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七十五 页
卷十九 离俗览 举难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o m
以全举人固难物之情也人伤尧以不慈之名舜以卑父之号禹以贪位之意武以放弑之谋五伯以侵夺之事由此观之物岂可全哉故君子责人则以人自责则以义责人以人则易足易足则得人自责以义则难为非难为非则行饰故任天地而有余不肖者则不然责人则以义自责则以人责人以义则难瞻难瞻则失亲自责以人则易为易为则行苟故天下之大而不容也身取危国取亡焉此桀厉之行也尺之木必有节目寸之玉必有瑕先王知物之不可全也故择物而贵取一也季孙氏劫公家孔子欲谕术则见外于是受养而便说鲁国以訾孔子曰“龙食乎清而游乎清食乎清而游乎浊鱼食乎浊而游乎浊今丘上不及龙不下若鱼丘其螭邪”夫欲立功者岂得中绳哉救溺者濡追逃者趋魏文侯弟曰季成友曰翟璜文侯欲相之而未能决以问李克李克对曰“君欲置相则问乐腾与王孙苟端孰贤”文侯曰“善”以王孙苟端为不肖翟璜进以乐腾为贤季成进之故相季成凡听于主言人不可不慎季成弟也翟璜友也而犹不能知何由知乐腾与王孙苟端哉疏贱者知亲习者不知理无自然自然而断相过李克之对文侯也亦过虽皆过譬之若金之与木金虽柔犹坚于木孟尝君问于白圭曰“魏文侯名过桓公而功不及五伯何也”白圭对曰“文侯师子夏友田子方敬段干木此名之所以过桓公也卜相曰‘成与璜孰可’此功之所以不及五伯也相也者百官之长也择者欲其博也今择而不去二人与用其仇亦远矣且师友也者公可也戚爱也者私安也以私胜公衰国之政也然而名号显荣者三士羽之也”宁戚欲干齐桓公穷困无以自进于是为商旅将任车以至齐暮宿于郭门之外桓公郊迎客夜开门辟任车爝火甚盛从者甚众宁戚饭牛居车下望桓公而悲击牛角疾歌桓公闻之抚其仆之手曰“异哉之歌者非常人也”命后车载之桓公反从者以请桓公赐之衣冠将见之宁戚见说桓公以治境内明日复见说桓公以为天下桓公大悦将任之群臣争之曰“客卫人也卫之去齐不远君不若使人问之而固贤者也用之未晚也”桓公曰“不然问之患其有小恶以人之小恶亡人之大美此人主之所以失天下之士也已”凡听必有以矣今听而不复问合其所以也且人固难全权而用其长者当举也桓公得之矣

注释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诋毁尧传位给舜而不传其子所以有人诋毁他对儿子不慈爱以人按常人的标准难瞻当作“难赡”难以满足要求季孙氏鲁国权势很大的贵族劫公家劫夺国家政权受养指作为食客或家臣被养活便说便利于行说螭(chī)传说中无角的龙李克子夏的学生仕于魏举荐“自然”上当脱“理无”二字指以占卜方法选择指季成指翟璜公可犹“公义”私安私利任车载车爝(jué)火小火把指劝谏衡量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w w . 8 b e i     8 . c o m 用十全十美的标准举荐人确实很难这是事物的实情有人用对儿女不慈爱的名声中伤尧用不孝顺父亲的恶号来中伤舜用有贪图帝位的念头来诋毁禹用商汤周武王杀夏桀商纣王的名号诋毁商汤周武王用互相兼并的名号诋毁春秋五霸由此看来事物哪有十全十美的呢所以君子用一般人的标准来要求别人用义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用普通人的标准来要求别人就容易得到满足容易得到满足的就能获得人心用义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就难以做错难以做错就会行动端正这样就可以使自己担任天地间的大事绰绰有余不肖的人就不是这样他们用义的标准来要求别人就难以得到满足难以得到满足的就会失去人心用一般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就容易做到容易做到的行为就苟且随意这样即使天下这样大的地方也不能容纳自己从而自己招致危险国家招致灭亡这就是夏桀殷纣王周幽王周厉王的所作所为了一尺长的树木必然有节疤一寸长的玉石必然有瑕疵先王知道事物不能十全十美所以对事物的选择就应取其长处季孙氏把持国家大权孔子想用道术使他明白却又怕被疏远于是为了方便说服他就去做他的家臣食客鲁国人因此诋毁孔子孔子说“龙在清水中吃东西又在清水中游动无角龙在清水中吃东西而在浊水中游动鱼在浊水中吃东西又在浊水中游动现在我孔丘上比不如龙下比不如鱼我大概像无角龙吧”那些想建功立业的人哪能按规矩做事呢在水中救人就要沾湿自己的衣服追赶逃跑的人自己也要奔跑魏文侯的弟弟叫季成魏文侯的朋友叫翟璜魏文侯想任命他们中的一个为相但还不能确定谁更合适于是问李克李克回答“您想立相打听一下乐腾和王孙苟端二人哪一个好就行了”魏文侯说“好吧”魏文侯认为王孙苟端不好因为是翟璜举荐的认为乐腾好因为是季成举荐的所以魏文侯任季成为相凡是说话能令国君听信的人谈论别人就不能不慎重季成是文侯的弟弟翟璜是文侯的朋友而文侯还不能了解他们又哪里了解乐腾和王孙苟端呢对疏远轻贱的人了解对亲近的人却不了解显然不会有这样的道理没有这样的道理却以此来决定相的人选是过失李克答魏文侯的话也有过失他们即使都有过失但这件事就像金属与木材即使金属柔软但还是比木材坚韧孟尝君向白圭问道“魏文侯的名声比齐桓公高而功业赶不上五霸这是什么原因呢”白圭回答说“文侯以子夏为老师以田子方为友敬重段干木这就是他的名声超过齐桓公的原因他选择相的时候问‘季成与翟璜哪一个可以’这就是他的功业比不上五霸的原因相是百官的头领选择的人要从众多的人选中选拔现在却只从两个人中挑一个这与齐桓公任用他的仇人管仲为相相差也很远了况且用老师和朋友为相是公义用亲属和宠爱的人为相是私利把私利放在公义之上这是衰败的国家的治政方法然而他的名声却能显赫荣耀这是有三位有贤能的人辅助的结果”宁戚想向齐桓公谋求官职因为贫穷困乏不能自荐于是就给商人赶货车到了齐国晚上住在城门外齐桓公晚上到郊外迎客夜间开了城门要货车避让小火把十分明亮而且有很多随从宁戚在车下喂牛望见齐桓公时心里伤心就用力敲着牛角唱起歌来齐桓公听到歌声拍拍仆人的手说“奇怪了这唱歌的不是一般的人啊”便命令随从用车载上他齐桓公回来后到了宫中侍从请示宁戚的事齐桓公赏赐衣帽给宁戚并要接见宁戚宁戚来拜见并用如何保境安民的理论说服齐桓公第二日宁戚又来拜见用如何治理天下的理论说服齐桓公齐桓公十分高兴要任用宁戚很多大臣劝谏说“宁戚是卫国人卫国距离齐国不远您不如派人去询问一下如果他一向是贤能的人再任用他也不晚”齐桓公说“不能这样如果去询问他的情况恐怕他有小毛病因为人的小毛病而抹杀了人的大优点这就是使君主失去天下贤能的人的原因”凡是听别人的主张必须要有依据齐桓公现在听了宁戚的主张而不再追问他的为人是因为主张符合听者心目中的标准而且人本来就不可能十全十美权衡后而用他的长处这是恰当的举用齐桓公就掌握了这个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