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一十九 页
卷四 孟夏纪 诬徒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e i 8 . c o m
达师之教也使弟子安焉乐焉休焉游焉肃焉严焉此六者得于学则邪辟之道塞矣理义之术胜矣此六者不得于学则君不能令于臣父不能令于子师不能令于徒人之情不能乐其所不安不能得于其所不乐为之而乐矣奚待贤者虽不肖者犹若劝之为之而苦矣奚待不肖者虽贤者犹不能久反诸人情则得所以劝学矣子华子曰“王者乐其所以王亡者亦乐其所以亡故烹兽不足以尽兽嗜其脯则几矣”然则王者有嗜乎理义也亡者亦有嗜乎暴慢也所嗜不同故其祸福亦不同不能教者志气不和取舍数变固无恒心若晏怒无处言谈日易以恣自行失之在己不肯自非愎过自用不可证移见权亲势及有富厚者不论其材不察其行驱而教之阿而谄之若恐弗及弟子居处修洁身状出伦闻识疏达就学敏疾本业几终者则从而抑之难而悬之妒而恶之弟子去则冀居则不安归则愧于父母兄弟出则惭于知友邑里此学者之所悲也此师徒相与异心也人之情恶异于己者此师徒相与造怨尤也人之情不能亲其所怨不能誉其所恶学业之败也道术之废也从此生矣善教者则不然视徒如己反己以教则得教之情也所加于人必可行于己若此则师徒同体人之情爱同于己者誉同于己者助同于己者学业之章明也道术之大行也从此生矣不能学者从师苦而欲学之功也从师浅而欲学之深也草木鸡狗牛马不可谯诟遇之谯诟遇之则亦谯诟报人又况乎达师与道术之言乎故不能学者遇师则不中用心则不专好之则不深就业则不疾辩论则不审教人则不精于师愠怀于俗羁神于世矜势好尤故湛于巧智昏于小利惑于嗜欲问事则前后相悖以章则有异心以简则有相反离则不能合合则弗能离事至则不能受此不能学者之患也

注释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 com

学徒弟子此篇是儒家学派的言论希望谯(qiào)责备诟(ɡòu)耻辱愠(yùn)对老师的埋怨矜(jīn)夸耀优异突出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c o m 学识通达的老师的教导能使学生安定快乐舒适交游广庄重严谨由学习中得到这六个方面那么旁门邪道就会被堵塞了理义的方面就取胜在学习中得不到这六个方面那么君王就不能号令群臣父亲不能命令儿子老师不能教训学生人之常情人不会在做自己不安心做的事时感到快乐不会在自己不乐意做的事中学到东西做一件事情如果是感到快乐何必等圣贤的人去做即使是不能成材的人都会被劝服去做这件事如果做这件事是痛苦的哪里会强求不成大器的人来做即使是圣贤的人也不会长时间地做下去回过来看人之常情就是学习能有收益所以才劝大家学习子华先生说“君王对于自己当君王感到快乐亡国的人也因为使他亡国的生活能令他快乐所以烹煮野兽不能把整只野兽吃光吃它的肉就差不多了”这样就是说君王有喜好理义道德的亡国的人也有喜好暴力傲慢的他们爱好的东西不同所以祸福的结果也不同不能教导学生的人有所作为的决心和勇气不相合取舍的决定多变没有恒心就像天气阴怒变化不定言谈轻率放纵自己的行为自己做错了不肯自我批评刚愎自用不可能听别人劝诫改正看到有权势的亲戚和富者不看他们的才华不观察他们的品行就赶去当他们的老师对他们阿谀奉承还担心巴结不及对于住处整齐洁净自身形态出众见闻学识广达学习聪敏努力学业差不多完结的学生就来抑制他有意为难他对他的事悬而不决嫉妒并厌恶他这使得弟子想离去但又希望学业可以完成留下却难得可以安稳心绪不安回去就觉得愧对父母兄弟出入就会见到朋友乡里而感到自己羞愧这就是学生的悲哀这是师徒之间心意不同的结果人之常情是厌恶比自己优秀的人这是师徒之间造成怨愤的结果人之常情是不能够亲近自己怨恨的人不能称赞自己厌恶的人学业的颓败道术的荒废就这样产生了善于教导的老师就不是这样他们把学生看作像自己一样设身处地来教育学生这样就可得到施教的感情他所加给人的教训一定可以自己做到如果像这样做就是师徒合为一体人之常情喜爱和自己相同的人称赞和自己相同的人帮助和自己相同的人学业的显著道术的盛行就这样产生了不能接受学习的人认为跟从老师学习很苦却又想学习得到老师的功名马虎地跟从老师而想学得到精深的知识即使是草木鸡狗牛马也不可以侮辱它们侮辱它们的话它们也会对人们报以辱骂又何况对于通达的老师与他道术的言论呢所以不能接受学习的人他们不合老师的心意学习就不专心喜好一样东西却不深入学习了解想成就事业却不努力辩论事物却不审度清楚教导别人却不仔细他们对老师埋怨安于守旧思想被俗世羁束夸耀权势喜欢立异滥用巧智贪小便宜沉迷在贪欲中他们询问事情前后矛盾想问得详细却又说了别的东西想简约反而啰啰唆唆分析事物后却不能综合综合了事物后又不会分析有了事却不能面对这是不能接受学习的人的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