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一百零五 页
卷二十五 似顺论 分职

原文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先王用非其有如己有之通乎君道者也夫君也者处虚素服而无智故能使众智也智反无能故能使众能也能执无为故能使众为也无智无能无为此君之所执也人主之所惑者则不然以其智强智以其能强能以其为强为此处人臣之职也处人臣之职而欲无雍塞虽舜不能为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i 8 . co m

分职把职责区分开是论述君王要在君王的位置上做事不要越权而行要懂得做君王的方法壅(yōnɡ)塞上下意见不相通君主去做下臣要做的事君王自己的职责就没有履行人民就得不到王令大臣的意见也不能够上达君臣之间不相通就造成壅塞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8 b e i           8 . c o m 先代的帝王使用的并不是他自己所拥有的但却像他自己拥有的一样去对待这是通晓当君王的方法君王心中虚无而且不用样样皆知是因为他能够懂得使用众人的智慧才能太多反而是没有才能的表现所以君王要能够懂得使用众人的才能什么都亲自执行反而是什么都做不了所以君王懂得让众人为自己去做事不用智慧不用才能不去做事这是君王所应该掌握的方法那些糊涂的君主就不是这样做的他们要看到凭借自己的智慧去战胜别人的智慧凭借自己的才能逞强于他人的才能凭借自己去做事比别人做事强这是当下臣的人所做的职责君主到作为下臣的职位上去工作而想不闭目塞听即使是舜也不可以做到

原文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武王之佐五人武王之于五人者之事无能也然而世皆曰“取天下者武王也”故武王取非其有如己有之通乎君道也通乎君道则能令智者谋矣能令勇者怒矣能令辩者语矣夫马者伯乐相之造父御之贤主乘之一日千里无御相之劳而有其功则知所乘矣今召客者酒酣吹竽明日不拜乐己者而拜主人主人使之也先王之立功名有似于此使众能与众贤功名大立于世不予佐之者而予其主其主使之也譬之若为宫室必任巧匠奚故“匠不巧则宫室不善”夫国重物也其不善也岂特宫室哉巧匠为宫室为圆必以规为方必以矩为平直必以准绳功已就不知规而赏巧匠宫室已成不知巧匠而皆曰“善此某君某王之宫室也”此不可不察也人主之不通主道者则不然自为人则不能任贤者则恶之与不肖者议之此功名之所以伤国家之所以危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i 8 . co m

武王之佐五人这五个人是辅助周武王打天下的名士伯乐相马的能手造父善于驾车完成损害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8 b e i           8 . c o m 辅助周武王打天下的名士有五位对于这五个人所做过的事周武王一件都不会但是世上的人都会说“取得天下的人是周武王”这就是周武王获取了自己没有的东西把这些东西看作是自己所拥有的一样这是通晓当君王的方法通晓当君王的方法就能够使有智慧的人为自己出谋划策能够使勇敢的人为自己奋勇作战能够使能言善辩的人为自己说话好马由伯乐来相它造父来驱使它贤能的主君来乘坐它一天就可以跑千里的路程不用有驾驭和相马的辛劳就可以有一日千里的功效就是懂得该怎样坐车的道理假使请客尽情饮酒的时候便叫人唱歌跳舞敲鼓弹瑟吹竽到了第二天客人们都不拜谢为自己作乐的人而去拜谢主人因为是主人叫他们这样做的先代的帝王建立功名就有像这样的他使各位有才能的人和贤士各尽其能因此功名就非常显赫地建立起来了天下不落在辅助君王的人手里而落到了他们的君主手里是因为他们的君主懂得使用他们的才能的原因就像建造一座宫室一定要灵巧的工匠来建造为什么呢回答说“工匠不灵巧那么宫室就不完善”国家是很贵重的东西如果治理不好其中的严重后果又怎么可拿宫室来相比灵巧的工匠建造宫室造圆形的就一定要用圆规造方形的就一定要用方矩要使它平直就一定要用准绳宫室建造成功之后主人不会知道有圆规方矩准绳墨斗的功劳而奖赏灵巧的工匠宫室建成之后人们都不会知道灵巧的工匠而都会说“好啊这是某位君王某位帝王的宫室”这种道理不可以不察明君王不懂得当君王的方法就不是这个样子了他们那些人自己要去做别人的事情但是不能胜任任用贤能的人去做就又厌恶他们对他们吹毛求疵反而和庸俗的人来商议问题这就是功名受到损害国家受到危害的原因

