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五分安稳十分溃败

帆只扬五分船便安水只注五分器便稳如韩信以勇备震主被擒陆机以才名冠世见杀霍光败于权势逼君石崇死于财赋敌国皆以十分取败者也康节云“饮酒莫教成酩酊赏花慎勿至离披”旨哉言乎

译文

帆只要扬起一半船就能平安水只要像注入五分容器就能稳定比如韩信因为勇略俱备震撼君主被擒拿陆机因为才华名望卓冠当世被杀害霍光失败于权威势力威逼君主石崇惨死于财产赋税匹敌国家都是用了十分获取失败的人了邵雍说“饮用美酒不要让人成为酩酊大醉欣赏鲜花小心不要以至分离凋敝”真是微旨诤言啊

注释

韩信(?-前196年)字重言淮阴(今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码头镇)人西汉开国功臣初属项羽后归刘邦中国历史上伟大军事家战略家统帅和军事理论家中国军事思想“谋战”派代表人物淮阴侯韩信的雄才大略令人折服他不是樊哙曹参一类的攻城略地的猛将也非孙膑庞捐一辈的军事家而是那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大将之才“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克”韩信在登坛拜将时有段精彩的议论他详细深刻地分析了项羽刘邦各自的形势一针见血地指出项羽是“匹夫之勇”“妇人之仁”“名虽为霸实失天下心”而刘邦则是“秦民无不欲得大王王秦者”之后他更是预见性地提出“今天王举而东三秦可传檄而定也”是故后人认为这段话可与诸葛亮的“隆中对”并驾史记·淮阴侯列传蒯通劝韩信时说“……且臣闻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盖天下者不赏臣请言大王功略……今足下戴震主之威挟不赏之功归楚楚人不信归汉汉人震恐足下欲持是安归乎夫势在人臣之位而有震主之威名高天下窃为足下危也”楚王韩信被汉高祖擒时韩信曰“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亨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故当亨

〈形〉本义果敢胆大说文“勇气也”勇略勇敢和谋略唐·杜甫上白帝城诗之二“勇略今何在当年亦壮哉

〈形〉本义谨慎警惕墨子·七患“备者国之重也”完备齐备广雅·释估三“备具也”俱备完备完全具有明·蒋一葵长安客话·晾鹰台“西北有冈隆起古洞深邃昔人曾以烛入行里许见瓷瓮贮油一镫荧然什物俱备

陆机(261-303)字士衡吴郡(今江苏苏州)人出身名门祖父吴丞相陆逊父吴大司马抗都是东吴名将“世皆奕奕为当代显人”吴亡后入晋官至平原内史前将军故称“陆平原”后为司马颖所杀陆机是西晋太康元康间最著声誉的文学家被后人誉为“太康之英”.陆机才华出众,少有异材,文章冠世,与弟陆云,世称“二陆”他的文赋是中国文学理论发展史上第一篇系统的创作论对后世的文学创作和理论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他还是著名的书法家所写的章草平复帖流传至今是书法中的珍品他先后为吴王司马晏的郎中令赵王司马伦的相国参军成都王司颖的平原吏成都王颖与河间王颙起兵讨长沙王又又以机为河北大都督兵败为宦者孟玖所诬处死于军前临死他想起故乡的鹤鸣声对陆云慨叹道“华亭鹤唳,岂可闻乎?”诗经·鹤鸣是歌咏乱世贤者归隐的可见陆机后悔未作归隐的选择唐太宗李世民在亲自为晋书.陆机列传专论十分沉痛的为陆机之死叹息道“上蔡之犬不诫于前华亭之鹤方悔于后卒令覆宗绝祀良可悲夫然则三世为将衅钟来叶诛降不祥殃及后昆是知西陵结其凶端河桥收其祸末其天意也岂人事乎”陆机之死原因却是他“积极入世”“杀身成仁”的殉道精神孟子曰“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乱世中陆机所以忍辱负重图谋建功立业一方面是要凭借仕途功名振兴家族一方面是他始终以“志匡世难”“兼济天下”为己任

