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十二 页
卷五 仲夏纪 大乐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w w w . 8 b e i8. c o m
音乐之所由来者远矣生于度量本于太一太一出两仪两仪出阴阳阴阳变化一上一下合而成章浑浑沌沌离则复合合则复离是谓天常天地车轮终则复始极则复反莫不咸当日月星辰或疾或徐日月不同以尽其行四时代兴或暑或寒或短或长或柔或刚万物所出造于太一化于阴阳萌芽始震凝以形形体有处莫不有声声出于和和出于适和适先王定乐由此而生天下太平万物安宁皆化其上乐乃可成成乐有具必节嗜欲嗜欲不辞乐乃可务务乐有术必由平出平出于公公出于道故惟得道之人其可与言乐乎亡国戮民非无乐也其乐不乐溺者非不笑也罪人非不歌也狂者非不武乱世之乐有似于此君臣失位父子失处夫妇失宜民人呻吟其以为乐也若之何哉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大乐合于道的音乐这是阴阳家的乐论度量古代把音律分成三等分增或减一分便产生新的旋律度量指音律度数的增减太一指道两仪天地天常自然的永恒规律具备这里指条件从事通“舞”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 c o m 音乐的由来是相当久远的它产生于音律度数的增减以自然之道为本源道产生天地天地产生阴阳二气阴阳的变化一上一下会合而构成文采天地最初形成时是浑浑沌沌的它们分离了又会合会合了又分离这就叫做自然的永恒规律天地就像转动的车轮一样转完了一周又重复开始到了一定的限度又返回无不处处正常辰的运动有快有慢太阳与月亮虽然不一样但它们都在各自的轨道上尽力运动冬四季交替运动寒来暑往有短有长有的季节阴柔有的季节阳刚万物的产生是作为自然之道的“太一”所创造的是阴阳二气所化育的阳气变化则萌芽发动阴气变化则凝冻成形凡有形体的地方莫不有声音产生声音产生于和谐和谐来源于合度先王制定音乐是从和谐和合度的原则出发的天下平安无事万物安谧宁静人民都归顺君王上下相和音乐就制成了音乐的制成是有条件的必须节制嗜欲只有嗜欲不入邪僻才可专门从事音乐从事音乐要有方法必须从平和出发平和出自公正公正产生于自然之道所以只有得道的人才可以和他们谈论音乐啊被灭亡的国家和被屠杀的人民不是没有音乐但他们的音乐不使人欢乐快要被淹死的人因为受到刺激有时反而笑起来即将判罪的人有时也唱歌精神错乱的人有时也手舞足蹈乱世的音乐就像这种情况君臣失去正常的位序父子关系不正常夫妻关系失调人民痛苦地呻吟以此制定音乐该会怎样呢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w w w . 8 b e i8. c o m
凡乐天地之和阴阳之调也始生人者天也人无事焉天使人有欲人弗得不求天使人有恶人弗得不辟欲与恶所受于天也人不得兴焉不可变不可易世之学者有非乐者矣安由出哉大乐君臣父子长少之所欢欣而说也欢欣生于平平生于道道也者视之不见听之不闻不可为状有知不见之见不闻之闻无状之状者则几于知之矣道也者至精也不可为形不可为名强为之名谓之太一故一也者制令两也者从听先圣择两法一是以知万物之情故能以一听政乐君臣和远近说黔首合宗亲能以一治其身者免于灾终其寿全其天能以一治其国者奸邪去贤者至成大化能以一治天下者寒暑适风雨时为圣人故知一则明明两则狂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同“避”大乐合于道的音乐与侈乐有别指道与君王制令指为君者制定法令指万物与臣从听即听从指为臣要听从为君的通“释”放弃取法效法以一听政用“一”的原则(即道的原则)来处理政事知一则明法一则明照万物承上文“择两法一是以知万物之情”而来明两指尊臣以拟君君臣无别指尊显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 c o m 大凡音乐都是天地和谐阴阳调和的产物最初生育人民的是天人没有参与其事天使人有了欲望人不得不追求天使人有所憎恶人不得不回避欲望与憎恶是上天所赐予的人不得参与其中不可改不可变世上的学者有反对音乐的这种论调是从哪里产生的呢大乐是君臣父子长幼所欢欣而喜悦的欢欣出自平和平和产生于道所谓道是看不见听不到又不能说出形状的东西有人能知道在不见中有所见在不闻中有所闻在无形中见到形就可说差不多懂得道了道这个东西是最精妙的说不出它的形状叫不出它的名字勉强给它起个名字就叫它“太一”吧所以“一”是制作号令的“两”是听从“一”的指挥的先代圣王弃“两”取“一”因此而知道了“一”产生万物的道理所以能够用“一”来处理政事的人使君臣欢乐使亲疏远近和谐一致使百姓高兴使骨肉亲族和睦能用“一”来修身的人可以免除灾祸终其天年保全天性能用“一”来治理国家的人可以锄奸去邪贤人不召自来实现大治能用“一”来治理天下的人可以使寒暑适度风雨及时而成为圣人所以懂得取法“一”就可明照万物如使“两”尊显犹如尊重群臣以虚拟君主必然出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