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十五 页
卷七 孟秋纪 怀宠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i 8 . c o m
凡君子之说也非苟辩也士之议也非苟语也必中理然后说必当义然后议故说义而王公大人益好理矣士民黔首益行义矣义理之道彰则暴虐奸诈侵夺之术息也暴虐奸诈侵夺与义理反也其势不俱胜不两立故兵入于敌之境则民知所庇矣黔首知不死矣至于国邑之郊不虐五谷不掘坟墓不伐树木不烧积聚不焚室屋不取六畜得民虏奉而题归之以彰好恶信与民期以夺敌资若此而犹有忧恨冒疾遂过不听者虽行武焉亦可矣先发声出号曰“兵之来也以救民之死之在上无道据傲荒怠贪戾虐众恣睢自用也远圣制丑先王排訾旧典上不顺天下不惠民征敛无期求索无厌罪杀不辜庆赏不当若此者天之所诛也人之所仇也不当为君今兵之来也将以诛不当为君者也以除民之仇而顺天之道也民有逆天之道卫人之仇者身死家戮不赦有能以家听者禄之以家以里听者禄之以里以乡听者禄之以乡以邑听者禄之以邑以国听者禄之以国”故克其国不及其民独诛所诛而已矣举其秀士而封侯之选其贤良而尊显之求其孤寡而振恤之见其长老而敬礼之皆益其禄加其级论其罪人而救出之分府库之金散仓廪之粟以镇抚其众不私其财问其丛社大祠民之所不欲废者而复兴之曲加其祀礼是以贤者荣其名而长老说其礼民怀其德今有人于此能生死一人则天下必争事之矣义兵之生一人亦多矣人孰不说故义兵至则邻国之民归之若流水诛国之民望之若父母行地滋远得民滋众兵不接刃而民服若化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民虏指俘获的敌国百姓敌资指敌方的民众资本凭借指称所伐国家的君主摒除謷(áo)诋毁不辜无罪的人丛社草木繁茂的祭祀土神的敌方祭神的庙堂若化形容人民归附非常迅速变化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i    8 . c o m 凡君子出言都不苟且辩说士人议论都不苟且言谈君子一定想到符合道理才说士人一定想到符合大义才议所以听了君子和士人的言谈议论王公贵族越发喜好听道理了士人百姓越发遵行大义道义彰明暴虐奸诈侵夺之类的行径就会止息暴虐奸诈侵夺与理义是刚好相反的势不两立不能并存的东西所以正义之军进入乱国的边境乱国的士人就会知道保护者到了百姓就知道不会死了正义之军到了国都及一般城邑的郊外不会祸害五谷不会刨坟掘墓不会砍伐林木不会烧毁财物粮草不会焚毁房屋不会掠夺六畜都会送回俘虏以此表明自己的爱憎使诚信与百姓愿望相合以此争取乱国的民心像这样如果还有顽固不化嫉妒坚持错误不肯归顺的人那么即使对他们动武也是可以的用兵之前先要发布檄文檄文说“大军到此是为了拯救百姓昏君在上荒淫无道傲慢自大迷乱怠惰贪婪暴戾残害民众狂妄凶狠自以为是摒弃圣王法制诋毁先王排斥毁谤先代法典上不顺天意下不爱黎民征敛不止责求无度刑杀无辜奖赏不当像这样的人是上天诛灭的对象是人们共同的仇敌根本不配当国君如今大军到此要诛灭不配当国君的人除掉人们的仇敌顺应上天的旨意士民百姓当中如有违背上天旨意救助人民仇敌的一律全家处死绝不赦免有能率领一家归顺将赏他一家作为俸禄率领一里归顺的将赏他一里作为俸禄率领一乡归顺的赏他一乡作为俸禄率领一邑归顺的赏他一邑作为俸禄率领国都士民百姓归顺的赏他国都作为俸禄”所以攻克乱国不罪及士民百姓只杀当杀的人还要举荐敌国德才优异的人赐给他们土地爵位选拔敌国贤明有德之人授予他们高官显位寻找敌国的孤儿寡母救济他们会见敌国的老人尊重他们以礼相待全都增加俸禄级别审理敌国的罪人后赦免释放他们分发库房中的财物散发仓廪中的粮食用以安抚民众不把敌国的财物据为己有询问敌国人民所不愿意废弃的草木繁茂的社庙宫室恢复祭祀并想方设法增加祭祀礼仪因此贤人为自己的名声显扬而感到荣耀老人为自己受到礼遇而高兴百姓为自己受到恩惠而安定假如这里有人能够使死人复生那天下人一定争着服侍他正义之军救活的人太多了百姓谁不喜欢所以正义之军一到邻国的百姓归顺于它就像流水一样迅速被伐之国的百姓盼望它就像盼望父母一样正义之军走得越远得到拥戴的民众越多不用动兵流血就可以使百姓迅速归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