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十四 页
卷七 孟秋纪 禁塞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夫救守之心未有不守无道而救不义也守无道而救不义则祸莫大焉为天下之民害莫深焉凡救守者太上以说其次以兵以说则承从多群日夜思之事心任精起则诵之卧则梦之自今单唇干肺费神伤魂上称三皇五帝之业以愉其意下称五伯名士之谋以信其事早朝晏罢以告制兵者行说语众以明其道道毕说单而不行则必反之兵矣反之于兵则必斗争之情必且杀人是杀无罪之民以兴无道与不义者也无道不义者存是长天下之害而止天下之利虽欲幸而胜祸且始长先王之法曰“为善者赏为不善者罚”古之道也不可易今不别其义与不义而疾取救守不义莫大焉害天下之民者莫甚焉故取攻伐者不可非攻伐不可取救守不可非救守不可取惟义兵为可兵苟义攻伐亦可救守亦可兵不义攻伐不可救守不可使夏桀殷纣无道至于此者幸也使吴王夫差智伯瑶侵夺至于此者幸也使晋厉陈灵宋康不善至于此者幸也若令桀纣知必国亡身死殄无后类吾未知其厉为无道之至于此也吴王夫差智伯瑶知必国为丘墟身为刑戮吾未知其为不善无道侵夺之至于此也晋厉知必死于匠丽氏陈灵知必死于夏征舒宋康知必死于温吾未知其为不善之至于此也此七君者大为无道不义所残杀无罪之民者不可为万数壮佼老幼胎之死者大实平原广堙深溪大谷赴巨水积芦灰填沟恤险阻犯流矢蹈白刃加之以冻饿饥寒之患以至于今之世为之愈甚故暴骸骨无量数为“京丘”若山陵世有兴主仁士深意念此亦可以痛心矣亦可以悲哀矣察此其所自生生于有道者之废而无道者之恣行夫无道者之恣行幸矣故世之患不在救守而在于不肖者之幸也救守之说出则不肖者益幸也贤者益疑矣故大乱天下者在于不论其义而疾取救守

注释
太 极 书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禁塞这一篇是兵家之言它驳斥救守之说认为主张救守就是阻碍了义兵吊民伐罪助纣为虐禁塞就是禁止阻塞的意思单唇干肺古人形容说话非常多以信其事来申明所说救守的事通“申”都是“尽”的意思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 c o m 那救守之心没有不是保卫了无道之人而救护了不义之人的保卫无道之人救助不义之人那祸害没有比这更大的了给天下带来的害处没有比这更深重的了凡主张救守的首先主张以言辩劝阻攻伐之人其次就是以兵力作后盾游说别人非攻就得先聚集力量作后盾日思夜想用尽心力精神起床就说这件事躺下就梦见这件事从此就唇干舌燥费神伤精地游说往上说就称颂三皇五帝的事业来使人欢愉往下说就称说五霸名士的谋略来说明这事儿早上离开苦苦告诫主张攻打的人说尽了话来说明非攻的道理用尽了所有的办法劝说都没有用就只好用武力威胁敌方了反过来用兵力就一定会斗争斗争的实质就一定是杀人这是杀无罪的人民而让那些无道之人和不义之人兴旺无道之人的存在就是助长了天下的坏人而天下的好事受到了抑制虽想侥幸得胜祸患却开始滋长了先王的法令说“做好事的人得到奖赏做坏事的人要受到惩罚”这是从古至今的道理不可更易如今不分辨正义还是非正义就极力主张救守这不义就严重了为害天下百姓的事没有比这更严重了所以只主张攻伐不可以非难攻伐也不可以主张救守不可以非难救守也不可以要取只有仁义之师可取军队如果是仁义之师那么攻伐也可以救助自卫也可以军队如果不是仁义之师那么攻伐也不可以救助自卫也不可以如果早有义军那么桀纣也不至于暴虐无道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吴王夫差智伯瑶也不至于侥幸侵夺到这个地步晋厉公陈灵公宋康王也不至于侥幸不善到这地步假如让桀纣知道一定会国亡身死绝后无人我不知他做无道之事是否能到这个地步假如吴王夫差智伯瑶知道一定会让国家成为丘墟自己被杀害我不知他做坏事侵夺无厌会不会到这个地步晋厉公如果知道必定会死于匠丽氏之家陈灵公若知道必定死于夏征舒宋康王如果知道必定死于温我不知道他们做坏事会不会到这个地步这七个人大干无道不义之事所残杀的无罪之人不可以万计被杀害的强壮矫健的老的少的才出生的人充塞了平原塞满了深溪大谷阻塞了巨水积尸填塞了沟渠又让百姓奔赴险阻抵挡刀剑加上冻饿饥寒的祸患以至于到了今天混乱之君就这样干得愈加厉害所以暴露的尸骨数不胜数将死尸用土堆筑起来做成“京丘”像山陵一样高大世上的中兴之主与仁义之士深深顾念这种情况既痛心又悲哀考察这种情况的发生是由于有道之人被废弃而无道之人恣意妄行无道之人妄行他们很幸运所以世上的祸患不在主张救守而在于不肖者有这种无义兵攻伐的幸运救守的论说一出那不肖之人就更加幸运了贤者就更加疑惑了所以大乱天下的就在于不区别攻伐与救守的正义与否而盲目地极力主张救守自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