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九十六 页
卷二十四 不苟论 不苟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贤者之事也虽贵不苟为虽听不自阿必中理然后动必当义然后举此忠臣之行也贤主之所说而不肖主之所不说非恶其声也人主虽不肖其说忠臣之声与贤主同行其实则与贤主有异故其功名祸福亦异故子胥见说于阖闾而恶乎夫差比干生而恶于商死而见说乎周武王至殷郊系堕五人御于前莫肯之为“吾所以事君者非系也”武王左释白羽右释黄钺勉而自为系孔子闻之曰“此五人者之所以为王者佐也不肖主之所弗安也”故天子有不胜细民者天下有不胜千乘者秦缪公见戎由余说而欲留之由余不肯缪公以告蹇叔蹇叔曰“君以告内史廖”内史廖对曰“戎人不达于五音与五味君不若遗之”缪公以女乐二八与良宰遗之戎王喜迷惑大乱饮酒昼夜不休由余骤谏而不听因怒而归缪公也蹇叔非不能为内史廖之所为也其义不行也缪公能令人臣时立其正义故雪殽之耻而西至河雍也秦缪公相百里奚晋使叔虎齐使东郭蹇如秦公孙枝请见之公曰“请见客子之事欤”对曰“非也”“相国使子乎”对曰“不也”公曰“然则子事非子之事也秦国僻陋戎夷事服其任人事其事犹惧为诸侯笑今子为非子之事退将论而罪”公孙枝出自敷于百里氏百里奚请之公曰“此所闻于相国欤枝无罪奚请有罪奚请焉”百里奚归辞公孙枝公孙枝徙自敷于街百里奚令吏行其罪定分官此古人之所以为法也今缪公乡之矣其霸西戎岂不宜哉晋文公将伐邺赵衰言所以胜邺之术文公用之果胜将行赏衰曰“君将赏其本乎赏其末乎赏其末则骑乘者存赏其本则臣闻之郤子虎”文公召郤子虎曰“衰言所以胜邺邺既胜将赏之‘盖闻之于子虎请赏子虎’”子虎曰“言之易行之难臣言之者也”公曰“子无辞”郤子虎不敢固辞乃受矣凡行赏欲其博也博则多助今虎非亲言者也而赏犹及之此疏远者之所以尽能竭智者也晋文公亡久矣归而因大乱之余犹能以霸其由此欤

注释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做事中(zhònɡ)符合死而见说(yuè)乎周武王灭商后曾封比干之墓以表彰他的忠义所以说“死而见说乎周”五人周武王的五个辅臣即周公旦召公夷太公望毕公高苏公忿生黄钺用黄金作装饰的大斧白羽黄钺都是古代的仪仗由余祖先为晋人亡入西戎后归附秦穆公辅佐穆公霸西戎通晓二八二列每列八人其义不行遗女乐良宰使戎王迷乱并使其君臣不和这是不义的事所以蹇叔不做雪殽之耻秦穆公三十六年(公元前624年秦晋殽之战后三年)秦伐晋取晋地并埋葬死于殽的秦军尸骨起土为坟“雪殽之耻”即指这件事叔虎晋大夫即下文的郤子虎姓郤名豹字叔虎东郭蹇齐大夫姓东郭名蹇子事非子之事第一个“事”字为动词第二个“事”字为名词指按职分应做的事其任指适于担任各种政事的人陈说指离开百里奚处施行惩罚乡(xiànɡ)趋向赵衰晋大夫曾从晋文公出亡谥成子末节这里指遵照命令去实施的人接续承袭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贤明的人做事即使使地位尊贵也不随意而行即使为君主所听信也不借以谋私一定要合于事理才行动符合道义才去做这是忠臣的德行是贤明的君主所赏识的不肖的君主所厌恶的不肖的君主并不是厌恶忠臣的声音他们虽然不肖喜欢忠臣的声音跟贤君还是相同的但实际做起来却跟贤君不同实际行动不同所以他们的功名祸福也就不同实际行动不同所以伍子胥被阖闾赏识却被夫差厌恶比干活着时被商厌恶死后却受到周的赞赏周武王率大军伐纣到了殷都郊外袜带掉了下来当时他的五个辅臣都在身边陪侍没有一个人肯替他把带子系上他们说“我是来侍奉君主的并不是替他系带子”武王左手放下白羽右手放下黄钺自己费力地把带子系上了后来孔子听到这件事“这正是五个人成为王者辅臣的原因也正是不肖的君主所不能容忍的”由于忠正耿介的臣民在所以天子有时不能胜过小民占有天下有时不能胜过一个普通国家秦穆公见到戎国的由余很赏识他想把他留下由余不答应穆公把自己的意图告诉了蹇叔蹇叔说“您去把它告诉内史廖”内史廖听了回答说“戎人不懂得音乐和美味您不如把这些东西送给他们”穆公就把两队女乐和高明的厨师送给了戎人戎王十分高兴神魂颠倒任意胡为饮酒昼夜不止由余多次劝谏不听一怒之下归附了秦穆公蹇叔并不是不能做内史廖做的事而是他所遵守的道义不允许这样做秦穆公能让臣下时时坚持自己应遵守的道义所以能洗刷殽之战的耻辱把疆土向西开拓到雍州秦穆公任百里奚为相国这时晋派叔虎齐派东郭蹇出使秦国公孙枝请求会见他们穆公说“请求会见客人这是你职分内的事吗?”公孙枝回答说“不是”穆公又说“是相国委派你了吗?”回答说“没有”秦穆公说“这样看来你是要做不该你做的事秦国偏僻荒远处于戎夷之地即使是事事都有专职人人备守其责仍然怕被诸侯耻笑而现在你竟然要做不该你做的事下去吧我要对你的罪过审理惩治”公孙枝出朝到百里奚那里陈述事情的原委百里奚替他向穆公求情穆公说“这样的事是相国该过问的吗?公孙枝没有罪的话有什么必要求情?要是有罪的话求情又有什么用?”百里奚回来回绝了公孙枝公孙枝转而又到闹市中去陈诉百里奚就命令官吏对公孙枝论罪行罚确定官员的名分职守这是古人实行法治的方法如果秦穆公已朝这个方向努力了他称霸西戎岂不是情理之中的吗晋文公将要伐邺赵衰向文公建议胜邺的方法文公采纳了他的建议果然取得了胜利伐邺回来文公准备赏赐他赵衰说“您是要赏赐根本呢还是要赏赐末节呢?如果赏赐末节那么有参战的将士在如果赏赐根本那么我的建议是从郤子虎那里听来的”文公召见郤子虎“赵衰建议胜邺的方法现在邺已被战胜我要赏赐他他说‘我是从子虎那里听来的请赏赐子虎郤子虎说“事情谈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而我只不过是个谈了几句话的人”文公说“你就不要推辞了”郤子虎不敢坚决推辞这才接受了赏赐凡是行赏赏赐的范围应该越大越好范围大得到的帮助就多如今郤子虎并不是直接进言的人而仍然赏赐到他这是疏远的人为君主竭尽才智的原因晋文公在外流亡很久回国后继承的又是大乱以后的残破局面但仍能凭这种条件成就霸业恐怕就是这个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