当互相箴规而惩改之
第二贵体孝道推祖父母之爱,以爱叔父,推父母之爱,以爱温弟之妻妾儿女,及兰惠二家又父母坟域,必须改葬,请沅弟作主,澄弟不必过执
第三要实行勤俭二字内间妯娌,不可多讲铺张后辈诸儿,须走路,不可坐轿骑马诸女莫太懒,宜学烧茶煮饭书蔬鱼猪,一家之生气,少睡多做,一人之生气勤者,生动之气,俭者,收敛之气,有此二字,家运断无不兴之理余去年在家,未将此二字切实做工夫,至今愧憾,是以谆谆言之
咸丰八年十一月廿三日

注释
太 极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w . 8 b ei 8 . c o m
乩(jī):占卜,一种迷信的活动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澄侯季洪沅甫老弟左右:
十六日接到澄弟初二日信,十八日接到澄弟初五日信,知道一切三河败挫的信,初五日因为家里还没有确讯,并且县城里一点也不知道,也太奇怪了九弟于二十二日在湖口发信,至今没有再接到信,实在是悬念之至幸亏接了希庵的信,说九弟到汉口以后会有信给他,并且派专人到桐城三河寻找下落,我才知道沅浦弟已安全抵达汉口,但许久不来信,不知是何缘故难道是我近来有什么过失,沅弟的心里不以为然吗
当初听到三河的凶讯,兄弟手足在急难之时,即使有小的缺点,也就当把安徽的情况,详细告诉我
今年四月,刘昌储在我家请乩,一开始,乩就下判词说:“赋得偃武修文,得闲字
这个字谜的迷底是一个“败”字,我正在惊讶败不知指的什么,那乩又判词道:“为九江言之也,不可喜也”我又惊讶,九江才克复,气机正盛,真是不知从何说起那乩又判词道:“为天下,即为曾宅言之”今天看起来,三河的失利,六弟的变故,正和“不可喜也”四字相对应,那不是人的命运都是注定了的吗然而,祸福由老天爷做主,而善恶却由人自己做主由天做主的,无可奈何,只好听他由人做主的,得一分算一分,支撑得一天算一天我们兄弟决不可以不洗心涤虑,以求努力将家运挽回
第一是贵在兄弟和睦去年兄弟不知,以致有今年三河之变,今后兄弟应当以去年为戒凡属我有过失,澄洪三位弟弟各向我提出规劝的箴言,我必定努力改正
三位弟弟有过失,也会互相规劝而痛改
第二贵在行孝道推广祖父母的爱,用来爱叔父,推广父母的爱,用来爱温弟的妻妾儿女以及兰蕙两家又父母的坟地,必须改葬,请沅弟做主,澄弟不要过于固执
第三要实行勤俭三字家里姑嫂,不可以讲铺张后辈儿女,不可以坐轿骑马
诸位女儿不要太懒,要学习烧茶煮饭读书种菜喂猪养鱼,是一家人家生机的表现,少睡点,多做点,一个人的生气勤这个字,就是生动之气俭字,是收敛之气
有这两个字,家运没有不兴旺的道理我去年在家里,没有把这两个字下切实的工夫,至今感到惭愧,所以反复强调一番
咸丰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第 八十三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