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古艳部

原不识字

原文
有延师教其子者师至主人曰“家贫多失礼于先生奈何”师曰“何言之谦仆固无不可者”主人曰“蔬食可乎”曰“可”主人曰“家无藏获风洒扫庭除启闭门户劳先生为之可乎”曰“可”主人曰“或家人妇子欲买零星杂物屈先生一行可乎”曰“可”主人曰“如此幸甚”师曰“仆亦有一言愿主人勿讶焉”主人问何言师曰“自愧幼时不学耳”主人曰“何言之谦”师曰“不敢欺仆实不识一字

注释

表示肯定或语句的停顿与结束如同“矣”相当于“了”“啊”“也”

译文

有个人要请一位先生教育自己的孩子有一天一个人来应聘主人说“我们家贫穷可能有很多对先生失礼的地方您看怎么样啊”这位先生说“不用这么客气我本来就没什么计较的”主人说“吃蔬菜可以吗”答“可以”主人说“家里也没什么重活儿凡是打扫庭院开门关门有劳先生做可以吗”答“行”主人说“有时家里人妇女孩子想买零星杂物委屈先生去跑一趟可以吗”答“可以 ”主人说“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之后先生也说“我也有一句话希望主人不要惊讶”主人问他什么话先生说“我自愧小时候没有好好学习”主人说“何必说这样谦虚的话”先生说“不敢欺骗你我其实一字不识呀

小恭五两

原文
讹诈得财蜀人谓之敲钉锤一广文善敲钉锤见一生员在泮池旁出小恭上前扭住吓之曰“尔身列学门擅在泮池解手无礼已极”饬门斗“押至明伦堂重惩为大不敬者戒”生员央之曰“生员一时错误情愿认罚”广文云“好在是出小恭若是出大恭定罚银十两小恭五两可也”生员曰“我这身边带银一块重十两愿分一半奉送”广文云“何必分全给了我就是了”生员说“老师讲明小恭五两因何又要十两”广文曰“不妨你尽管全给了我以后准你泮池旁再出大恭一次让你五两千万不可与外人说恐坏了我的学规

注释

出小恭即小便

译文

讹诈得财蜀人叫做敲钉锤一位先生善于敲钉锤他看见一个新学生在泮池旁边小便上前扭住他并吓唬说“你身在学堂擅自在泮池解手无礼至极”命令守门人道“押到明伦堂审问清楚这是最大的不尊敬人应该警戒的”学生央求他说“学生一时犯错情愿认罚”先生说“幸好是解小手若是解大手一定罚你银子十两解小手罚五两就行了”学生说“我身边只带了一块银子重十两 愿分一半奉送给您”先生说“何必分开全给我就是了”学生说“老师讲明解小手五两为什么又要十两”先生说“不要紧你尽管全给了我以后准你在泮池旁解大手一次让你五两银子千万别对外人讲恐怕败坏了我的学规

不准纳妾

原文
有悍妻者颇知书其夫谋纳妾乃曰“于传有之齐人有一妻一妾”妻曰“若尔则我更纳一夫”其夫曰“传有之乎”妻答曰“河南程氏两夫”夫大笑无以难又一妻悍而狡夫每言及纳妾辄曰“尔家贫安所得金买妾耶若有金唯命”夫乃从人称贷得金告其妻曰“金在请纳妾”妻遂持其金纳袖中拜曰“我今情愿做小罢这金便可买我”夫无以难

注释

狡(jiǎo)奸猾不老实

译文

有个非常厉害的妻子读过很多书她的丈夫谋划着娶小妾就说“以前有过这样的事齐国人有一妻一妾”妻子说“如果像你那样我也要再找一个丈夫”她的丈夫问“过去有过这样的事吗”妻子回答道“河南叫程氏的妇女有两个丈夫”丈夫大笑想不出什么办法再难为她另外还有个做妻子的又厉害又狡猾丈夫每次说到要娶小妾她就回答道“你家穷怎么能够有钱买妾呢如果有了钱就听你的话按你的意思办”丈夫就从别人那里借来钱对他妻子说“钱在这儿请给我娶小妾吧”他的妻子便把钱装在自己的袖子里之后下拜着说“我现在情愿做小妾这些钱就可以买我”丈夫没有什么办法再难为她

惯撞席

原文
一乡人做巡捕官值按院门太守来见跪报云“太老官人进”按君怒责之十下次日太守来报云“太公祖进”按君又责之至第三日太守又来自念乡语不可通文又不可乃报云“前日来的昨日来的今日又来了

译文

一个乡下人做了巡捕负责看守按院的大门太守来了他跪着报告说“太老官人进”太守很生气下令打他十大板第二天太守又来了他又报告说“太公祖进”太守又打了他到第三天太守又来了乡下人考虑到乡下土话不行书面语也不行所以就报告说“前天来的昨天来的今天又来了

先后

原文
有人剃头于铺其人剃发极草率既毕特倍与之钱而行异日复往其人竭力为主剃发加倍工夫事事周到既已乃少给其资其人不服曰“前次剃头草率尚蒙厚赐此番格外用心何可如此”此人谓曰“今之资前已给过今日所给乃前次之资也

译文

有个人到理发店去理发理发师剃头很粗糙等到理完了这个人却故意付了加倍的钱就走了过了些日子他又到那个理发店去理发理发师尽力为他理发而且下了加倍的工夫样样都服务得很周到等到理完了竟少付工钱理发师不服气地说“上次理得粗糙还得到您的赏赐这次给您理得格外细心怎么反倒少付钱呢”这个人说“今日的工钱上次已经给过了今天给的钱是上次的工钱哪

