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五十七 页
卷十二 季冬纪 士节

原文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w w w . 8 b ei 8 . co m
士之为人当理不避其难临患忘利遗生行义视死如归有如此者国君不得而友天子不得而臣大者定天下其次定一国必由如此人者也故人主之欲大立功名者不可不务求此人也贤主劳于求人而佚于治事

注释
太极 书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o m

士节士人应有的气节这是北宫孟舍漆雕学派的说法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士的为人坚持真理不怕祸难面临大难忘记个人利益宁愿舍弃生命履行道义视死如归有这样的人连国君都无法能使他成为自己的朋友天子都不能够使他向自己称臣气节大的这种人可以平定天下稍逊一点的可以平定一个国家这些事一定是由这样的人去做的所以想要建立大功业的君主不可以不去寻找这样的人贤能的君主在求才方面下工夫而少去管琐碎的事

原文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w w w . 8 b ei 8 . co m
齐有北郭骚者结罘罔捆蒲苇织萉屦以养其母犹不足踵门见晏子曰“愿乞所以养母”晏子之仆谓晏子曰“此齐国之贤者也其义不臣乎天子不友乎诸侯于利不苟取于害不苟免今乞所以养母是说夫子之义也必与之”晏子使人分仓粟分府金而遗之辞金而受粟有间晏子见疑于齐君出奔过北郭骚之门而辞北郭骚沐浴而出见晏子曰“夫子将焉适”晏子曰“见疑于齐君将出奔”北郭子曰“夫子勉之矣”晏子上车太息而叹曰“婴之亡岂不宜哉亦不知士甚矣”晏子行北郭子召其友而告之曰“说晏子之义而当乞所以养母焉吾闻之曰‘养及亲者身伉其难’今晏子见疑吾将以身死白之”著衣冠令其友操剑奉笥而从造于君庭求复者曰“晏子天下之贤者也去则齐国必侵矣必见国之侵也不若先死请以头托白晏子也”因谓其友曰“盛吾头于笥中奉以托”退而自刎也其友因奉以托其友谓观者曰“北郭子为国故死吾将为北郭子死也”又退而自刎齐君闻之大骇乘驲而自追晏子及之国郊请而反之晏子不得已而反闻北郭骚之以死白己也“婴之亡岂不宜哉亦愈不知士甚矣

注释
太极 书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o m

罘罔(fú wǎnɡ)罗网萉(fèi)屦古代的一种鞋有间不久见……于焉适去哪里奉笥(sì)通“捧”两手托着盛饭或衣物的方形竹器到……去驲(rì)尊贵的人坐的车通“返”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齐国有叫北郭骚的人干着结网打草织鞋的事却还不能养活他的母亲于是他走到晏子的门前拜见晏子说“愿意在你的门下乞讨来养活我的母亲”晏子的家仆对晏子说“这是齐国的贤能之人他有着不向天子称臣不向诸侯称友的义气对于财利不苟且拿取对于祸害不贪生逃避如今向你乞讨是因为要养活母亲的原因这是对你的君子道义为人的悦服一定要给他”晏子就派人分出粮食和钱财给他北郭骚接受了粮食但谢绝了钱财不久晏子受到齐王的猜疑出逃经过北郭骚的门前来辞别北郭骚洗了澡后出来接见晏子说“你将到哪里去呢”晏子说“我被齐王猜疑所以将要逃亡”北郭骚说“先生不要去吧”晏子登上了车叹气说“我的逃亡不应该吗我太不了解你们这些士人了”晏子走了北郭骚叫来他的朋友告诉他说“我被晏子的道义所悦服当时向他乞讨以便养活我的母亲我听说过‘帮我养活了父母亲的人我就应为他担负重难’现在晏子受到猜疑我将要用自己的死来表明他的清白”于是北郭骚穿戴好衣冠叫他的朋友拿剑捧着竹盒跟从着他到国君的朝廷去请求通报的人说“晏子是天下贤能的人他若离开了那么齐国就一定会遭到侵略与其见到国家被入侵不如我先死了为好请把我的头托付给你们以还晏子的清白”于是北郭骚对他的朋友说“把我的头放在竹盒中捧去交托给通报人”北郭骚出来就自杀而死了他的朋友就捧着竹盒来交托他的朋友对看见的人说“北郭骚是为了国家大事死的而我将为北郭骚而死”回去后也自杀了齐王听说了这件事之后十分吃惊坐上马车亲自去追赶晏子追到了国家的郊外恳请晏子跟他回去晏子不得已才返回听说北郭骚用他的死来为自己表明清白就说“难道我的逃亡不应该吗我也太不了解这些义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