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一百零六 页
卷二十五 似顺论 处方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w . 8 b e i 8 . co m
凡为治必先定分君臣父子夫妇君臣父子夫妇六者当位则下不逾节而上不苟为矣少不悍辟而长不简慢矣金木异任水火殊事阴阳不同其为民利一也故异所以安同也同所以危异也同异之分贵贱之别长少之义此先王之所慎而治乱之纪也今夫射者仪毫而失墙画者仪发而易貌言审本也本不审虽尧舜不能以治故凡乱也者必始乎近而后及远必始乎本而后及末治亦然故百里奚处乎虞而虞亡处乎秦而秦霸向挚处乎商而商灭处乎周而周王百里奚之处乎虞智非愚也向挚之处乎商非恶也无其本也其处于秦也智非加益也其处于周也典非加善也有其本也其本也者定分之谓也齐令章子将而与韩魏攻荆荆令唐篾将而应之军相当六月而不战齐令周最趣章子急战其辞甚刻章子对周最曰“杀之免之其家王能得此于臣不可以战而战可以战而不战王不能得此于臣”与荆人夹沘水而军章子令人视水可绝者荆人射之水不可得近有刍水旁者告齐候者曰“水浅深易知荆人所盛守尽其浅者也所简守皆其深者也”候者载刍者与见章子章子甚喜因练卒以夜奄荆人之所盛守果杀唐篾章子可谓知将分矣韩昭鳌侯出弋靷偏缓昭釐侯居车上谓其仆“靷不偏缓乎”其仆曰“然”至昭釐侯射鸟其右摄其一靷适之昭釐侯已射驾而归上车选间“乡者靷偏缓今适何也”其右从后对曰“今者臣适之”昭釐侯至诘车令各避舍故擅为妄意之道虽当贤主不由也今有人于此擅矫行则免国家利轻重则若衡石为方圜则若规矩此则工矣巧矣而不足法法也者众之所同也贤不肖之所以其力也谋出乎不可用事出乎不可同此为先王之所舍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有 w ww . 8 be i8 . co m

分(fèn)名分职分当位居其位凶暴奸邪这个意义后来写作“僻”简慢怠惰轻忽职务这里指用途关键易貌忽略容貌此句和上句都是谨小而失大的意思(依孙锵鸣说)指太史所掌的国家法典唐篾楚怀王将应(yìnɡ)对付周最战国周人纵横家趣(cù)通“促”催促杀戮横渡伺探侦察弋(yì)以带有丝线的箭射鸟这里泛指射猎车夫车右收束结系选间一会儿指车令和车右避舍离开住室而露宿于外这是惶恐请罪的表示车令失职车右侵职都是不守其分所以避舍请罪遵循重量单位一百二十斤为一石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凡治国一定要先确定名分使君臣父子夫妇名实相副君臣父子夫妇六种人各居其位那么地位低下的就不会超越礼法地位尊贵的就不会随意而行了晚辈就不会凶暴邪僻长者就不会怠惰轻忽了金木功用各异水火用途有别阴阳性质不同但它们作为对人们有用之物则是相同的所以说差异是保证同一的同一是危害差异的同一和差异的区分尊贵和卑贱的区别长辈和晚辈的伦理这是先王所慎重的是国家太平或者混乱的关键而今射箭的人仔细观察毫毛就会看不见墙壁画画的人仔细观察毛发就会忽略容貌这说明要弄清根本根本的东西不弄清即使尧舜也不能治理好天下所以凡是祸乱一定先从身边产生而后延及远处一定先从根本产生而后延及微末国家太平也是如此百里奚处在虞国而虞国灭亡处在秦国而秦国称霸向挚处在殷商而殷商覆灭处在周国而周国称王百里奚处在虞国的时候他的才智并不低下向挚处在殷商的时候他所掌管的典籍并不是不好商所以灭亡是因为没有治国之本百里奚处在秦国的时侯他的才智并没有进一步增加向挚处在周国的时候他的典籍并没有进一步完善周所以兴盛是因为具有治国之本所谓治国之本说的就是确定名分啊!齐王命令章子率兵同韩魏两国攻楚楚命唐篾率兵应敌两军对峙六个月不交战齐王命周最催促章子迅速开战言辞非常峻切章子回答周最说“杀死我罢免我杀戮我的全族这些齐王对我都可以做到不可交战硬让交战可以交战不让交战这些齐王在我这里办不到”齐军与楚军隔沘水驻军对垒章子派人察看河水可以横渡之处楚军放箭齐军的侦察兵无法靠近河边有一个人在河边割草告诉齐军侦察兵说“河水的深浅很容易知道凡是楚军防守严密的都是水浅的地方防守粗疏的都是水深的地方”齐军侦察兵让割草的人坐上车和他一起来见章子章子非常高兴于是就乘着黑夜用精兵突袭楚军严密防守的地方果然大胜杀死了唐篾章子可算是知道为将的职分了韩昭釐侯外出射猎边马拉车畔皮带有一侧松了昭釐侯在车上对他的车夫说“皮带不是有一侧松了吗?”车夫说“是的”到了猎场车停了下来昭釐侯去射鸟他的车右把那侧松了的皮带重新拴紧使它长短适宜昭釐侯射猎结束以后套好车回去昭麓侯上了车过了一会儿“先前皮带有一侧松了现在长短适宜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车右从身后回答说“刚才我把它拴合适了”昭釐侯回到朝中就此事责问车令车令和车右都惶恐地离开住室请罪所以擅自行动凭空猜测的做法即使恰当贤主也不照此而行假如有这样一个人擅自假托君命行事可使国家免于祸患确定轻重可以像衡器那样准确画方圆可以像用圆规矩尺那样标准这种人精巧是很精巧但是不值得效法所谓法是众人共同遵守的是使贤与不肖都竭尽其力的计谋想出来不能采用事情做出来不能普遍推行这是先王所舍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