狗父

原文
陆某善说话有邻妇性不好笑其友谓之曰“汝能说一字令彼妇笑又说一字令彼妇骂则吾愿以酒菜享汝”一日妇立门前适门前卧一犬陆向之长跪曰“爷”妇见之不觉好笑陆复仰首向妇曰“娘”妇闻之大骂

译文

有个姓陆的人很擅长说笑话他家隔壁有个妇女不苟言笑他的朋友告诉他说“你能说一个字让那个妇女笑又说一个字让那个妇女骂我就愿意招待你一顿酒饭”一天那个妇女在门前站着正好门前躺着一只狗陆某人就向那狗长跪说“爷”那妇女看了不由得笑了起来陆某人又抬起头向那妇女叫了声“娘”那妇女一听非常生气破口大骂

应先备酒

原文
妻好吃酒屡索夫不与叱之曰“开门七件事何曾见个酒字”妻曰“酒是不曾开门就要用的须是隔夜先买如何放得在开门里面

注释

讨取

译文

妻子喜欢喝酒几次要酒丈夫都不给而且叱责她说“开门七件事什么时候见过有酒这个字”妻子说“酒是不用开门就要用的必须是头一夜先买好怎么能够放在开门的事情里面呢

偶遇知音

原文
某生素善琴尝谓世无知音抑抑不乐一日无事抚琴消遣忽闻隔邻有叹息声大喜以为知音在是款扉叩之邻媪“无他亡儿存日以弹絮为业今客鼓此酷类其音闻之不觉悲从中耳

注释

媪(ǎo)对老年妇女的敬称

译文

某先生平时喜欢弹琴曾经说世上没有他的知音总是怏怏不乐一天闲着没事他又弹琴消遣忽然听到隔壁家有叹息的声音以为遇到了知音就敲人家门问是怎么回事隔壁的老妇人说“没有什么死去的儿子生前以弹棉花为生今天您弹琴的声音特别像他弹棉花的声音听了不觉悲从中来

帝怕妒妇

原文
房夫人性妒悍玄龄惧之不敢置一妾太宗命后召夫人告以媵妾之流今有定制帝将有美女之赐夫人执意不回帝遣斟以恐之“若然是抗旨矣当饮此鸠”夫人一举而尽略无留难“我见尚怕何况于玄龄

注释

媵 (yìnɡ) 妾指姬妾

译文

房玄龄的夫人性情又嫉妒又凶狠玄龄非常害怕她不敢娶一个小妾太宗命皇后召见房夫人告诉她现在很风行纳妾而且有规定皇帝将有美女赏赐房夫人坚决不答应皇帝命令给她送毒酒用来恐吓她“像这样是抗旨呀应当喝下这杯酒”房夫人一饮而尽丝毫没有为难的神色皇帝说“我看见了都害怕更何况玄龄呢

仙女凡身

原文
董永行孝上帝命一仙女嫁之众仙女送行皆嘱咐曰“去下方若更有行孝者千万寄个信来

译文

人间的董永很孝顺上帝让一位仙女嫁给他众仙女为这个仙女送行都嘱咐她说“如果还有行孝的人千万要捎个信回来

比职

原文
甲乙两同年初中甲选馆职乙授县令甲一日乃骄语之曰“吾位列清华身依宸禁与年兄做有司者资格悬殊他不具论即选拜客用大字帖儿身份体面何啻天渊”乙曰“你帖上能用几字岂如我告示中的字不更大许多晓谕通告百姓无不凛遵恪守年兄却无用处”甲曰“然则金瓜黄盖显赫炫耀兄可有否”乙曰“弟牌棍清道列满街衢何止多兄数倍”甲曰“太史图章名标上苑年兄能无羡慕乎”乙曰“弟有朝廷印信生杀之权惟吾操纵视年兄身居冷曹图章私刻谁来惧你”甲不觉词遁乃曰“总之翰林声价值千金”乙笑曰“吾坐堂时百姓口称青天老爷岂仅千金而已耶

注释

衢(qú)四通八达的道路

译文

甲乙两人同一年考中举人甲被选到翰林院任职乙被任命为县令有一天甲傲慢地对乙说“我官位阶高显贵身居朝廷与老兄做地方官相比身价上差得很悬殊别的事且不论仅拜客用的名帖就显出我的身份极为体面和你简直有天壤之别”乙说“你的名帖能用几个字怎能赶得上我告示中的字难道不比你的作用大了许多让各地皆知百姓无不凛遵恪守但老兄的名帖却毫无用处”甲说“那么出行时我有黄伞和卫士护卫十分显赫炫耀老兄你可有吗”乙说“小弟我出门时持牌棍的人清道队伍挤满大街小巷何止多老兄数倍”甲说“我有太史官的印章标有上苑字样难道你不羡慕吗”乙说“小弟我有朝廷授给的官印生杀大权归我操纵看你身居冷官闲职有了图章也是没有用处谁怕你呢”甲不由得词穷于是说“总之翰林的身价值千金”乙讥笑道“我坐堂理事时老百姓都喊我青天大老爷难道不远远超过千金吗

