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斥小人媚愿君子责

宁为小人所忌毁毋为小人所媚悦宁为君子所责备毋为君子所包容

译文

宁可被小人嫉妒毁谤不要被小人献媚取悦宁可被君子责难防备不要被君子包涵宽容

注释

忌毁忌<动>本义憎恨说文“忌,憎恶也”嫉妒三国演义“操虽称美,心甚忌之”毁〈动〉毁谤战国策·齐策“每言未尝不毁孟尝君也”注“谤也

媚悦讨好取悦见0五九注解

责备批评指摘明史·周宗建传“时辽事方棘上疏责备辅臣

包容包涵宽容明史·蔡时鼎传“貌退让而心贪竞外包容而中歧刻

评语

小人的行为是只要认为对自己有利益对方虽然是恶人也可以互相为用如果没有利益对方虽然是善人他也不去接近小人只是知道依著自己的利益而予人以毁誉所以被小人嫌忌或诽谤于个人并无丝毫的损失如果为小人所喜悦而自以为得计那就难免被人家认为是与小人臭味相投了君子虽然面对一个人也要讲道说法导人向善只要有一线希望都不轻易的放弃而对于没有希望的小人就不用说了所以受君子的斥责正是证明自己还是一个有希望的人如果我有了过失受君子宽恕而不加责备那就说明我已没有做善人的希望了甜言蜜语对你的人往往有所求来扯是非的人都有是非心只有诚心交流情感直率说出你不足的才是正人君子“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这跟西洋所说“蜜语如剑”是一个道理关于“宁为小人所毁”孔子为世人立下极严整的标淮论语·子路篇中说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人的是非标淮善恶观念是需要锤炼的自己心中无标淮做人就不会有原则没有原则就喜欢关心别人对自己的评论关心别人说自己些什么有时还为此忧心仲仲何苦来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