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家篇致九弟·欣悉家庭和睦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有 w w w . 8 b ei8 .co m
沅弟左右:
苦攻无益,又以皖北空虚之故,心急如焚我弟忧劳如此,何可再因上游之事,添出一番焦灼上游之事,千妥万妥两岸之事,皆易收拾弟积劳太久,用心太苦,不可再虑及他事
弟以博文约礼奖泽儿,语太重大,然此儿纯是弟奖借而日进,记咸丰六年冬,胡帅寄余信,极赞三庵一琴之观时温弟在座,告余曰:“沅弟实胜迪希厚雪”余比尚不深信,近见弟之围攻百数十里,而毫无罅隙,欠饷数百万而毫无怨言,乃信温弟之誉有所试,然则弟之誉泽儿者,或亦有所试乎
余于家庭,有一欣慰之端,闻妯娌及子侄辈,和睦异常,有姜被同眠之风,爱敬兼至,此足卜家道之兴然亦全赖老弟分家时,布置妥善,乃克臻此余俟江西案办妥,乃赴金陵,弟千万莫过忧灼,至嘱至嘱!
同治二年六月初一日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m
罅隙:空隙
卜:预测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沅弟左右:
苦攻没有益处又因安徽北部空虚的缘故,心急如火烧我弟忧虑劳苦如此,哪里可以因上游的事,再添一番焦急呢,上游的事,千妥万妥两岸的事,都容易收拾
弟弟劳累已很久,用心又太苦,不可以再去考虑别的事
弟弟用博文约礼夸奖泽儿,这个评价太高了,太重了他纯粹是在你们的夸奖下进步记得咸丰六年冬季,胡帅寄给我一封信,非常称赞三庵一琴的贤良那时温弟在座,告诉我说:“沅弟实在超过迪庵希庵厚庵和雪琴的”那时我还不太相信,近来看到弟弟围攻百几十里,丝毫没有空隙漏洞,欠饷几百万,士兵毫无怨言,才相信温弟的称誉可验证了那么弟弟称赞泽儿,或者也有验证之日吗
我对于家庭,有一个高兴的开端,听说姑嫂和子侄,和睦非常,有汉朝姜肱兄弟友爱同被共眠的风气爱敬都做到,这就可以预期家道兴旺,但这也全靠老弟在分家时,布置得妥当,才能如此完满我等江西的案子办好了,便去金陵弟弟千万不要忧虑焦灼,嘱咐你啊!
同治二年六月初一日
第 九十六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