发利市

原文
一官新到任祭仪门前毕有未烬纸钱在地官即取一锡锭藏好门子禀曰“老爷这是纸钱要他何用”官曰“我知道且等我发个利市者

注释

利市好买卖

译文

有个官员刚刚上任在门前祭仪完了时发现地上有未燃的纸钱官员马上收取一叠纸钱藏好看门的人禀报说“老爷这是纸钱要他有什么用”官员回答说“我知道你等着我生发钱财吧

贪官

原文
有农夫种茄不活求计于老圃圃曰“此不难每茄树下埋钱一文即活”问其何故答曰“有钱者生无钱者死

注释

老圃(pǔ)有经验的菜农

译文

有个农夫栽种茄苗不活向老菜农讨求栽种茄苗的方法菜农说“这不难只要每棵茄苗下埋上一文钱就能够活”农夫问这是为何菜农回答说“有钱者生无钱者死

有理

原文
一官最贪一日拘两造对鞫原告馈以五十金被告闻知加倍贿托及审时不问情由抽签竟打原告原告将手作五数势曰“小的是有理的”官亦以手覆曰“奴才你虽有理”又以一手仰曰“他比你更有理哩

注释

鞫(jū)审问

译文

有个官吏十分贪婪一天拘来原告与被告进行审讯原告赠送给官吏五十两金子被告听到便加倍贿赂等到审讯时官吏不分青红皂白抽签便打原告原告伸出五个手指打手势说“我是有理的”官吏也伸出五指说“奴才你虽然有理”接着又把手一翻说“他比你更有理哩

取金

原文
一官出朱票取赤金二锭铺户送讫当堂领价官问“价值几何”铺家曰“平价该若干今系老爷取用只领半价可也”官顾左右曰“这等发一锭还他”发金后铺户仍候领价官曰“价已发过了”铺家曰“并未曾发”官怒曰“刁奴才你说只领半价故发一锭还你抵了一半价钱本县不曾亏你如何胡缠快撵出去

注释

讫(qì)完结终了

译文

有个官员拿出朱红的金票要买两锭赤金金店的人送到后当堂等着拿钱官员问“多少价钱金店的人说“通常的价钱应是若干现在是你用只收取一半的价钱就行了”官员瞅瞅周围的人说“这样的话退还给他一锭金子”退还一锭金子后金店的人仍然等候着领钱官员说“钱已经给过了”金店的人说“并没有给呀”官员十分恼怒“刁奴才你说只收半价因此退还一锭金子给你抵偿了那一半价钱我没有亏你为什么还胡搅蛮缠快撵出去

糊涂

原文
一青盲人涉讼自诉眼瞎官曰“你明明一双清白眼如何诈瞎”答曰“老爷看小人是清白的小人看老爷却是糊涂得紧

译文

有个患青盲眼的人被牵连到官司里该人争辩说自己眼瞎官员说“你的一双眼青白分明为什么假装瞎子”那个人回答说“你看我是清白的我看你却是糊涂得很哩

不明

原文
一官断事不明惟好酒怠政贪财酷民百姓怨恨乃作诗以诮之云“黑漆皮灯笼半天萤火虫粉墙画白虎黄纸写乌龙茄子敲泥磬冬瓜撞木钟唯知钱与酒不管正和公

注释

讥诮

译文

有个官吏断事糊涂只嗜好饮酒常常怠误政事且又贪吝财物残害百姓老百姓对他十分怨恨于是作诗讥讽他说“黑漆皮灯笼半天萤火虫粉墙画白虎黄纸写乌龙茄子敲泥磬冬瓜撞木钟唯知钱与酒不管正和公

启奏

原文
一官被妻踏破纱帽怒奏曰“臣启陛下臣妻罗唣昨日相争踏破臣的纱帽”上传旨云“卿须忍耐皇后有些惫赖与朕一言不合平天冠打得粉碎你的纱帽只算得个卵袋

注释

罗唣(zào)吵闹

译文

有个官员被他的妻子踩坏了乌纱帽官员生气地向皇帝上书说“启奏皇上我妻子好吵闹昨天和我相争踩破我的乌纱帽”皇上传旨说“你须忍耐皇后有些顽皮与我只要有一句话不合就把我的平天冠打得粉碎与其相比你的乌纱帽只能算个卵子袋

偷牛

原文
有失牛而讼于官者官问曰“几时偷去的”答曰“老爷明日没有的”吏在旁不觉失笑官怒曰“想就是你偷了”吏洒两袖曰“任凭老爷搜

译文

有个人丢了牛上诉到官府官员问他说“什么时候丢的”那个人回答说“老爷是明天没有的”旁边的一个差役听后忍不住笑出声来官员大怒说“想必就是你偷的了”差役甩动两只袖子说“任凭老爷您搜查

避暑

原文
官值暑月欲觅避凉之地同僚纷议或曰“某山幽雅”或曰“某寺清闲”一老人进曰“山寺虽好总不如此座公厅最是凉快”官曰“何以见得”答曰“别处多有日头独此处有天无日

译文

天气炎热有个官员打算寻找避暑的地方同僚们纷纷议论有的说“某山幽雅”有的说“某寺院清凉”有位老人进言道“山上和寺院虽好但都没有这大堂上凉快”官员问“凭什么这样说”老人回答说“别的地方常常有太阳只有这大堂上有天无日

强盗脚

原文
乡民初次入城见有木桶悬于城上问人曰“此中何物”应者曰“强盗头”及至县前见数个木匣钉于谯楼之上皆前官既去而所留遗爱之靴乡民不知点首曰“城上挂的强盗头此处一定是强盗脚了

