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七十三 页
卷十八 审应览 淫辞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有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非辞无以相期从辞则乱辞之中又有辞焉心之谓也言不欺心则近之矣凡言者以谕心也言心相离而上无以参之则下多所言非所行也所行非所言也言行相诡不祥莫大焉空雄之遇赵相与约曰“自今以来秦之所欲为赵助之赵之所欲为秦助之”居无几何秦兴兵攻魏赵欲救之秦王不说使人让赵王曰“约曰‘秦之所欲为赵助之赵之所欲为秦助之’今秦欲攻魏而赵因欲救之此非约也”赵王以告平原君平原君以告公孙龙公孙龙曰“亦可以发使而让秦王曰‘赵欲救之今秦王独不助赵此非约也’”孔穿公孙龙相与论于平原君所深而辩至于藏三牙公孙龙言藏之三牙甚辩孔穿不应少选辞而出明日孔穿朝平原君谓孔穿曰“昔者公孙龙之言甚辩”孔穿曰“然几能令藏三牙矣虽然难愿得有问于君谓藏三牙甚难而实非也谓藏两牙甚易而实是也不知君将从易而是者乎将从难而非者乎”平原君不应明日谓公孙龙曰“公无与孔穿辩”荆柱国庄伯令其父“视日”曰“在天”“视其奚如”曰“正圆”“视其时”曰“当今”令谒者“驾”曰“无马”令涓人“取冠”曰“进上”问“马齿”圉人曰“齿十二与牙三十”人有任臣不亡者臣亡庄伯决之任者无罪宋有澄子者亡缁衣求之途见妇人衣缁衣援而弗舍欲取其衣“今者我亡缁衣”妇人曰“公虽亡缁衣此实吾所自为也”澄子曰“子不如速与我衣昔吾所亡者纺缁也今子之衣禅缁也以禅缁当纺缁子岂不得哉”宋王谓其相唐鞅曰“寡人所杀戮者众矣而群臣愈不畏其故何也”唐鞅对曰“王之所罪尽不善者也罪不善善者故为不畏王欲群臣之畏也不若无辨其善与不善而时罪之若此则群臣畏矣”居无几何宋君杀唐鞅唐鞅之对也不若无对惠子为魏惠王为法为法已成以示诸民人民人皆善之献之惠王惠王善之以示翟翦翟翦曰“善也”惠王曰“可行邪”翟翦曰“不可”惠王曰“善而不可行何故”翟翦对曰“今举大木者前呼舆謣后亦应之此其于举大木者善矣岂无郑卫之音哉然不若此其宜也夫国亦木之大者也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8 . c o m

淫辞指说话强词夺理胡言乱语这篇是尹文学派的学说相期相沟通通“纵”放纵藏三牙羊有三只耳朵巫师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没有言辞就无法互相沟通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就会发生混乱言辞里面又有言辞这说的就是思想言辞不违背思想就差不多了凡是说话都为了表明心志言辞与心志相背离如果在上位的无法考察那么在下位的会有很多说的话与做的事不一致做的事与说的话不吻合的情况言行互相违背没有比这更不吉祥的了在空雄盟会的时候秦国赵国互相订约“从今以后秦国想做的事赵国帮助它赵国想做的事秦国帮助它”过了没多久秦国发兵攻打魏国赵国想救魏国秦王不高兴派人责备赵王说“盟约上说‘秦国想做的事赵国帮助它赵国想做的事秦国帮助它’现在秦国想要攻打魏国赵国却想救它这不符合盟约”赵王把这事告诉平原君平原君把这事告诉了公孙龙公孙龙说“也可以派使者责备秦国说‘赵国想要救魏国现在秦国偏偏不帮助赵国这不符合盟约’”孔穿公孙龙在平原君的住处互相辩论言辞精深而动听谈到羊有三耳的命题公孙龙说羊有三个耳朵非常有口才孔穿不应声一会儿就告辞走了第二天孔穿来拜见平原君对孔穿说“昨天公孙龙的话很雄辩”孔穿说“是啊几乎都能让羊有三个耳朵了虽然这很困难希望能够问问您论述羊有三个耳朵很费力而实际上不是这样论述羊有两个耳朵很容易同时符合事实不知您赞同容易又符合事实的说法呢还是赞同费力又不正确的说法”平原君不应答第二天他对公孙龙说“你不要同孔穿辩论了”楚国的柱国庄伯让他的巫师看看太阳是吉是凶巫师说是“在天上”问他看看太阳怎么样回答是“正圆”看看这时日的凶吉回答是“正是现在”让门房官员去传令驾车回答是“我没管马”让负责清洁的涓人把湿衣服弄干回答是“戴在你头上”问马的年齿看马人却说“齿十二个加上牙共三十个”有个担保人家的奴仆不逃跑的人奴仆逃走了庄伯判决这案担保的人却没罪宋国有个叫澄子的人丢失了黑色衣服到路上去寻找看见一个妇女穿着黑色衣服就抓住不放想要脱掉她的衣服“如今我丢了件黑衣服”妇女说“您即使丢了黑色衣服这件衣服确实是我自己做的”澄子说“你还不如迅速把衣服给我往日我丢的是纺丝的黑衣服如今你的衣服是麻葛制成的单面黑衣服用麻葛制成的单面黑衣抵偿纺丝的黑衣服你难道不占便宜吗”宋王对他的相唐鞅说“我杀的人很多了但臣子们越发不畏惧我这是什么原因呢”唐鞅回答说“您所治罪的都是不好的人惩处不好的人好人当然是不怕您要让臣子们畏惧自己不如不区分好与不好不断地给他们治罪像这样臣子们就会畏惧了”过了没多久宋王杀了唐鞅唐鞅这样回答不如不回答惠子给魏惠王制定法令法令已制定好了把它拿来让君子们看君子们都认为法令好把它献给惠王惠王认为它很好拿来让翟翦看翟翦说“好啊”惠王说“可以施行吗”翟翦说“不可以”惠王说“好却不可以施行为什么”翟翦回答说“如今抬大木头的前面的唱着劳动号子后面的在响应他们这劳动号子对于抬大木头来说是很好了难道是没有郑卫国那样的音乐可唱吗然而不如唱这个适宜治理国家也像抬大木头一样需要有适宜的法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