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九十二 页
卷二十三 贵直论 知化

原文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夫以勇事人者以死也未死而言死不论以虽知之与勿知同凡智之贵也贵知化也人主之惑者则不然化未至则不知化已至虽知之与勿知一贯也事有可以过者有不可以过者而身死国亡则胡可以过此贤主之所重惑主之所轻也所轻国恶得不危身恶得不困危困之道身死国亡在于不先知化也吴王夫差是也子胥非不先知化也谏而不听故吴为丘墟祸及阖庐吴王夫差将伐齐子胥曰“不可夫齐之与吴也习俗不同言语不通我得其地不能处得其民不得使夫吴之与越也接土邻境壤交道属习俗同言语通我得其地能处之得其民能使之越于我亦然夫吴越之势不两立越之于吴也譬若心腹之疾也虽无作其伤深而在内也夫齐之于吴也疥癣之病也不苦其已也且其无伤也今释越而伐齐譬之犹惧虎而刺猏虽胜之其后患未央”太宰嚭曰“不可君王之令所以不行于上国者晋也君王若伐齐而胜之徙其兵以临晋晋必听命矣是君王一举而服两国也君王之令必行于上国”夫差以为然不听子胥之言而用太宰嚭之谋子胥曰“天将亡吴矣则使君王战而胜天将不亡吴矣则使君王战而不胜”夫差不听子胥两祛高蹶而出于廷“嗟乎吴朝必生荆棘矣”夫差兴师伐齐战于艾陵大败齐师反而诛子胥子胥将死“与吾安得一目以视越人之入吴也”乃自杀夫差乃取其身而流之江抉其目著之东门“女胡视越人之入我也”居数年越报吴残其国绝其世灭其社稷夷其宗庙夫差身为禽夫差将死“死者如有知也吾何面以见子胥于地下”乃为幎以冒面死夫患未至则不可告也患既至虽知之无及矣故夫差之知惭于子胥也不若勿知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 c o m

与勿知同人死以后尽管别人了解了他但再也不能用其勇所以说“与勿知同”一贯一样失误阖庐春秋吴国君夫差之父夫差国破身死阖庐不得享受祭祀所以说“祸及阖庐”不得使据上下文“得”当作“能”(依孙人和说)属(zhǔ)治愈惧虎担心虎患猏(jiān)同“豜”三岁的猪祛(qū)这里指提起衣服高蹶高蹈把脚抬得高高地走路艾陵春秋齐地在今山东省莱芜县东(依沈钦韩春秋地名补注见杨伯峻春秋左传注哀公十一年引)义未详陈奇猷以为借为“吁”叹词译文姑依陈说指尸体抉(jué)世系世代相承的系统幎(mì)这里指幎目覆盖死者面部的巾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以勇力侍奉别人的人也就是以死侍奉别人勇士没有死的时候谈论以死侍奉别人人们不会了解等到勇士真的死了以后人们虽然已经了解了他但为时已晚和不了解是一样的太凡智慧的可贵就贵在能事先察知事物的变化上君主中的糊涂人却不是这样变化没有到来时茫然无知变化出现后虽然知道了却又为时已晚和不知道是一样的事情有些是可以失误的有些是不可以失误的对于会导致身死国亡的大事怎么能够失误呢这是贤明的君主所重视的糊涂的君主所轻忽的轻忽这一点国家怎么能不危险自身怎么能不困厄?行于危险困厄之道遭致身死国亡在于不能事先察知事物的发展变化吴王夫差就是这样伍子胥并不是事先没有察知事物的变化但他劝谏夫差而夫差不听所以吴国成为废墟殃及先君阖庐吴王夫差要伐齐国伍子胥说“不行齐国和吴国习俗不同言语不同即使我们得到齐国的土地也不能居住得到齐国的百姓也不能役使而吴国和越国疆土毗邻田地交错道路相连习俗一样言语相通我们得到越国的土地能够居住得到越国的百姓能够役使越国对于我国也是如此越两国从情势上看不能并存越国对于吴国如同心腹之疾即使一时没有发作但它造成的伤害严重而且处于体内而齐国对于吴国只是癣疥之疾不愁治不好再说治不好也没什么妨害现在舍弃越国去进攻齐国这像担心虎患却去猎杀野猪一样虽然可能获胜但后患无穷”太宰嚭说“伍子胥的话不可听信君王您的命令所以不能推行到中原各国就是由于齐晋的缘故君王如果进攻齐国并战胜它然后移兵以大军压晋国国境晋国一定会俯首听命这是君王一举降服两个国家啊这样君王的命令一定可以在中原各国推行”夫差认为太宰嚭说得对不听从子胥的意见而采用了太宰嚭的计谋伍子胥说“上天如果想要灭亡吴国的话就会让君王打胜仗上天如果不想灭亡吴国的话就会让君王打不了胜仗”夫差不听伍子胥提起衣服迈着大步从朝廷中走了出去“唉吴国的朝廷一定要生荆棘了”夫差兴兵伐齐和齐军在艾陵交战把齐军打得大败回来以后就杀伍子胥伍子胥临死时说“我怎么才能留下一只眼睛看着越军入吴呢?”说完就自杀了夫差把他的尸体投到江中冲走把他的眼睛挖出来挂在国都的东门“你怎么能看到越军侵入我的吴国?”过了几年越人报复吴国攻破了吴国的国都灭绝了吴国的世系毁灭了吴国的社稷夷平了吴国的宗庙夫差本人也被活捉夫差临死时说“死人如果有知的话我在地下有什么脸面见子胥呢?”于是用巾盖上脸自杀了糊涂的君主祸患还没有到来时无法使他明白祸患到来以后他们虽然明白过来也来不及了所以夫差死到临头才知道愧对伍子胥这种知道就还不如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