注释

谯楼城门上的望楼

于是

译文

有个乡下人第一次进城见有木桶悬挂在城门上便向别人问道“那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那人回答说“是强盗头”等到了县衙门前见数只木匣被钉在打更鼓的楼上实际上都是以前当官的离任时所留下的靴子乡下人不晓得于是点头说“城门上挂的是强盗头这里一定是强盗脚了

属牛

原文
一官遇生辰吏典闻其属鼠乃醵黄金铸一鼠为寿官甚喜“汝等可知奶奶生辰亦在目下乎”众吏曰“不知请问其属”官曰“小我一岁丑年生的

注释

醵(jù)凑钱

译文

有个官员过生日典史官们听说他属鼠便凑集黄金铸成一只金老鼠献给官员为之祝寿官员十分欢喜“你们是否知道我太太的生日也在近日”众官吏回答说“不知道请问她属什么”官员说“她比我小一岁属牛

同僚

原文
有妻妾各居者一日妾欲谒谋之于夫“当如何写帖”夫曰“该用‘寅弟’二字”妾问其义如何夫曰“同僚写帖皆用此称呼做官府之例耳”妾曰“我辈并无官职如何亦写此帖”夫曰“官职虽无同僚总是一样

注释

拜见

译文

有个人妻妾分居某日妾打算拜见妻与丈夫商量应怎样写帖子丈夫说“该用‘寅弟’二字”妾问为什么要这样写丈夫说“在一起做官的人写帖子都用这样的称呼这是官场的惯例”妾说“我们并没有官职为什么也写这样的帖子”丈夫说“你们是同僚的身份总该是没错的

家属

原文
官坐堂众后中有撒一响屁者官即叫“拿来”隶禀“老爷屁是一阵风吹散没影踪叫小的如何拿得”官怒云“为何徇情卖放定要拿到”皂无奈只得取干屎回销“禀老爷正犯是走了拿得家属在此

注释

指下对上报告

译文

有个官员坐在大堂之上众人中有人放了一个响屁官员立即喊道“把屁拿来”差役报告说“老爷屁是一阵风吹散没影踪叫我怎么拿得着”官员大怒说“为什么徇情放跑定要拿到”差役没有办法只得拿来干屎回话“报告老爷正犯跑了拿得家属在这里

州同

原文
一人好古董有持文王鼎求售者以百金买之又一人持一夜壶至铜色斑驳陆离云是武王时物亦索重价“铜色虽好只是肚里甚臭”答曰“腹中虽臭难道不是个周铜

注释

周铜周(州)铜(同)官职名

译文

一个人酷爱古董有人拿文王鼎出售他以一百金买下又一人拿一夜壶来铜色斑驳陆离说是周武王时的文物要卖高价文物爱好者说“铜色虽然好只是肚里臭得很”卖的人说“腹中虽然臭难道不是个周铜

衙官隐语

原文
衙官聚会各问何职一官曰“随常茶饭掇将来盖义取现成(县丞)也”一官曰“滚汤锅里下文书乃煮(主)簿也”一官曰“乡下蛮子租粪窖”问者不解答曰“典屎(史同音)也

注释

译文

衙门里的官员聚会互问担任什么职务甲官说“我是平日的茶饭随用随到[意思是现成(县丞)]”乙官说“我担任的职务是沸水锅里下文书即煮(主)簿”丙官说“乡下的蛮子租用粪窖”问话的人不明白丙官说“典屎(史)也

太监观风

原文
镇守太监观风出“后生可畏焉”为题众皆掩口而笑乃问其故教官禀曰“诸生以题目太难求减得一字为好”乃笑曰“既如此除了‘后’字只做‘生可畏焉’罢

译文

有个镇守太监观察民风出“后生可畏焉”做题目大家都掩口而笑太监问大家笑的原因教官报告说“许多书生认为题目太难请求去掉一字”太监大笑说“既然这样去掉‘后’字改做‘生可畏焉’吧

武弁夜巡

原文
一武弁夜巡有犯夜者自称书生会课归迟武弁曰“既是书生且考你一考”生请题武弁思之不得喝曰“造化了你今夜幸而没有题目

注释

武弁(biàn)旧时称低级武官

译文

有个武官夜里巡视一个触犯夜规的人自称是书生说因为上课才回来晚了武官说“既然是书生姑且考你一下”书生让武官出题武官想了半天没想出题目喝道“算你运气今夜幸而没有题目

垛子助阵

原文
一武官出征将败忽有神兵助阵反大胜官叩头请神姓名神曰“我是垛子”武官曰“小将何德敢劳垛子尊神见救”答曰“感汝平昔在教场从不曾伤我一箭

译文

一个武官出征作战眼看就要失败忽然遇有神兵助阵反而大获全胜武官磕头请问神的姓名神说“我是箭靶神”武官说“小将我有什么功德竟敢劳驾箭靶尊神前来救助”靶神回答说“我是感谢你过去在练武场上从来没有伤着过我一箭

进士第

原文
一介弟横行于乡怨家骂曰“兄登黄甲与汝何干而豪横若此”答曰“尔不见匾额上面写着‘进士第(弟)’么

译文

一人哥哥中了进士他就横行乡里怨恨他的人骂他说“你哥中了进士与你有什么相干这样横行霸道”答“你不见我家匾额上面写着‘进士第(弟)’么

及第

原文
一举子往京赴试仆挑行李随后行到旷野忽狂风大作将担上头巾吹下仆大叫曰“落地了”主人心下不悦嘱曰“今后莫说落地只说及第”仆颔将行李拴好“如今恁你走上天去再也不会及第

