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六十九 页
卷十六 先识览 正名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名正则治名丧则乱使名丧者淫说说淫则可不可而然不然是不是而非不非故君子之说也足以言贤者之实不肖者之充而已矣足以喻治之所悖乱之所由起而已矣足以知物之情人之所获以生而已矣

注释
太 极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正名辨正名称名分使名实相符指名称或名分淫说邪说夸大不实的言论通“勃”兴起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名分正当就天下太平名分败坏就天下大乱使名分败坏的是邪说赞成邪说就使可能的变成不可能使对的变成不对使是非颠倒所以君子的言谈足可以说明贤德的人的实质不肖的人的内在足可以用来说明盛世兴起乱世产生的原因足可以用来知道万物的情理人获得生存的原因这就够了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凡乱者名不当也人主虽不肖犹若用贤犹若听善犹若为可者其患在乎所谓贤从不肖也所为善而从邪辟所谓可从悖逆也是刑名异充而声实异谓也夫贤不肖善邪辟可悖逆国不乱身不危奚待也齐湣王是以知说士而不知所谓士也故尹文问其故而王无以应此公玉丹之所以见信而卓齿之所以见任也任卓齿而信公玉丹岂非以自仇邪

注释
太 极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通“形”形体实体尹文战国时齐国的思想家公玉丹齐湣王的臣子卓齿楚国人曾任齐湣王的相后来齐湣王无道被卓齿所杀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凡是祸乱的产生皆因为形实和名目不相符君主虽然不贤德但如果任用了贤能的人如果听从了好的建议如果做了可行的事就还不至于遭祸他们的祸患是因为他们所认为的贤士实际上是不肖的人所认为的好建议实际上是邪说所认为可行的事实际上是悖逆的行为这是因为形和名的内容不同实和质相异的原因贤能跟不肖混淆好建议跟邪说混淆可行跟悖逆的行为混淆这样国家不混乱自身不危殆又等什么时候齐湣王虽然懂得要对士人悦服但不知道什么才是士人所以尹文问他其中奥妙的时候他没有办法回答这就是公玉丹受到齐湣王的信任而卓齿被重用的原因任用卓齿但却信任公玉丹难道不是自己给自己树敌吗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尹文见齐王齐王谓尹文曰“寡人甚好士”尹文曰“愿闻何谓士”王未有以应尹文曰“今有人于此事亲则孝事君则忠交友则信居乡则悌有此四行者可谓士乎”齐王曰“此真所谓士已”尹文曰“王得若人肯以为臣乎”王曰“所愿而不能得也”尹文曰“使若人于庙朝深见侮而不斗王将以为臣乎”王曰“否大夫见侮而不斗则是辱也辱则寡人弗以为臣矣”尹文曰“虽见侮而不斗未失其四行也未失其四行者是未失其所以为士一矣未失其所以为士一而王以为臣失其所以为士一而王不以为臣则向之所谓士者乃士乎”王无以应尹文曰“今有人于此将治其国民有非则非之民无非则非之民有罪则罚之民无罪则罚之而恶民之难治可乎”王曰“不可”尹文曰“窃观下吏之治齐也方若此也”王曰“使寡人治信若是则民虽不治寡人弗怨也意者未至然乎”尹文曰“言之不敢无说请言其说王之令曰‘杀人者死伤人者刑’民有畏王之令深见侮而不敢斗是全王之令也而王曰‘见侮而不敢斗是辱也’夫谓之辱者非此之谓也此无非而王非之也因除其籍不以为臣不以为臣者罪之也此无罪而王罚之也”齐王无以应论皆若此故国残身危走而之谷如卫齐湣王周室之孟侯也太公之所老桓公尝以此也管仲之辨名实审也

注释
太 极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庙朝士大夫聚会的地方这里指大庭广众中下吏实际上指齐滑王通“诚”确实意者抑或或许表示探讨太公之所老姜太公被封在齐国齐国就是姜太公老死的地方管仲之辨名实审也管仲建议齐桓公远离名实不相当的人这里说管仲能名实相当言外之意就是说齐桓公不能辨明名实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尹文拜见齐王齐王对尹文说“我十分喜好士人”尹文说“我想听听你说什么是士人呢”齐王没有回答尹文说“假如这里有一个人他孝顺地侍奉双亲忠诚地侍奉君主对待朋友讲究信义住在乡间就敬爱兄长有这四种品行的人可以叫做士人吗”齐王回答说“这真可以称得上是士人了”尹文说“大王得到这个人肯把他收为下臣吗”齐王说“我希望能够得到可惜未能得到这样的一个人”尹文说“假如这个人在宗庙里受到了很大的侮辱却不去还击大王还将把他任用为下臣吗”齐王说“不会大夫受到了侮辱却不还击就是耻辱这样一个甘愿忍受耻辱的人我是不会把他任用为下臣的”尹文说“虽然他受辱却不报复但没有失却自己的四种品行没有失却这四种品行的人是没有失去他自己作为士人的条件没有失去他自己作为士人的条件而大王一会儿把他作为下臣一会儿不把他作为下臣那么大王先前认为的士怕不是士吧”大王没有话应对尹文说“假如这里有一个人将要治理自己的国家百姓有过错就责怪他们百姓没有过错也责怪他们百姓有罪就惩罚他们百姓没有罪也惩罚他们却还怨恨百姓难于治理可以吗”齐王说“不行”尹文说“我私下观察了下面的官吏他们治理齐国的地方事务就恰恰像这样”齐王说“假如我治理国家到了这个地步那么百姓即使治理不好我也不怨恨或者我还没有达到这种情况吧”尹文说“我说这些话不敢不加辩解请允许我说一下理由你的法令说‘杀人的处死伤人的用刑’有的百姓畏惧你的法令受到很大的侮辱都不敢还击这是顾全你的法令你却说‘受侮辱却不敢还击的人是自甘受辱’真正叫做屈辱的不应该是这样说他屈辱是责备他也就是本来没有什么错你却责备他并由此去掉他的官籍不用他作为臣子不用他作为臣子就是处罚他本来没有罪过你却处罚他”齐王没有话可说齐湣王的对话议事都是这样所以难免国家衰破自身危殆逃跑到谷这个地方去进了卫国齐湣王是周室五侯的首位齐国也是太公望老死的地方齐桓公曾经凭借齐国称霸诸侯这是因为管仲考察辨析贤士的名实清楚周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