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十四 页
卷五 仲夏纪 适音

原文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耳之情欲声心不乐五音在前弗听目之情欲色心弗乐五色在前弗视鼻之情欲芬香心弗乐芬香在前弗嗅口之情欲滋味心弗乐五味在前弗食欲之者耳目鼻口也乐之弗乐者心也心必和平然后乐心必乐然后耳口有以欲之故乐之务在于和心和心在于行适夫乐有适心亦有适人之情欲寿而恶天欲安而恶危欲荣而恶辱欲逸而恶劳四欲得四恶除则心适矣四欲之得也在于胜理胜理以治身则生全以生全则寿长矣胜理以治国则法立法立则天下服矣故适心之务在于胜理夫音亦有适太钜则志荡以荡听钜则耳不容不容则横塞横塞则振太小则志嫌以嫌听小则耳不充不充则不詹不詹则窕太清则志危以危听清则耳谿谿极则不鉴不鉴则竭太浊则志下以下听浊则耳不收不收则不抟不抟则怒故太钜太小太清太浊皆非适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b e i 8 . co m

适音即音要合乎标准大不过钧重不过石通“慊”(qiè)满足满足不充满谿山谷空虚专一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m 耳朵的作用是想听到声音心里不快乐的话美妙的五音旋律在耳前也听不到眼睛的作用是想看到颜色心里不快乐五彩的颜色在眼前也看不见鼻子的作用是想嗅到芳香心里不快乐芳香在鼻前也嗅不到口的作用是想尝到滋味心里不快乐五种味道在口前也不想吃口这些器官是想要发挥其作用的产生快乐但觉得不快乐的是心心一定要平和之后才能得到快乐一定要心快乐之后鼻这些器官才有机会发挥其作用所以快乐的要领是心平气和心平气和就在于行为适当快乐要适中心也要适中人之常情是想长寿而憎恶夭折想安乐而憎恶危难想荣耀而憎恶耻辱想安逸而憎恶劳动四种欲望都能达成四种憎恶都能被排除那么心就能舒服了四种欲望的达成在于以理取胜以理取胜用来修养自身就可保全生命生命得以保全那么就可长寿以论理方式来治理国家那么就能使法制确立确立法制就使天下服从所以使心适中舒服的要领在于以理服人声音也要适中声音太响就易使意志飘荡在意志飘荡的状态下听这种响声那么耳朵难以容纳得下容不下就会横塞住阻止声音进入在耳中产生振动声音太小就会意志不强以薄弱的意志去听那么耳朵就觉得不充实不充实就是感到不足不足就使人感到空虚声音太清越使人内心畏惧以畏惧的心情去听那高尖的悲音那么耳朵就空洞到了极点使人心神不安使人筋疲力尽声音太低浊使人意志消沉意志消沉时听这种低浊的音乐耳朵不会收聚它不收聚声音就使人心神不一人的心神不一就会导致发怒所以声音太响太低太清越太混浊都不适宜听

原文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何谓适音之适也何谓衷大不出钧重不过石小大轻重之衷也黄钟之宫音之本也清浊之衷也衷也者适也以适听适则和矣乐无太平和者是也故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平也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也亡国之音悲以哀其政险也凡音乐通乎政而移风平俗者也俗定而音乐化之矣故有道之世观其音而知其俗矣观其政而知其主矣故先王必托于音乐以论其教清庙之瑟朱弦而疏越一唱而三叹有进乎音者矣大飨之礼上玄尊而俎生鱼大羹不和有进乎味者也故先王之制礼乐也非特以欢耳目极口腹之欲也将以教民平好恶行理义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b e i 8 . co m

度量钟音律度大小的器具重量单位合一百二十斤黄钟标准音飨(xiǎnɡ)供奉鬼神古代的酒器祭祀时盛祭品的礼器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m 什么才叫做适宜的声音中和之音就适中了什么是中和就是发出的音律度不超过钧所发出的声音的律度钟的重量不超过一石这就是音的高低轻重适中的标准黄钟确定的宫调音是音律的基本标准也是音质清浊的适中之音中和也就是适宜在适宜的状态听适合的音乐就会令心情和悦音乐不能听得过度平和的音乐就好所以太平盛世的音乐是安详愉悦的反映政治安定乱世的音乐是哀怨愤怒的反映政治不协调国家灭亡的音乐悲哀凄凉反映政治险恶出现危机凡是音乐与政治相通并可改变风俗风俗形成就是音乐教化的作用所以治理有方的世道看它的音乐就可知道它的风俗如何看它的政治就可知道当时的君主如何所以先王一定据音乐来议论它的教化作用清庙的琴瑟用朱红的琴弦奏出缓慢清越的曲调一人唱三人和产生了超过音乐本声的效果天子祭祀上天时捧上酒樽及在礼器上放上新鲜的鱼不用调和肉汁其本来的味道之美超过调出的五味所以先王制作礼乐并非只是用来满足耳腹的需求是用来教化百姓分辨好坏推行理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