注释

点头答应

及第科举考中之称

译文

有个被推举应试的人到京都参加科举考试仆人挑着行李跟在后面行走到旷野忽然狂风大起将担子上的头巾刮掉了仆人大叫道“落地了”主人听后心里很不高兴叮嘱说“今后不要说‘落地’只能说‘及第’”仆人答应了接着将行李拴好“现在任凭你跑上天去再也不会及第了

嘲武举诗

原文
头戴银雀顶脚踏粉底皂也去参主考也来谒孔庙颜渊喟然叹夫子莞尔笑子路愠见曰“这般呆狗屎我若行三军都去喂马料

注释

译文

头戴银雀顶脚踏粉底皂这样的人也去参主考也来谒孔庙颜渊喟然叹息夫子莞尔发笑子路恼怒说“这般呆狗屎我若管理三军都让他们去喂马料

封君

原文
有市井获封者初见县官甚跼蹐坚辞上坐官曰“叨为令郎同年论理还该侍坐”封君乃张目问曰“你也是属狗的么

注释

跼蹐(jú jí)畏缩恐惧的样子

译文

有个商人被封官第一次拜见县官十分拘束坚持不肯坐上座县官说“实在有愧我跟你儿子同岁按理应当服侍你坐”商人竟然瞪大眼睛问道“你也是属狗的吗

老父

原文
一市井受封初见县官以其齿尊称之曰“老先”其人含怒而归子问其故“官欺我太甚彼该称我老先生才是乃作歇后语叫甚么老先明系轻薄我回称也不曾失了便宜”子询问何以称呼答曰“我本应称他老父母官今亦缩住后韵只叫他声老父

译文

有个商人被封官第一次拜见县官因为商人年岁高县官称他为“老先”商人为此含怒而回孩子问他为何生气商人说“县官欺辱我太甚他该称我老先生才是可县官竟然作歇后语叫我什么‘老先’这明明是瞧不起我因此我称呼他也没让他占便宜”孩子问用的是什么称呼商人回答说“我本应该称他老父母官今天也减掉后边二个字只叫他声‘老父’

公子封君

原文
有公子兼封君者父对之乃欣羡不已讶问其故“你的爷既胜过我的爷你的儿又胜过我的儿

译文

有个人是公子同时又受到皇上封官父亲对他羡慕不已儿子十分惊讶问父亲为何羡慕不已父亲回答说“你的爹胜过我的爹你的儿又胜过我的儿

送父上学

原文
一人问“公子与封君孰乐”答曰“做封君虽乐齿已衰矣惟公子年少最乐”其人急趋而去追问其故答曰“买了书好送家父去上学

译文

有个人问“做公子与做受封的贵族哪一个高兴”另一个人回答说“做受封的贵族虽然高兴但年高衰老了只有做公子年岁小才是最高兴的”问话的人急忙跑走那人追问他跑的原因回答说“买了书好送我的父亲去上学

纳粟诗

原文
赠纳粟诗曰“革车(言三百两)买得截然高(言大也)周子窗前满腹包(言草也)有朝若遇高曾祖(言考也)焕乎其有没分毫(言文章)

译文

有首赠纳粟诗“革车(指三百两)买得截然高(言大)周子窗前满腹包(言草)有朝若遇高曾祖(言考)焕乎其有没分毫(指文章)

考监

原文
一监生过国学门闻祭酒方盛怒两生而治之问门上人者然则打欤罚欤镦锁欤答曰“出题考文”生即咈然“咦罪不至此

注释

欤(yú)助词表示疑问等语气

咈然不悦貌通“ 怫 ”

译文

有个监生经过京都官办的学校听到祭酒正发怒要惩处两个书生便向学堂的人询问“是要打还是要囚禁起来”学堂的人说“出个题目让其作文”监生不悦,立刻嚷道“咦惩处不应达到如此地步

坐监

原文
一监生妻屡劝其夫读书因假寓于寺中素无书箱乃唤脚夫以罗担挑书先往脚夫中途疲甚身坐担上适生至闻傍人语所坐通鉴因怒责脚夫夫谢罪曰“小人因为不识字一时坐了鉴(监)怪弗怪

注释

傍(pánɡ)旁边

译文

有个监生的妻子多次劝其丈夫读书由于借住在寺庙里平素没有书箱于是唤脚夫用箩担挑书先去脚夫走到途中很劳累便坐在担子上正好监生赶到听邻近的人说脚夫坐在通鉴于是大怒责备脚夫脚夫道歉说“我因为不识字一时坐了鉴(监)不要怪不要怪

