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隐无荣辱道无炎凉

隐逸林中无荣辱道义路上无炎凉

译文

避世隐居山林之中没有荣耀耻辱道德仁义的道路上没有炎凉世态

注释

隐逸避世隐居隐遁晋·葛洪抱朴子·贵贤“世有隐逸之民而无独立之主者士可以嘉遁而无忧君不可以无臣而致治

荣辱光荣与耻辱指地位的高低名誉的好坏易·繫辞上“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

道义道德和正义道德义理见0二四注解

炎凉炎是热凉是冷以气候的变化来比喻人情势利反覆见一六三注解

评语

荣华和污辱都是世间平凡的事情这对于逃出世间隐遁山林度清逸生活的隐士是感觉不到一般世人多半和富贵的人亲密交往结合温暖的情谊对于贫贱的人则多半采取冷淡的态度如果基于仁义道德的立场来与人交往则富贵贫贱的炎凉变化就都不存在了道家提倡出世故隐者之所以无荣辱之感原因在于他们已经完全摆脱了世俗的是非观念世俗之人认为荣榜与耻辱的事在他们看来不过有如镜花水月儒家提倡入世在道义路上就要恩怨分明有人问孔子“以德报怨何如”孔子回答说“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因为儒家讲的是世间作为所以凡事都权衡轻重而且处处以中庸之道为淮老子也曾说过这种话然而老子讲的是“出世法”所谓出世就是“人我两忘恩怨皆空”并非有心“以德报怨”而是根本已经不分恩怨的缘故两种世界观决定了对劳辱恩怨的不同看法但在传统思想中两种观念往往融为一体即既提倡出世不计恩怨又提倡在人世中行道义不计荣辱故无所谓炎凉

【注081】明·陈继儒小窗幽记·卷四·集灵同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