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七十 页
卷十七 审分览 任数

原文
太 极书 馆 版 权 所有 ww w . 8b e i 8 . c o m
凡官者以治为任以乱为罪今乱而无责则乱愈长矣人主以好暴示能以好唱自奋人臣以不争持位以听从取容是君代有司为有司也是臣得后随以进其业君臣不定耳虽闻不可以听目虽见不可以视心虽知不可以举势使之也凡耳之闻也藉于静目之见也藉于昭心之知也藉于理君臣易操则上之三官者废矣亡国之主其耳非不可以闻也其目非不可以见也其心非不可以知也君臣扰乱上下不分别虽闻曷闻虽见曷见虽知曷知驰骋而因耳矣此愚者之所不至也不至则不知不知则不信无骨者不可令知冰有土之君能察此言也则灾无由至矣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任数指要掌握和运用驾驭臣下的权术方法通“倡”倡导矜伟同“诤”三官指耳心三个器官顺应因循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凡是当官的治理得好就被任用治理得混乱就加罪现在治理得混乱却没有责任那么混乱就更为严重了国君通过好炫耀来显示自己的才能通过好做先导来逞强下臣通过不去进谏来保存自己的位置通过听从国君的话来获取国君的欢喜这是国君代替群臣来做群臣要做的事这样下臣只要跟在国君的身后就能得到晋升君臣的位置本分不定耳朵虽然听见也不能听得清眼睛虽然看得见也不可以看得清心里虽然知道但也不可以作出决定这是君臣颠倒的情势造成的大凡耳朵听声音要借助宁静眼睛看事物要借助光明内心的理解要借助道理君臣的责任颠倒了那么上面列举的三种器官的功能也就废除了亡国的君主耳朵并不是不能听到声音眼睛不是不能看到事物他的心也并不是不能理解道理君主和下臣的职责混乱上下不能分清区别即使去听又能听到什么即使去看又能看到什么即使去想又能想到什么任凭万物在自然中驰骋而顺应自然这就是愚昧的人所不能达到的境界不能达到这种境界就不能了解这种境界不能了解这种境界就不会相信它没有骨头的虫不可能知道什么是冰拥有土地的君王如果能够理解到这些话的话就没有理由让灾祸到来了

