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七十四 页
卷十九 离俗览 用民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有 w w w . 8b e i 8 . co m
凡用民太上以义其次以赏罚其义则不足死赏罚则不足去就若是而能用其民者古今无有民无常用也无常不用也唯得其道为可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w . 8b e i 8 . c o m

如果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凡是使用民众最好是靠仁义其次靠赏罚靠仁义如果不足以使民众为之效死靠赏罚如果不足以使民众去恶从善像这样却能使用所统治的民众的古往今来都没有过民众不是总能使用的也不总是不能使用的只有掌握了其规律才能使用他们

原文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有 w w w . 8b e i 8 . co m
阖庐之用兵也不过三万吴起之用兵也不过五万万乘之国其为三万五万尚多今外之则不可以拒敌内之则不可以守国其民非不可用也不得所以用之也不得所以用之国虽大势虽便卒无众何益古者多有天下而亡者矣其民不为用也用民之论不可不熟剑不徒车不自行或使之也夫种麦而得麦种稷而得稷人不怪也用民亦有种不审其种而祈民之用惑莫大焉当禹之时天下万国至于汤而三千余国今无存者矣皆不能用其民也民之不用赏罚不充武因夏商之民也得所以用之也亦因齐秦之民也得所以用之也民之用也有故得其故民无所不用用民有纪有纲一引其纪万目皆起一引其纲万目皆张为民纪纲者何也欲也恶也何欲何恶欲荣利恶辱害辱害所以为罚充也荣利所以为赏实也赏罚者有充实则民无不用矣阖庐试其民于五湖剑皆加于肩地流血几不可止勾践试其民于寝宫民争入水火死者千余矣遽击金而却之赏罚有充也莫邪不为勇者兴惧者变勇者以工惧者以拙能与不能也夙沙之民自攻其君而归神农密须之民自缚其主而与文王武非徒能用其民也又能用非己之民能用非己之民国虽小卒虽少功名犹可立古昔多由布衣定一世者矣皆能用非其有也用非其有之心不可察之本三代之道无二以信为管宋人有取道者其马不进倒而投之鸿水又复取道其马不进又倒而投之鸿水如此者三虽造父之所以威马不过此矣不得造父之道而徒得其威无益于御人主之不肖者有似于此不得其道而徒多其威威愈多民愈不用亡国之主多以多威使其民矣故威不可无有而不足专恃譬之若盐之于味凡盐之用有所托也不适则败托而不可食威亦然必有所托然后可行恶乎托托于爱利爱利之心谕威乃可行威太甚则爱利之心息爱利之心息而徒疾行威身必咎矣此殷夏之所以绝也利势也次官也处次官执利势不可而不察于此夫不禁而禁者其唯深见此论邪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w . 8b e i 8 . c o m

凭空自动即谷子赏罚“当”是实赏罚“不当”是虚指管仲指商鞅网的头绪网的总绳网眼五湖指太湖寝宫宫殿的名钥匙关键通“趣”造父春秋末期晋国人以善于驾驶车马著称次官城上重要的建筑是敌人攻击的目标通“馆”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阖庐用兵不过三万人吴起用兵不过五万人万乘大国的兵力比三万五万还多如今对外却不能御敌对内却不能保国并非那里的民众不可使用而是统治者没有掌握使用民众的规律不掌握使用民众的规律国家即使强大形势即使有利士卒即使众多又有什么益处呢古代很多人拥有天下却又丢了天下就因为所统治的民众不为他所使用使用民众的理论不可不钻研娴熟剑不会平白斩断物体车子不会自己运行总是有人驱使它们这样做播种麦子就收获麦子播种稷就收获稷人们不会感到奇怪使用民众也有播种的问题不考虑所播下的“种子”却要求民众为自己所使用没有什么比这更加糊涂的了在大禹的时代天下有上万个国家到了商汤时代就只有三千多个国家了到现在所存无几因为他们都不能使用自己的民众民众不被使用在于赏罚不落实商汤周武王依靠的是夏朝和商朝的民众这是因为他们懂得使用民众的方法管仲商鞅依靠的是齐国和秦国的民众这是因为他们也懂得使用民众的方法民众被使用是有原因的懂得其中的原因就没有什么人不可使用使用民众有纲要只要把握了纲要各方面的目就能张开了治理民众的纲要是什么呢就是欲求和厌恶欲求什么厌恶什么呢欲求荣誉和利益厌恶耻辱和祸害耻辱和祸害是用以实施惩罚的荣誉和利益是用以实施奖赏的赏罚都有内在的实质这样民众就没有不能被使用的了阖庐曾经在太湖演习试验他的国民剑架在他们的肩头血流到地上几乎都不能阻止他们向前勾践曾经在寝宫演习试验他的国民百姓争着赴汤蹈火死的人有一千多他立即敲锣收兵才使他们退下来这是因为他们的赏罚得当莫邪利剑不因为勇敢者和怯懦者而改变其性能但在勇敢的人手里就灵巧在怯懦的人手里就笨拙这就在于会不会使用这种宝剑夙沙部落的民众自发起来攻击他们的国君而归顺神农密须的民众自发起来捆住他们的国君而投靠文王商汤周武王不仅仅能使用自己的民众还能使用不属于自己的民众能够役使不属于自己的民众国家虽小士卒虽少功名还是能够建立的古代有很多由布衣百姓建立的一代王朝都能正确使用不属于自己的民众使用他们而不能了解他们的心理这是不能考察民众的根本欲求周三代的原则没有别的以守信用为关键宋国有个驱车赶路的人他的马不肯前进他就把马杀了丢到中央鸿水之中换过一匹马继续驱车赶路那匹马不肯前进他又把它杀了丢到鸿水之中像这样有三次即使古代造父驭马的威严也不过如此了没有掌握造父的驭马方法而只学到了他威吓马的手段对驭马是没有什么益处的一些不贤明的国君与这有些相似他们不懂得役使民众的方法而只是增加威势威势愈增民众愈不能被使用亡国的君主大多靠增加威势来役使他的民众威势固然不可没有但专门依仗它就不足取了这好比食盐与口味的关系凡是食盐的使用总是有所依托的用得不适当就会败坏所依托的东西而不能食用威吓手段也是这样必须有所依托然后才能行得通依托什么呢依托爱民利民的措施爱民利民的心理被人理解了威势就能够通行威势过重就会使爱民利民的心思熄灭爱民利民的心思熄灭而一味地厉行威势自身就必然遭殃这就是商朝和夏朝为什么灭亡的原因国君是利禄和威势的集中体现者其地位众人所觊觎如同驻军于馆舍处在馆舍受四面环攻的位置又执掌利禄和威势不能不对用民这一道理认真考察不发布禁令邪恶就自行禁止要做到这一步大概只有深刻了解这一道理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