咬飞边

原文
贫子途遇监生忽然抱住咬耳一口生惊问其故答曰“我穷苦极矣见了大锭银子如何不咬些飞边用用

译文

有个穷人路遇书生忽然抱住书生冲其耳朵咬了一口书生十分惊恐问穷人为何这样穷人说“我穷极了见了大锭银子难道不能咬些飞边享用一下吗

入场

原文
监生应试入场方出一故人相遇揖之并揖路旁猪屎生问“此臭物揖之何为”答曰“他臭便臭也从大肠(场)里出来的

译文

有个监生应试入场刚刚出来与一旧友相遇旧友向监生作揖又向路旁猪屎作揖监生问“这样的臭物为什么要为之作揖”旧友回答说“他臭是臭但也是从大肠(场)里出来的

书低

原文
一生赁僧房读书每日游玩午后归房呼童取书来童持文选视之曰低汉书视之曰低又持史记视之曰低僧大诧“此三书熟其一足称饱学俱云低何也”生曰“我要睡取书作枕头耳

注释

惊讶

译文

有个书生租借和尚的房子读书天天游玩直到每天午时以后才回来有一天回来时招呼仆人拿书来仆人拿来文选书生看后说低又拿来汉书书生看后说低仆人又拿来史记书生仍然说低和尚听后十分惊诧“这三种书精通其一种足可以称其为学问高深你全都说低为什么”书生回答“我要睡觉拿书只是做枕头罢了

监生娘娘

原文
监生至城隍庙傍有监生案塑监生娘娘像归谓妻曰“原来我们监生恁般尊贵连你的像早已都塑在城隍庙里了

注释

恁般这样那样

译文

有个监生来到城隍庙看到邻近处有监生的几案塑有监生娘娘像监生回来对他的妻子说“原来我们监生如此尊贵连你的像都早已雕塑在城隍庙里了

监生自大

原文
城里监生与乡下监生各要争大城里者耻之曰“我们见多识广你乡里人孤陋寡闻”两人争辩不已因往大街同行各见所长到一大第门首匾上“大中丞”三字城里监生倒看指谓曰“这岂不是‘丞中大’乃一徵验”又到一宅匾额是“大理卿”乡下监生以“卿”字认做“乡”字忙亦倒念指之曰“这是‘乡里大’了”两人各不见高下又来一寺门首上题“大士阁”彼此平心和议曰“原来阁(各)士(自)大

译文

城里监生与乡下监生互相争大城里监生对乡下监生瞧不起地说“我们见多识广而你们乡里人孤陋寡闻”两个监生争辩不止于是去大街行走各自寻找谁大的证据走到一大宅门口匾上书有“大中丞”三字城里监生倒看指其说“这岂不是‘丞中大’这是一证据”又到一宅匾额是“大理卿”乡下监生把“卿”字认做“郷”字急忙倒念指其匾额说“这是‘乡里大’了”两个书生分不出高低又来到一座寺院门口上面书写着“大士阁”两个监生看后彼此平心静气地说“原来‘阁(各)士(自)大’

王监生

原文
一监生姓王加纳知县到任初落学青衿呈书得牵牛章讲诵之际忽问那“王见之”是何人答曰“此王诵之之兄也”又问那“王曰”然是何人答曰“此王曰之弟也”曰“妙得紧且喜我王氏一门都在书上

注释

青衿青色交领的长衫借指学子

叟(sǒu)年老的男人

译文

有个监生姓王得到县官职务走马上任到任后有个读书人恭敬地送上孟子一书县官看到梁惠王·牵牛一章时忽然问“书中的王见之是何人”读书人回答说“是王诵之的哥哥”县官又问“书中的王曰是何人”读书人回答说“王曰是老先生的弟弟”县官说“妙得很实在令人欢喜我王姓一家都在书上

自不识

原文
有监生穿大衣带圆帽于着衣镜中自照得意甚指谓妻曰“你看镜中是何人”妻曰“臭乌龟亏你做了监生连自(字同)都不识

译文

有个监生穿大衣带圆帽对着衣镜照看自己极为得意指其镜子对妻子说“你看镜中是何人”妻子说“臭乌龟亏你做了监生连自(字)都不认识

监生拜父

原文
一人援例入监吩咐家人备帖拜老相公仆曰“父子如何用帖恐被人谈论”生曰“不然今日进身之始他客俱拜焉有亲父不拜之理”仆问“用何称呼”生沉吟曰“写个‘眷侍教生’罢”父见怒责之生曰“称呼斟酌切当你自不解父子一本至亲故下一眷字侍者父坐子立也教者从幼延师教训生者父母生我也”父怒转盛责其不通生谓仆曰“想是嫌我太妄了你去另换个晚生帖儿来罢

注释

斟酌(zhēn zhuó)反复考虑以后决定取舍

译文

有个人当了监生后吩咐仆人准备帖子拜老父亲仆人说“父子怎能用帖呢恐被别人谈论”监生说“你说的不对我刚刚当官其他客都拜哪有亲父不拜之理”仆人问“用什么称呼呢”监生沉思道“写个‘眷侍教生’吧”监生的父亲看到帖子十分恼怒监生对父亲说“称呼斟酌贴切适当你自己没领会父子本是至亲故下一 ‘眷’字‘侍’字是父坐子立之意‘教’字是从小请师教训之意‘生’字是父母生我之意”父亲听了监生的辩白更加恼羞成怒指责其不通监生对仆人说“想必是父亲嫌我太傲慢了你去换个晚生贴儿来罢

半字不值

原文
一监生妻谓其孤陋寡闻使劝读书“读书有甚好处”妻曰“一字值千金如何无益”生答曰“难道我此身半个字也不值

译文

有个监生的妻子认为丈夫孤陋寡闻便勉励他读书监生问“读书有什么好处”妻子说“一字值千金难道无益”监生回答说“难道我半个字也不值

借药碾

原文
一监生临终谓妻曰“我一生挣得这副衣冠死后必为我殡殓”妻诺既死穿衣套靴讫惟圆帽左右欹侧难戴妻哭曰“我的天一顶帽子也无福戴”生复还魂张目谓妻曰“必要戴的”妻曰“非不欲带恨枕不稳耳”生曰“对门某医生家药碾槽借来好做枕