原文
太 极书 馆 版 权 所有 ww w . 8b e i 8 . c o m
且夫耳固不足恃惟修其数行其理为可韩昭釐侯视所以祠庙之牲其豕昭釐侯令官更之官以是豕来也昭釐侯曰“是非向者之豕邪”官无以对命吏罪之从者曰“君王何以知之”君曰“吾以其耳也”申不害闻之“何以知其聋以其耳之聪也何以知其盲以其目之明也何以知其狂以其言之当也故曰去听无以闻则聪去视无以见则明去智无以知则公去三者不任则治三者任则乱”以此言耳智之不足恃也其所以知识甚阙其所以闻见甚浅以浅阙博居天下安殊俗治万民其说固不行十里之间而耳不能闻帷墙之外而目不能见三亩之宫而心不能知其以东至开梧南抚多西服寿靡北怀儋耳若之何哉故君人者不可不察此言也治乱安危存亡其道固无二也故至智弃智至仁忘仁至德不德无言无思静以待时时至而应心暇者胜凡应之理清净公素而正始卒焉此治纪无唱有和无先有随古之王者其所为少其所因多因者君术也为者臣道也为则扰矣因则静矣因冬为寒因夏为暑君奚事哉故曰君道无知无为而贤于有知有为则得之矣有司请事于齐桓公桓公曰“以告仲父”有司又请公曰“告仲父”若是三习者曰“一则仲父二则仲父易哉为君”桓公曰“吾未得仲父则难已得仲父之后曷为其不易也”桓公得管子事犹大易又况于得道术乎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韩昭釐侯即韩昭侯申不害战国时法家为韩昭侯的相扩大开梧多(yǐnɡ)寿靡儋(dān)耳分别是最东最南最西最北的国家公素公正朴素仲父即管仲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耳朵眼睛智力心机原本就不可以用来依赖只有掌握好技术按照规律办事才可以行得通韩昭釐侯去看自己用来祭祀宗庙的畜牲其中的猪很细小瘦弱韩昭釐侯就命令官吏去换一只回来那个官吏就拿了原来的那只转了回来韩昭釐侯问“这只猪不是刚才的那只猪吗”官吏没有说话韩昭釐侯就命令人治那个官吏的罪跟从的人问“君王根据什么知道这一点的呢”韩昭釐侯回答说“我凭那头猪的耳朵知道的”申不害听说了就问“为什么会知道他是聋的呢是看他的耳朵的聪敏为什么会知道他是盲的呢是凭借他眼睛的明亮为什么会知道他有发狂的症状是因为他说的话得当所以说去掉听觉听不见耳朵就聪敏去掉视觉什么都看不到眼睛就明亮排除想法什么都不知道心中就公允去掉耳朵眼睛心三样东西都不使用就可以治理好国家三样东西都用上了反而就会使国家大乱”这说明耳朵眼睛心智都不可以用来依赖耳朵眼睛心智所能知道的知识很狭隘所能听到的看法很浅显凭着浅薄狭隘的知识在天下闯荡安定特别的风俗治理百万的黎民这样的说法本来就行不通十里的距离耳朵就听不见了在围墙之外的地方眼睛就看不见了在三亩地那么大的宫室里的那么多的人就难以知道互相的心意靠它这里最东到达开梧最南到达多最西到达寿靡最北到达儋耳像这样又能怎么样呢所以做国君的人不可以不明白这番道理太平盛世或昏yín乱世安定或危殆生存还是灭亡办法途径本来就只有一个所以要达到睿智就要抛弃聪明要达到仁德就要舍弃仁德不说话不思考平静地等待时机时机一到就马上和应心里空闲着的人就会胜利凡应变的方法是要清净公允简单从开始到结束都应这样这样来作为治理国家的纲纪没有倡导但是有和应没有领先的但是有追随者古代的帝王他们所作所为很少他们所凭借的却很多凭借是君主治国的方法执行是下臣做事的义务有些事做起来就很令人困扰思考起来就冷静得多想到冬天就表现为寒冷想到夏天就表现为暑热君王要做什么事情呢所以说做君王的方法是什么都不用去知道什么都不用去做这比去了解和埋头苦做事情要贤能得多那么这样就可以得到天下了有司有事情向齐桓公请示齐桓公说“去告诉仲父”有司第二次向齐桓公请示齐桓公又说“去告诉仲父”像这样两次了旁边的人说“一次找仲父两次找仲父当君王真容易”齐桓公说“我没有得到仲父时当君王很难已经得到了仲父后怎么会不容易当君王呢”齐桓公得到管仲国事就非常容易管理更何况得到道术的呢

原文
太 极书 馆 版 权 所有 ww w . 8b e i 8 . c o m
孔子穷乎陈蔡之间藜羹不斟七日不尝粒昼寝颜回索米得而爨几熟孔子望见颜回攫其甑中而食之选间食熟谒孔子而进食孔子佯为不见之孔子起曰“今者梦见先君食洁而后馈”颜回对曰“不可向者煤室入甑中弃食不祥回攫而饭之孔子叹曰“所信者目也而目犹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犹不足恃弟子记之知人固不易矣”故知非难也孔子之所以知人难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藜羹不斟用藜菜做的羹泛指粗糙的食物爨(cuàn)烧火做饭甑(zènɡ)古代做饭的一种瓦器选间一会儿向者从前刚才当是“实”的假借字作为动词用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孔子被困在陈蔡之间只能吃没有放米的野菜汤七天没有吃过一粒米了白天也只得睡觉有一次颜回去向别人索求米谷讨到米后就烧火煮饭饭快熟了的时候孔子看见颜回用手抓甑中的饭来吃一会儿饭煮熟了颜回进去见孔子并奉上饭食孔子装做没看见刚才看见的事孔子站起来说“今天我梦见了祖先要把食物弄干净然后用来祭祖”颜回回答说“不可以刚才有煤粒掉到了甑中丢掉这些食物是不吉祥的所以我就用手抓着吃掉了它”孔子叹息着说“人们相信自己眼睛看见的东西但是眼睛还是不可以相信人们靠的是用心去了解事物但是心也不可靠弟子要记住了了解人固然不容易啊”所以知道事物不难但孔子说的了解人就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