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十三 页
卷七 孟秋纪 振乱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当今之世浊甚矣黔首之苦不可以加矣天子既绝贤者废伏世主恣行与民相离黔首无所告诉世有贤主秀士宜察此论也则其兵为义矣天下之民且死者也而生且辱者也而荣且苦者也而逸世主恣行则中人将逃其君去其亲又况于不肖者乎故义兵至则世主不能有其民矣人亲不能禁其子矣凡为天下之民长虑莫如长有道而息无道赏有义而罚不义今之世学者多非乎攻伐非攻伐而取救守取救守则乡之所谓长有道而息无道赏有义而罚不义之术不行矣天下之长民其利害在察此论也攻伐之与救守一实而取舍人异以辩说去之终无所定论固不知悖也知而欺心诬也诬悖之士虽辩无用矣是非其所取而取其所非也是利之而反害之也安之而反危之也为天下之长患致黔首之大害者说为深夫以利天下之民为心者不可以不熟察此论也夫攻伐之事未有不攻无道而罚不义也攻无道而伐不义则福莫大焉黔首利莫厚焉禁之者是息有道而伐有义也是穷汤武之事而遂桀纣之过也凡人之所以恶为无道不义者为其罚也所以蕲有道行有义者为其赏也今无道不义存存者赏之也而有道行义穷穷者罚之也赏不善而罚善欲民之治也不亦难乎故乱天下害黔首者若论为大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i 8 . c o m

振乱救世之乱本篇主旨在论说仁义的军队诛伐无道是救世乱的举动主张攻伐者是圣主义兵这是兵家的论说天子既绝天子指周天子当时秦未统一六国周天子名存实亡指弃而不用指隐居不出民长国君学者墨家学派主张“非攻”“救守”(防御)长民为人民做君主一实实质一样助长之意蕲(qí)通“祈”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8 b e i  8 . c o m 当今世界十分混乱百姓的困苦不可以再增加了周天子名存实亡贤能的人都隐居起来不被重用各国国君恣意任行与百姓相隔离百姓没有地方诉苦世界上有贤能的君主和杰出的人士应该观察到这种情况那么他们举兵就是大义的做法因举兵抗争那么天下的百姓将死去的人也会复活将受辱的人也会荣耀将受苦的人也会安逸了当今君主恣意任行那么一般的人将逃离这样的君主离开他的亲人又何况庸俗的人呢所以义兵到来那当今的昏君就不能再拥有他的百姓作为父亲的再也不能囚禁儿子了凡是当国君的人考虑问题没有比增长有道而消除无道奖赏有义而惩罚不义更重要的了当今世上墨家多反对攻伐战争反对战争而赞成防守赞成防守就是不能通向助长有道而消除无道奖赏有义而惩罚无义的道路天下的君主是获利还是受害就要看这个道理战争和防守实质是一样的只是选择它的人不同用辩论的方法去判断它始终是没有结果的自己根本不清楚的是糊涂明明知道但欺骗自己的是违背自己的心意糊涂虫和骗子虽然巧辩但没有用反对他所选择的而选择他所反对的结果是想对人们有利却反而对人们有害是想使人们安逸却使他们危殆造成天下的大灾害使百姓受害严重的以这种论说为最所以要想对天下的百姓有利的人不能不仔细考究这种论说战争这种事没有不对无道发起进攻和不惩罚不义之事的攻打无道并惩罚不义那么自己的好处没有比这更大百姓的利处没有比这更多的了禁止这样的做法是消除有道并攻打有义之师这是结束汤王武王事业的做法而助长了桀纣的过错凡是人们讨厌无道不义是因为怕受罚祈求有道有义的原因是想受到奖赏如今无道不义的人还存在他们的安然存在不啻是一种奖赏而有道行义的人反而走上穷途末路无路可走实在是一种惩罚啊奖赏坏人惩罚好人却想把人民管理好不是很难吗所以使天下混乱使百姓受害这种反对攻伐的论说的害处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