注释

欹(qī)侧歪斜

译文

有个监生临死的时候对妻子说“我一生挣得这副衣帽死后一定为我穿戴好再入葬”妻子答应后监生就死了妻子为他穿衣套靴已经完毕只有圆帽左戴右戴都不安稳妻子痛哭“我的天一顶帽子也没有福戴”监生还魂瞪大眼睛对妻子说“一定要戴的”妻子回答说“不是不想戴恨其枕不安稳”监生说“借来对门医生家的药碾槽做枕头最好

斋戒库

原文
一监生姓齐家资甚富但不识字一日府尊出票取鸡二只兔一只皂亦不识字央齐监生看生曰“讨鸡二只免一只”皂只买一鸡回话太守怒曰“票上取鸡二只兔一只为何只缴一鸡”皂以监生事禀太守遂拘监生来问时太守适有公干暂将监生收入斋戒库内候究生入库见碑上斋戒二字认做他父亲齐成姓名张目惊诧呜咽不止人问何故答曰“先人灵座何人设建在此睹物伤情焉得不哭

译文

有个监生姓齐家里很富但不识字一天知府大人开列单子要鸡二只兔一只差役不识字便恳求姓齐的监生看监生念道“讨鸡二只免一只”差役只买一只鸡回来太守生气说“叫你买二只鸡一只兔为什么只买一鸡”差役以监生念的话禀报太守于是拘拿监生到堂责问正巧太守遇有公事要做便临时将监生收入斋戒库内等候查究监生进入库内见碑上“斋戒”二字误认成他父亲“齐成”姓名惊诧得瞪大眼睛呜咽不停别人问他为什么哭监生回答说“先人灵座不知谁将其建立在此睹物伤情怎能不哭

附例

原文
一秀才畏考援例堂试之日至晚不能成篇乃大书卷面曰“惟其如此所以如此若要如此何苦如此”官见而笑曰“写得此四句出毕竟还是个附例

译文

有个秀才害怕规定的考试堂试那天到了最后也做不出文章于是在试卷上写道“惟其如此所以如此若要如此何苦如此”考官看后笑道“能写得出这四句毕竟还算不上白痴

酸臭

原文
小虎谓老虎曰“今日出山搏得一人食之滋味甚异上半截酸下半截臭究竟不知是何等人”老虎曰“此必是秀才纳监者

译文

小老虎对大老虎说“今天出山捕得一个人吃滋味十分特殊上半截酸下半截臭到底不知是什么人”大老虎说“那人一定是秀才升为监生的

仿制字

原文
一生见有投制生帖者深叹制字新奇偶致一远札遂效之仆致书回生问见书有何话说仆曰“当面启看便问老相公无恙又问老安人好否予曰‘俱安’乃沉吟半晌带笑而入才发回书”生大喜曰“人不可不学只一字用着得当便一家俱问到添下许多殷勤

注释

俱安都好

译文

有个书生见有送来的书信深深赞叹用字奇妙新颖碰巧要给远地的一个朋友写信于是仿效来信写了一封让仆人送去仆人送信回来书生问朋友说了什么仆人答“他看了信后便问‘老爷夫人好吗’我回答说‘都好’接着他沉思片刻带笑进到里屋写回信”书生听了十分高兴“人不可不学只一个字用得恰当便一家都问候到了增添了许多喜庆

春生帖

原文
一财主不通文墨谓友曰“某人甚是欠通清早来拜我就写晚生帖”傍一监生曰“这倒还差不远好像这两日秋天拜客竟有写春生帖子的哩

译文

有个财主不通文墨对其友人说“某人十分欠通清早来拜见我却写晚帖”近旁一个监生说“这倒差得不远不像这两天秋天拜客竟然有写春天帖子的哩

借牛

原文
有走柬借牛于富翁者翁方对客讳不识字伪启缄视之对来使曰“知道了少刻我自来也

注释

走柬传信送信

信封

译文

有人送来书信向一富翁借牛富翁恰巧正接待客人忌讳自己不识字假装打开信封看信对送信的人说“知道了过一会儿我自己去

哭麟

原文
孔子见死麟哭之不置弟子谋所以慰之者乃编钱挂牛体告曰“麟已活矣”孔子观之曰“这明明是一只村牛不过多得几个钱耳

注释

麒麟

译文

孔子看见死麒麟大哭不止其学生为了安慰孔子把铜钱串起来挂满牛身之后告诉孔子说“麒麟已经复活了”孔子看了假麒麟之后说“这明明是一只乡村的老牛只不过多了几个钱罢了

江心赋

原文
有富翁同友远出泊舟江中偶上岸散步见壁间题“江心赋”三字错认“赋”字为“贼”字惊欲走匿友问故指曰“此处有贼”友曰“赋也非贼也”其人曰“赋便赋了终是有些贼形

译文

有个富翁和友人乘船出远门一日停靠上岸看见江堤上题有“江心赋”三字富翁将“赋”字错认为“贼”字十分惊恐欲离开躲藏起来友人问其缘故富翁指“江心赋”三字说“此处有贼”友人说“是赋不是贼”富翁说“即便是赋到底是有些贼的形状

