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九十一 页
卷二十三 贵直论 直谏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言极则怒怒则说者危非贤者孰肯犯危而非贤者也将以要利矣要利之人犯危何益故不肖主无贤者无贤则不闻极言不闻极言则奸人比周百邪悉起若此则无以存矣凡国之存也主之安也必有以也不知所以虽存必亡虽安必危所以不可不论也齐桓公管仲鲍叔宁戚相与饮酒酣桓公谓鲍叔曰“何不起为寿”鲍叔奉杯而进曰“使公毋忘出奔在于莒也使管仲毋忘束缚而在于鲁也使宁戚毋忘其饭牛而居于车下”桓公避席再拜曰“寡人与大夫能皆毋忘夫子之言则齐国之社稷幸于不殆矣”当此时也桓公可与言极言矣可与言极言故可与为霸荆文王得茹黄之狗宛路之矰以畋于云梦三月不反得丹之姬期年不听朝葆申曰“先王卜以臣为葆今王得茹黄之狗宛路之矰畋三月不反得丹之姬期年不听朝王之罪当笞”王曰“不毂免衣襁褓而齿于诸侯愿请变更而无笞”葆申曰“臣承先王之令不敢废也王不受笞是废先王之令也臣宁抵罪于王毋抵罪于先王”王曰“敬诺”引席王伏葆申束细荆五十跪而加之于背如此者再谓王“起矣”王曰“有笞之名一也遂致之”申曰“臣闻君子耻之小人痛之耻之不变痛之何益”葆申趣出自流于渊请死罪文王曰“此不穀之过也葆申何罪”王乃变更召葆申杀茹黄之狗析宛路之矰放丹之姬后荆国兼国三十九令荆国广大至于此者葆申之力也极言之功也

注释
太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w . 8 b e i 8 . c o m

指说话不加隐讳毫无保留要(yāo)原因所以指国存主安的原因避席离开坐席这是恭敬惶恐的表示幸于幸而危险荆文王楚文王春秋楚国君茹黄猎犬名他书或作“如黄”“如簧”宛路竹名即箘簬细长而直可做箭杆矰(zēnɡ)带丝绳的短箭畋(tián)打猎期(jī)年一周年葆申名叫申的太葆太葆即太保官名抵罪抵偿应负的罪责遂致之索性真的抽打我吧耻之使他感到羞耻趣(qū)疾行快步走这里是折的意思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8 b e i        8 . c o m 臣下言谈尽情君主就会发怒君主发怒劝谏的人就危险除了贤明的人谁肯去冒这危险?如果是不贤明的人就要凭着进言谋求私利了对于谋求私利的人来说冒这危险有什么好处?所以不贤的君主身边没有贤人没有贤人就听不到尽情之言听不到尽情之言奸人就会结党营私各种邪说恶行就会一起产生这样国家就无法生存了凡是国家的生存君主的平安肯定是有原因的不了解这个原因即使目前生存着也必定要灭亡即使目前平安也必定遭遇危险国存主安的原因是不可不察知的齐桓公管仲鲍叔牙宁戚在一起喝酒喝得正高兴桓公对鲍叔说“何不起身敬酒祝寿?”鲍叔捧起酒杯敬酒“希望您不要忘记逃亡在莒国的情景希望管仲不要忘记被囚禁在鲁国的情景希望宁戚不要忘记自己喂牛住在车下的情景”桓公离席对鲍叔再拜“如果我和各位大夫能都不忘记您说的话那么齐国的江山也许就不危险了!”在这个时候桓公是可以尽情进言的了正因为可以尽情进言所以可以跟他一起成就霸业楚文王得到茹黄之狗和宽路之箭就用它们到云梦泽打猎三个月不回来得到丹地的美女纵情女色整整一年不上朝听政葆申说“先王占卜让我做太葆卦象吉利如今您得到如黄之狗和宛路之箭前去打猎三个月不回来得到丹地的美女纵情女色一年不上朝听政您的罪应该施以鞭刑”文王说“我从离开襁褓就列位于诸侯请您换一种刑法不要鞭打我”葆申说“我敬受先王之命不敢废弃您不接受鞭刑这是我废弃了先王之命我宁可获罪于您不能获罪于先王”文王说“遵命”于是葆申拉过席子文王伏在上面葆申把五十根细荆条捆在一起跪着放在文王的背上再拿起来这样反复做了两次对文王说“请您起来吧”文王说“同样是有了受鞭刑的名声索性真的打我一顿吧!”葆申说“我听说对于君子要使他心里感到羞耻对于小人要让他皮肉觉得疼痛如果让他感到羞耻仍不能改正那么让他觉得疼痛又有什么用处?”葆申说完快步离开了朝廷自行流放到澡渊边上请求文王治自己死罪文王说“这是我的过错葆申有什么罪?”于是改弦更张召回葆申杀了茹黄之狗折了宛路之箭打发了丹地的美女后来楚国兼并了三十九个国家使楚国疆土广阔到这种程度这是葆申的力量是直言劝谏的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