才名才华与名望宋·陆游读李杜诗“才名塞天地身世老风尘

冠世谓超人出众天下一流晋·陆机汉高祖功臣颂“灼灼淮阴灵武冠世”卓冠超越后汉书·郎顗传“絜白之节情同皦日忠贞之操好是正直卓冠古人当世莫及

霍光字子孟约生于汉武帝元光年间卒于汉宣帝地节二年(前68年)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市)人是西汉著名将领霍去病的同父异母之弟霍去病去世霍光做了汉武帝的奉车都尉享受光禄大夫待遇负责保卫汉武帝的安全所谓“出则奉车入侍左右”在跟随汉武帝时期他谨慎小心受到汉武帝的极大信任同时他也从错综复杂的宫廷斗争中得到锻炼为他以后主持政务奠定了基础汉武帝病死霍光正式接受汉武帝遗诏成为汉昭帝刘弗陵的辅命大臣从此霍光掌握了汉朝政府的最高权力“帝年八岁政事一决于光”霍光秉持汉朝政权前后达20年他忠于汉室老成持重而又果敢善断知人善任实为具有深谋远略的政治家他击败上官桀等人发动的政变废刘贺立汉宣帝使汉室转危为安同历史上任何有作为的政治家一样霍光也受到时代和历史的局限摆脱不了光宗耀祖思想的束缚也摆脱不了身为将相子弟封侯的腐朽传统在他在位时他的宗族子弟都已是高官显贵霍氏势力亦已“党亲连体根据于朝廷”而他的宗族又多不奉公守法为霍氏家族留下了祸根霍光去世宣帝曾亲自前住探望大臣魏相通过许皇后的父亲上了密秘奏章指陈霍氏一门的骄奢放纵霍光去世后这种情况反而变本加厉甚至密谋发动政变最终在公元前65年被灭族

权势权力和势力唐·杜甫狂歌行赠四兄“兄将富贵等浮云弟切功名好权势

石崇(249~300)西晋文学家字季伦祖籍渤海南皮(今属河北)生于青州故小名齐奴石崇年少敏慧勇而有谋20余岁任修武县令元康初年石崇出任南中郎将荆州刺史在荆州劫掠客商遂致巨富生活奢豪后拜卫尉是依附贾谧的文人集团"二十四友"的成员永康元年(300)贾谧被诛,赵王司马伦专权石崇因参与反对赵王伦的政治活动被赵王伦亲信孙秀诬杀

财赋财货贡赋财货赋税清·严允肇哀淮人“财赋一以空猗顿皆黔娄”财物旧唐书·郭子仪传“公私财赋一皆遏絶

饮酒莫教成酩酊赏花慎勿至离披引自邵雍伊川击壤集·安乐窝中吟之十一“安乐窝中春欲归春归忍赋送春诗虽然春老难牵复却有初夏能就移饮酒莫教成酩酊赏花慎勿至离披人能知得此般事焉有闲愁到两眉”教〈动〉本义:教育指导说文“上所施下所效也”叫唐·白居易琵琶行(并序)“教善才服”酩酊大醉貌唐·元稹酬乐天劝醉“半酣得自咨酩酊归太和”离披分散下垂貌纷纷下落貌楚辞·九辩“白露既下百草兮奄离披此梧楸”朱熹集注“离披分散貌”分离貌唐·贾至闲居秋怀寄阳翟陆赞府封丘高少府“我有同怀友各在天一方离披不相见浩荡隔两乡”衰残貌凋敝貌唐·白居易盆浦早冬“蓼花始零落蒲叶稍离披

〈名〉意思意义宋书·谢灵运传论“妙达此旨始可言文”微旨精深微妙的意旨汉·许慎<说文解字>叙“究洞圣人之微恉

〈名〉话言语口语诗·郑风·将仲子父母之言诤言直率地规劝人改正过错的话清·吴伟业下相怀古“亚父无诤言奇计非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