吃乳饼

原文
富翁与人论及童子多肖乳母为吃其乳气相感也其人谓富翁曰“若是如此想来足下从幼是吃乳饼长大的

译文

富翁和人说小孩很像乳母是因为吃她的奶汁气相感应的缘故那人说“照你的说法你从小一定是吃麻饼长大的了

不愿富

原文
一鬼托生时冥王判作富人鬼曰“不愿富也但求一生衣食不缺无是无非烧清香吃苦茶安闲过日足矣”冥王曰“要银子便再与你几万这样安闲清福却不许你享

译文

有个灵魂托生冥王判他托生为富人灵魂说“不愿意富只求一生衣食不缺没有是非烧清香吃苦茶安稳清闲地过日子就满足了”冥王说“如果要钱就再给你几万两银子这样安闲清福不许你享受

薑字塔

原文
一富翁问“薑”字如何写对以草字头次一字次田字又一字又田字又一字其人写草壹田壹田壹写讫玩之骂曰“天杀的如何诳分明作耍我造成一座塔了

注释

诳(kuánɡ)欺骗

译文

有个富人问“薑”字怎么写某人告诉他草字头接着是一字田字再一字田字一字富翁写草壹田壹田壹写完后欣赏所写的字骂道“该死的为什么欺骗我分明是要戏弄我建造一座宝塔

医银入肚

原文
一富翁含银于口误吞入肚甚痛延医治之医曰“不难先买纸牌一副烧灰咽之再用艾丸炙其银自出”翁询其故医曰“外面用火烧里面有强盗打劫哪怕你的银子不出来

注释

炙(zhì)

译文

有个富翁含银于嘴误将其吞入腹中肚子疼得十分厉害请来医生为其治病医生说“不难先买纸牌一副烧成灰咽进肚里再用艾丸烤肚脐吞入的银子自然就会出来”富翁询问是什么道理医生回答说“外面用火烧里面有强盗打劫不怕你的银子不出来

田主见鸡

原文
一富人有余田数亩租与张三者种每亩索鸡一只张三将鸡藏于背后田主遂作吟哦之声曰“此田不与张三种”张三忙将鸡献出田主又吟曰“不与张三却与谁”张三曰“初问不与我后又与我何也”田主曰“初乃无稽(鸡)之谈后乃见机(鸡)而作也

注释

吟哦推敲诗句有节奏地诵读

无稽没有根据

译文

一个富人有余田数亩租给张三种每亩田索要鸡一只张三将鸡藏于背后田主于是哼着作诗的腔调说“此田不与张三种”张三忙将鸡献出田主又吟咏道“不与张三却与谁”张三问“开始听你说不给我种后又给我种这是为什么”田主说“开始是无稽(鸡)之谈后来是见机(鸡)而作

讲解

原文
有姓李者暴富而骄或嘲之云“一童读百家姓首句求师解释师曰‘赵是精赵的赵字(吴俗谓人呆为赵)钱是有铜钱的钱字孙是小猢狲的孙字李是姓张姓李的李字’童又问‘倒转亦可讲得否’师曰‘也讲得’童曰‘如何讲’师曰‘不过姓李的小猢狲有了几个臭铜钱一时就精赵起来’”

译文

有个姓李的人暴富而自满有人嘲讽道“有个书童读百家姓首句请老师讲解老师说‘赵是精赵的赵(吴俗称人呆为赵)钱是有铜钱的钱字孙是小猢狲的孙字李是姓张姓李的李字’书童又问‘倒过来也能讲通吗’教师说‘也能讲通’书童问‘如何讲’老师说‘不过姓李的小猢狲有了几个臭铜钱一时就精赵起来

训子

原文
富翁子不识字人劝以延师训子先学一字是一画次二字是二画次三字三画其子便欣然投笔告父曰“儿已都晓字义何用师为”父喜之乃谢去一日父欲招万姓者饮命子晨起治状至午不见写成父往询之子恚曰“姓亦多矣如何偏姓万自早至今才得五百画哩

译文

有个富翁的儿子不识字别人劝富翁聘请老师教其子老师先教“一”字是一画再教“二”字是二画“三”字是三画随后富翁的儿子十分得意地丢下笔告诉父亲说“我已经通晓字义了还用老师干什么”富翁听了很高兴于是辞去了老师有一天富翁想请一个姓万的朋友来喝酒让儿子早晨起来写张请帖可是直到中午还不见写成便去儿子那里询问儿子抱怨说“姓是很多的为什么他偏偏姓万我从早晨到现在才写了五百画呀

评析

笑林广记的素材多取自明清笑话集或“游戏主人”自行撰稿书中笑话短小精悍言语风趣幽默可谓中国传统笑话之集大成者古艳部是笑林广记的第一部主要写的是官场科举等方面的笑话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将明清两代官场上各种丑态毕露无疑

有讥讽官员贪墨的借乡人之口对贪墨之吏极尽讽刺令人捧腹亦有讥笑惧内的还有讽刺太监的讽刺武将无能的最多的却是讥讽监生的所谓监生就是国子监的学生在明清两代国子监是国家最高学府有了监生的身份就能在科举考试中得到一些便利例如可以不必先考取秀才而可直接参加乡试明清两代成为监生的途径很多其中通过捐纳钱粮而得来的监生更是不胜枚举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成了同是读书人的作者所讥刺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