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上手定稿写情写景之不隔

原文
“生年不满百常怀干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写情如此方为不隔“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写景如此方为不隔

注释

“生年”四句出自古诗十九首第十五“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愚者爱惜费但为后世嗤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服食”四句出自古诗十九首第十三“驱车上东门遥望郭北墓白杨何萧萧松柏夹广路下有陈死人杳杳即长暮潜寐黄泉下千载永不寤浩浩阴阳移年命如朝露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固万岁更相送圣贤莫能度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

“采菊”四句出自东晋诗人陶潜饮酒诗第五首“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天似”五句出于北朝诗人斛律金敕勒歌“敕勒川阴川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译文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写情像这样才为不隔“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写景像这样才为不隔

评析

此则是对“隔与不隔”说的补充因为此前言及隔与不隔侧重在写景或咏物方面此则将重点转移到写情方面王国维一般是先具体分析作品表达出一种理论倾向然后总结理论然后再补充调整理论其隔与不隔说的形成补充和完善堪称这一撰述方式的典范

不妨先从此则后段说起关于写景的不隔王国维此前已有数度分析这里不避重复再举二例一方面当然是出于强化写景在隔与不隔说中的主导意义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与写情形成对应的格局故关于“采菊”四句和“天似”五句何以被称为不隔这里不拟再作分析

古诗十九首被称为是东汉末期文人五言诗的代表之作比较典型地体现了在动荡之世文人或对于人生短暂及时行乐的感慨或对于功名的强烈渴望而且在表达这种感慨和愿望时往往直言不讳肆口而发形成了一种自然直率畅达的文风刘熙载游艺约言曾以“亲切高妙”赞誉古诗十九首的整体风格王国维此则所举的“生年”四句“服食”四句都表达了因为生命容易稍纵即逝而产生的及时享受和游乐的心理与中国古代诗歌的比兴传统不同古诗十九首所呈现的是一种未加任何掩饰包装的感情也因此而显得格外真实所以王国维“不隔”理论不仅包含真景物也包括真感情明乎此“不隔”之说与境界说的关系也就昭然可见了

【参阅作品】

原文
浣溪沙[宋]晏殊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注释

香径花间小路

译文

鉴赏提示

词写送春时的伤感寄托怀人深情意致缠绵语调谐婉令人产生丰富的联想试析此词是“隔”还是“不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