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十三 页
卷五 仲夏纪 侈乐

原文
太 极 书馆 版 权 所 有w w w . 8 b e i 8 . com
人莫不以其生生而不知其所以生人莫不以其知知而不知其所以知知其所以知之谓知道不知其所以之知谓弃宝弃宝者必离其咎世之人主多以珠玉戈剑为宝愈多而民愈怨国人愈危身愈危累则失宝之情矣乱世之乐与此同为木革之声则若雷为金石之声则若霆为丝竹歌舞之声则若噪以此骇心气动耳目摇荡生则可矣以此为乐则不乐故乐愈侈而民愈郁国愈乱主愈卑则亦失乐之情矣凡古圣王之所为贵乐者为其乐也夏桀殷纣作为侈乐大鼓箫之音以钜为美以众为观俶诡殊瑰耳所未尝闻目所未尝见务以相过不用度量宋之衰也作为千钟齐之衰也作为大吕楚之衰也作为巫音侈则侈矣自有道者观之则失乐之情失乐之情其乐不乐乐不乐者其民必怨其生必伤其生之与乐也若冰之于炎日反以自兵此生乎不知乐之情而以侈为务故也乐之有情譬之若肌肤形体之有情性也有情性则必有性养此六者非适也凡养也者瞻非适而以之适者也能以久处其适则生长矣生也者其身固静或而后知或使之也遂而不返制乎嗜欲制乎嗜欲无穷则必失其天矣且夫嗜欲无穷则必有贪乱之心淫佚奸诈之事矣故强者劫弱众者暴寡勇者凌怯壮者傲幼从此生矣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侈乐指乐器种类多形体大形状奇演奏的曲调怪诞音量响纷乱嘈杂的音乐通“罹”遭遇即殃祸害性情俶(chù)诡奇异殊瑰特别瑰丽千钟悬钟千枚举其成数言其多千钟有类古代的编钟大吕齐钟名为巨大之钟巫音源于巫师主祭而具有浓厚民族风格的奇异音乐性养养其性即培养保护性情通“詹”省察适中使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i        8 . c o m 人无不靠自己的生命生存并生生不息但却不知道所赖以生存的是什么人无不依赖自己的知觉感知外物而不知自己赖以感知的是什么知道自己所以能感知外物的原因就叫“懂得了道”不知道自己所以能感知的原因那叫做“遗弃宝物”丢弃宝物的人必然遭到灾祸世上的君主大多把珍珠美玉长戈利剑当做宝贝这些东西越多老百姓就越怨恨国家就越危险君主自身也就越感到烦劳那就失掉了宝贝的实际意义了乱世的音乐与这种情况相同演奏木革金石制的乐器其声音就像雷霆震怒演奏丝竹乐器之类的歌舞乐其音乐就像大嚷大叫如果用这种声音来惊心动魄震耳发聋摇荡人的性灵是可以的拿这些东西作为音乐就不能使人快乐了所以音乐越是奢侈老百姓就越抑郁不乐国家就越乱国君的地位就越卑微这样也就失去音乐的实际意义了古代圣人之所以重视音乐是因为它能使人快乐夏桀殷纣王制作奢侈yín靡的音乐增大鼓箫等乐器的声响把声音巨大当做美好把乐器众多视为壮观他们的音乐追求奇异和过分瑰丽是人们的耳朵不曾听到过的眼睛不曾看到过的他们的音乐专意追求过分不遵法度宋国衰弱的时候制作千钟乐舞齐国衰弱的时候制作齐钟大吕楚国衰弱的时候制作奇异的巫音这些音乐论奢侈则够奢侈的了但从有道者的观点看来就失去音乐的实际意义了失掉音乐的实际意义这种音乐就不能使人快乐音乐不能使人快乐他们的人民必定埋怨他们的生命必定受到伤害他们的生命与这种音乐的关系就像冰雪与烈日的关系一样反倒要自为灾害这种现象的产生是不懂得音乐的实际意义却专力以奢侈yín靡为务的缘故音乐具有性情就像人的肌肤形体具有性情一样有性情就必然要有养护的方法严寒温热劳累安逸饥饿饱胀这六种状态都不是适中的大凡保养就要明察那些不适于天性的东西而使之适于天性能让他长期处在适中的环境中就可以使生命长寿了生命这个东西它自身本来是静谧的或者说是感受到外物而后才有知识或者说是外物使它有了知识如果随心所欲而流连忘返就会被嗜欲所牵制受到嗜欲牵制而又无休无止就必定丧失天性况且人的嗜欲是无穷无尽的这就必定产生贪婪卑鄙狂悖作乱的心理产生淫邪奸诈的事情所以强大者劫掠弱小者人多势众者施暴于势单力寡者勇猛者凌辱胆小者强壮者傲视弱小者这些现象都是被嗜欲牵制所产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