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

原文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七年,春,二月,己亥,焚咸丘焚之者何樵之也樵之者何以火攻也何言乎以火攻疾始以火攻也咸丘者何掷娄之邑也曷为不系乎邾娄国之也曷为国之君存焉尔
夏,毅伯绥来朝邓侯吾离来朝皆何以名失地之君也其称侯朝何贵者无后,待之以初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七年:鲁桓公七年(公元前705年)己亥:
二月二十八日咸丘:邾娄国邑名今址不详
国之:以之为国名词的意动用法把它当作一个国家
毅伯绥:毅国国君,名绥毅国,在今湖北毅城县西北
邓:古国名曼姓故址在今河南邓县后为楚国所灭吾离:邓国国君名
待之以初:何休注:“毅邓本与鲁同贵为诸侯,今失爵亡土来朝,托寄也义不可卑,胡明当待之如初,所谓故旧不遗则民不偷”按:鲁桓公七年也缺秋冬记载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鲁桓公七年,春天,二月,己亥这天,咸丘被焚烧用什么焚烧它同柴焚烧它为什么要用柴焚烧它呢这是用火攻城为什么要记载用火攻城呢春秋的作者憎恨开始用火攻城这件事咸丘是什么地方是掷娄国的一个城邑为什么不挂靠在邾娄国呢因为作者把它当作一个国家为什么把它当作一个国家呢因为有国君在那里
夏天,毅国国君绥来鲁国朝见邓国国君吾离来鲁国朝见为什么都称他们的名字呢因为他们都是失爵亡土的国君那么为什么还称他们为侯和称他们来朝见呢尊贵的人虽然失去了后世基业,但仍然应该按照原来的规格对待他们


第 一十八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