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小中见大大中见小

物莫大于天地日月而子美云“日月笼中鸟乾坤水上萍”事莫大于揖逊征诛而康节云“唐虞揖逊三杯酒汤武征诛一局棋”人能以此胸襟眼界吞吐六合上下千古事来如沤生大海事去如影灭长空自经纶万变而不动一尘矣

译文

物体没有大过天空大地太阳月亮的然而杜甫却说“日月是笼中的鸟雀天地是水上的浮萍”事情没有大过迎揖逊让征伐诛灭的然而邵雍却说“唐虞谦让不过三杯酒汤武交争只是一局棋”人们能够用这样的胸襟眼界容纳天地四方古今久远年代事情到来犹如沤泡产生在浩瀚的海洋事情过去如同幻影演灭在辽阔的天空自然是经纬纲纶万般变化也不能移动一粒微尘了

注释

子美即杜甫字子美本襄阳人后徒河南巩县曾祖依艺位终巩令祖审言终膳部员外郎自有传父闲终奉天令

日月笼中鸟乾坤水上萍诗见杜甫衡州送李大夫七丈勉赴广州“斧钺下青冥楼船过洞庭北风随爽气南斗避文星日月笼中鸟乾坤水上萍王孙丈人行垂老见飘零”大意为李勉南行节度广州“斧钺下青冥楼船过洞庭”两句极壮其威严浩荡而“青冥”二字尤为峻洁吾人之权力出于天赐宜其浩浩荡荡风行洞庭也接以北风南斗爽气文星皆助其高兴而发其高格也避二字涵蕴进退得礼教之旨此四句写他人然则转到自己时便有空前之感慨日居月诸我身多难笼中之鸟今仍在笼中固无所逃于天地之间也庄子曰以天下为之笼则雀无所逃今既感吾人之境遇忽又悟天地之广大似乎仍处在更大之包裹中明此义承乾坤一语顺水推舟也无非此理然后引出不堪之原因当此送别之时你我皆已垂垂老矣以此故相送不能再见使人悲伤更进一步观之则老年犹自飘零一生大半在飘零中度过亦可推知矣

揖逊征诛揖逊犹揖让宾主相见的礼仪宋·叶适外论一“自景德元年与契丹盟更六圣百二十年聘使往来天子亲与之揖逊于庭未尝一日败盟约也”迎揖迎接时作揖为礼北齐·颜之推颜氏家训·风操“南人宾至不迎相见捧手而不揖……北人迎送并至门相见则揖皆古之道也吾善其迎揖”逊让亦作“逊攘”犹谦让汉书·萧望之传“不奉法自修踞慢不逊攘”颜师古注“攘古让字”征诛讨伐荀子·乐论“故乐者出所以征诛也入所以揖让也”征伐讨伐唐·邵谒战城南“武皇重征伐战士轻生死”诛灭屠戮除灭战国策·中山策“抚其恐惧伐其憍慢诛灭无道以令诸侯天下可定

康节即邵雍(1011-1077)字尧夫自号安乐先生益康节其先江北范阳人幼随其父迁共城(今河南辉县)隐居于苏门山百源之上故又称百源先生北宋哲学家理学的代表人物之一创立北宋象数先天之学

唐虞唐尧与虞舜的并称亦指尧与舜的时代古人以为太平盛世论语·泰伯“唐虞之际于斯为盛

汤武商汤与周武王的并称易·革“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

唐虞揖让三杯酒汤武征诛一局棋诗见邵雍伊川击壤集卷之二十·首尾吟一百三十五首之一百一十五“尧夫非是爱吟诗诗是尧夫可叹时只被人间多用诈遂令天下尽生疑唐虞(一云罇前)揖让三杯酒汤武(一云坐上)征诛(一云交争)一局棋小大不同而已矣尧夫非是爱吟诗”句意为唐尧虞舜的谦让不过三杯酒商汤周武的交争只是一局棋由于道家圣人代表的老子与儒家圣人代表的孔子等人随处推崇以三代以上的圣帝明王的作标样用来阐扬上古传统文化君道的精神因此而有宋代大儒邵康节写出微言大义的名句“唐虞揖让三杯酒汤武征诛一局棋”的历史哲学舜都是内圣外王出世而入世的得道明君所以能在进退之间互相揖让而禅位杯酒言欢坦率自然绝无机诈之心时代愈后人心不古到汤武革命便用征诛手段这便等于在棋盘之间的对弈权谋策略煞费心机已与自然之道大相径庭了明·李贽杂说“尧夫云‘唐虞揖让三杯酒汤武征诛一局棋’夫征诛揖让何等也而以一局觑之至眇小矣呜呼今古豪杰大抵皆然小中见大大中见小举一毛端建宝王刹坐微尘里转大法轮此自至理非干戏论

眼界目力所及的范围引申指见识的广度唐·王维青龙寺昙壁上人兄院集“眼界今无染心空安可迷

吞吐吞进和吐出比喻出纳隐现聚散等变化宋·范成大望海亭赋“惊玉池之破碎漾银盘而吞吐

六合天地及东南西北整个宇宙的巨大空间庄子·齐物论“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六合之内圣人论而不议”成玄英疏“六合者谓天地四方也”天下人世间清·潘耒赠杜于皇“男儿无家复无国六合飘然一孤客

上下千古上下犹言古今汉书·叙传下“篇章博举通于上下”王先谦补注“上下谓古今也”千古久远的年代北魏·郦道元水经注·睢水四“追芳昔娱神游千古故亦一时之盛事”上下千古即古今久远年代

〈名〉水中浮泡苏轼九日黄楼作“去年重阳不可说南城夜半千沤发”沤泡水泡随园诗话卷一引元·胡天游诗“巧悬沤泡住危累弹丸佳

经纶整理丝缕理出丝绪和编丝成绳统称经纶引申为筹划治理国家大事见032注解经纬织物的纵线和横线比喻条理秩序左传·昭公二十五年“礼上下之纪天地之经纬也”孔颖达疏“言礼之于天地犹织之有经纬得经纬相错乃成文如天地得礼始成就”纲纶即纲常纶理纲常“三纲五常”的简称封建时代以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为三纲信为五常宋·周密齐东野语·巴陵本末“古今有不可亡之理理者何纲常是也”纶理犹伦理通“伦”事物的条细管子·幼官“定方用胜定纶理胜定死生胜定成败胜

一尘一粒微尘常喻事物的微小南朝·宋·鲍照野鹅赋“虽陋生于万物若沙漠之一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