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十 页
卷四 孟夏纪 用众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w . 8 b e i 8 . c o m
善学者若齐王之食鸡也必食其跖数千而后足虽不足犹若有跖物固莫不有长莫不有短人亦然故善学者人之长以补其短故假人者遂有天下无丑不能无恶不知丑不能恶不知不丑不能不恶不知虽桀纣犹有可畏可取者而况于贤者乎

注释
太 极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鸡爪掌数千言其众多并非实数这句话的意思是善于学习的人博采众长像齐王吃鸡一样必吃鸡跖数千而后满足犹若犹然仍然凭借以……为耻与“丑”义同用作意动困窘敬畏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善于学习的人就像齐王吃鸡一样一定要吃几千只鸡爪才感到足够即使不够仍然有鸡爪吃才是事物本来无不有长处无不有短处人也是这样所以善于学习的人借别人的长处来补自己的短处所以懂得这样借取别人的人就能得天下不要把无能看作丑事不要把无知看作恶事把无能看作羞耻把无知看作耻辱这就显得困窘了不把无能与无知看成羞耻这才高妙即使桀纣还有值得敬畏可取的地方何况贤能的人呢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w . 8 b e i 8 . c o m
故学士曰辩议不可不为辩议而苟可为是教也大议也辩议而不可为是被褐而出衣锦而入戎人生乎戎长乎戎而戎言不知其所受之楚人生乎楚长乎楚而楚言不知其所受之今使楚人长乎戎戎人长乎楚则楚人戎言戎人楚言矣由是观之吾未知亡国之主不可以为贤主也其所生长者不可耳故所生长不可不察也天下无粹白之狐而有粹白之裘取之众白也夫取于众此三皇五帝之所以大立功名也凡君之所以立出乎众也立已定而舍其众是得其末而失其本得其末而失其本不闻安居故以众勇无畏乎孟贲以众力无畏乎乌获以众视无畏乎离娄以众知无畏乎尧舜矣夫以众者此君人之大宝也田骈谓齐王曰“孟贲庶乎患术而边境弗患”楚魏之王辞言不说而境内已修备矣兵士已修用矣得之众也

注释
太 极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如果纯粹孟贲战国时卫国的勇士据说可以生拔牛角乌获战国时秦国的大力士离娄传说为黄帝时期视力最好的人“能见针末于百步之外”田骈战国时齐人道家庶乎患术几乎苦于无法庶几几乎策略办法辞言不说这里是不贵言辞的意思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所以学者说对事物不可以不作辩议辩议后发现某点如果可以仿效这就是教化施教这是需要慎重辩议的辩议后认为不可仿效就不仿效能做到这样辩议这就像穿着破旧衣服出门穿着华丽衣服回来一样由无知变为贤达戎族人生在戎狄之地成长在戎狄之地于是说着戎族的方言不知道自己从哪里学来的楚国人生在楚地长于楚地于是说着楚人的方言不知道自己从哪里学来的现在使楚人在戎狄之地成长让戎人在楚地成长那么楚人就会说戎族的话戎人就会说楚地的话了由这看来我不相信亡国的君主不可以成为贤德的君主他们所生长的环境不可以使他们这样而已所以生长的环境不可以不注意考察啊天下没有纯白的狐狸但有纯白的狐裘是取了众狐狸的白毛做成善于从众人中吸取优点这就是三皇五帝之所以成就大功名的原因但凡君主的确立是出自众人的拥举确立帝位已成定局后便舍弃众人这是得到细枝末节而舍弃根本的事情得到细枝末节而舍弃根本的君主没有听说过他们会安稳居位的所以依靠众人的勇敢就不用惧怕以骁勇出名的孟贲依靠众人的力量就不用惧怕以力大出名的乌获依靠众人的眼力就不用惧怕以眼力好出名的离娄依靠众人的智慧就不用惧怕赶不上以贤德出名的尧舜了依靠众人的力量这是君主治国的法宝田骈对齐王说“孟贲对于众人的力量也感到忧虑因而齐国的边境不用担心”楚王魏王不贵言辞而国内的各种设施都已经修整完备兵士都已经训练有素这都得力于众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