原文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棘之有狐之有也食棘之枣衣狐之皮先王固用非其有而已有之武一日而尽夏商之民尽有夏商之地尽有夏商之财以其民安而天下莫之敢危以其地封而天下莫敢不说以其财赏而天下皆竞无费乎殷亳与岐周而天下称大仁称大义通乎用非其有白公胜得荆国不能以其府库分人七日石乞曰“患至矣不能分人则焚之毋令人以之害我”白公又不能九日叶公乃发太府之货以予众出高库之兵以赋民因攻之十有九日而白公死国非其有也而欲有之可谓至贪矣不能为人又不能自为可谓至愚矣譬白公之啬若枭之爱其子也卫灵公天寒凿池宛春谏曰“天寒起役恐伤民”公曰“天寒乎”宛春曰“公衣狐裘坐熊席陬隅有灶是以不寒今民衣弊不补履决不组君则不寒矣民则寒矣”公曰“善”令罢役左右以谏曰“君凿池不知天之寒也而春也知之以春之知之也而令罢之福将归于春也而怨将归于君”公曰“不然夫春也鲁国之匹夫也而我举之夫民未有见焉今将令民以此见之日春也有善于寡人有也春之善非寡人之善欤”灵公之论宛春可谓知君道矣君者固无任而以职受任工拙赏罚法也君奚事哉若是则受赏者无德而抵诛者无怨矣人自反而已此治之至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i 8 . co m

殷亳商周的根据地岐周是周武王的根据地白公胜春秋楚平王太子建的儿子被封在白地叶公春秋末楚国大夫太府国家藏财物的地方高库国家藏兵器的地方枭(xiāo)俗称猫头鹰相传猫头鹰会吃自己的母亲所以用它来比喻恶人其实它是益鸟工拙优劣臣下抵罪自反自我反省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8 b e i           8 . c o m 枣子是在棘树上生长的裘毛是在狐狸身上才有的吃棘树上的枣子穿狐狸身上的毛皮先王本来使用的就不是他自己所拥有的东西但他是把它们作为自己拥有的一样去利用汤王武王在一天之内就使夏商两朝的百姓都全部服从他全部占领了夏商的土地和财物凭着自己能使天下的百姓安居乐业的条件从而使天下没有人敢对他们的地位加以危害用这样属于自己的土地来分封天下诸侯却没有人胆敢不高兴用这样属于自己的财产来赏赐天下而天下的人都争着来领赏不用花费殷商和岐周的力量但天下的人都称赞他们大仁大义这就是因为他们通晓把不是自己所拥有的东西看作是自己的东西来利用的道理白公胜夺取到了楚国不愿意把楚国府库里的财物分给别人七天之后石乞说“祸患来临了府库里的财物不愿意分给别人的话就把它们烧掉不要让敌人藉这些东西来加害我们”白公胜又不愿意到了第九天叶公攻打了进来就发放财库里的财物给予众多的百姓拿出兵库里的兵器来赋予黎民趁机攻打白公胜十九天之后白公胜就死了国家还不是自己所拥有的国家但是却想把这个国家的东西占为己有这可以说是太贪心了东西不愿意分给别人自己又不能使用这就是愚蠢到了极点这就好像白公胜的吝啬一样好像猫头鹰疼爱自己的孩子一样卫灵公在天寒地冻的时候凿水池宛春进谏说“天寒地冻的时候来征调百姓进行劳役我担心会对百姓造成伤害”卫灵公说“天寒地冻吗”宛春说“君主你穿着狐毛裘衣坐在熊皮毯子上房子的西南角有生火的炉子凭借这些条件而不觉得冷而今百姓们衣服破了都不能补上鞋子破了都不能修理君主不觉得寒冷百姓却就觉得很寒冷了”卫灵公说“对”于是命令停止劳役的工作左右的侍从由于这件事都进谏说“君王开凿水池不知道天气寒冷但是宛春知道因为宛春知道所以就下令停止开凿那么百姓的感恩将归于宛春了但百姓的怨恨却在君王身上”卫灵公说“不是这样的宛春是鲁国的一个普通人是我举用他百姓都没有见到他的能耐而今用这件事来让百姓看到宛春的贤德说起宛春的好处我这里也有宛春的好处不就是我的好处吗”卫灵公对于宛春的看法可以说是明确了如何当君王的道理了君王本来就是没有要自己亲自去办的任务而是要授给下臣任务叫他们去办做得好还是坏是下臣的责任赏罚是法度来规定的君王有什么事要做的呢如果得到君王赏赐的人没有感恩戴德而抵罪受到诛罚的人没有对君主产生怨恨人人都自我进行反省这样的话国家就可以说是达到最高层次的治理阶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