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一百零四 页
卷二十五 似顺论 有度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贤主有度而听故不过有度而以听则不可欺矣不可惶矣不可恐矣不可喜矣凡人之知不昏乎其所已知而昏乎其所未知则人之易欺矣可惶矣可恐矣可喜矣知之不审也客有问季子曰“尧奚以知舜之能也”季子曰“尧固已治天下矣舜言治天下而合己之符是以知其能也”“若虽知之奚道知其不为私”季子曰“诸能治天下者固必通乎性命之情当无私矣夏不衣裘非爱裘也暖有余也冬不用非爱也清有余也圣人之不为私也非爱费也节乎己也节己虽贪污之心犹若止又况乎圣人”许由非强也有所乎通也有所通则贪污之利外矣墨之弟子徒属充满天下皆以仁义之术教导于天下然而无所行其术教者术犹不能行又况乎所教是何也仁义之术外也夫以外胜内匹夫徒步不能行又况乎人主唯通乎性命之情而仁义之术自行矣先王不能尽知执一而万物治使人不能执一者物惑之也故日通意之悖解心之缪去德之累通道之塞利六者悖意者也意六者缪心者也乐六者累德者也舍六者塞道者也此四六者不荡乎胸中则正正则静静则清明清明则虚虚则无为而无不为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 c o m

有度有法度就是摈弃一切私心一切都诉诸法度性命之情生命的天性扇子徒步贫民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w w w . 8 b e i           8 .c o m 贤明的君主自己的心里有一定的法度标准再来倾听别人的意见所以就不会犯下错误心里存在一定法度来倾听别人的话就不可能受到别人的欺骗就不可能心中迷惑惶惶就不会惊恐不安不会喜形于色一般人的了解不会对他自己所已经知道的东西觉得混乱不解但会对于他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觉得混乱不解所以人容易受到别人的欺骗会心中迷惑惶惶会惊恐不安会喜形于色这是因为他们对于知道的东西不去审察清楚的原因有一个客人问季子“尧是怎样知道舜的才能呢”季子说“尧本来就已经是在治理天下的了舜跟他谈起如何治理天下的话符合尧自己心中治理天下的原则他就是这样来知道舜的治国才能的”客人又问“像这样的话虽然知道他这样说但怎能知道他不会做徇私图利的事呢”季子回答说“各位能够治理天下的人本来就通达生命的天性当然是无私的夏天不穿毛裘不是因为爱惜毛裘衣服是因为太热冬天不用扇子不是因为爱惜扇子是因为太过清凉圣人不为自己谋取私利不是吝啬是因为节制自己节制自己虽然存在贪婪的心态也会消除又何况圣人呢”许由不是很勉强去推辞尧要让位给他这件事是能够通达生命之情对生命之情有了共识就可以置身于贪婪污浊的外面孔子墨子的学生满布天下他们都是用仁义的方法在天下教导别人然而他们所倡导的仁义没有在天下流行教导的人自己都不能够实行那样的仁义之术又何况受到他们教导的人呢这是为什么因为仁义之术是外表的功夫想凭借外表的功夫来战胜内心一般的人贫民都不能够做到的又何况君王呢只有在内心通达性命之情那么仁义之术就自然会流行了先王不可能对万事万物都了解但掌握一条原则就可以治理好世上万事万物人之所以不能够掌握这一条原则是因为物质享受对他们有诱惑所以说要清扫心中的惑乱解除心中的谬误去掉德行上的累赘弄通道法上的禁塞高贵富裕显荣权威名誉利益这六样东西是迷惑意志的东西变化激动女色计较盛气情意这六样东西是扰乱心神的东西憎恶欲望狂喜生气哀伤快乐这六样东西是累赘德行的东西智谋才能背叛亲近取得舍弃这六样东西是堵塞道法的东西这二十四样东西如果可以不在胸中萦绕人的心就刚正不偏正就是静静就会使心胸清澈明亮就会心中虚空虚空就是无为做到虚空无为就可以没有什么做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