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九十七 页
卷二十四 不苟论 赞能

原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b e i 8 . co m
贤者善人以人中人以事不肖者以财得十良马不若得一伯乐得十良剑不若得一欧冶得地千里不若得一圣人舜得皋陶而舜授之汤得伊尹而有夏民文王得吕望而服殷商夫得圣人岂有里数哉管子束缚在鲁桓公欲相鲍叔鲍叔曰“吾君欲霸王则管夷吾在彼臣弗若也”桓公曰“夷吾寡人之贼也射我者也不可”鲍叔曰“夷吾为其君射人者也君若得而臣之则彼亦将为君射人”桓公不听强相鲍叔辞让而桓公果听之于是乎使人告鲁曰“管夷吾寡人之雠也愿得之而亲加手焉”鲁君许诺乃使吏鞹其拳胶其目盛之以鸱夷置之车中至齐境桓公使人以朝车迎之祓以爟火衅以牺猳焉生与之如国命有司除庙筵几而荐之曰“自孤之闻夷吾之言也目益明耳益聪孤弗敢专敢以告于先君”因顾而命管子曰“夷吾佐予”管仲还走再拜稽首受令而出管子治齐国举事有功桓公必先赏鲍叔“使齐国得管子者鲍叔也”桓公可谓知行赏矣凡行赏欲其本也本则过无由生矣孙叔敖沈尹茎相与友叔敖游于郢三年声问不知修行不闻沈尹茎谓孙叔敖曰“说义以听方术信行能令人主上至于王下至于霸我不若子也耦世接俗说义调均以适主心子不如我也子何以不归耕乎吾将为子游”沈尹茎游于郢五年荆王欲以为令尹沈尹茎辞曰“期思之鄙人有孙叔敖者圣人也王必用之臣不若也”荆王于是使人以王舆迎叔敖以为令尹十二年而庄王霸此沈尹茎之力也功无大乎进贤

注释
太 极 书 馆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 c o m

亲善以人指根据这个人的仁德通“仁”欧冶春秋时冶工善铸剑岂有里数哉得圣人即可得天下而天下土地不止千里所以说“岂有里数哉”霸王成就霸王之业事在春秋鲁庄公九年乾时之役详参本书开春论·贵卒坚决鲁君指鲁庄公鞹(kuò)皮革这里用如动词用皮革套住鸱(chī)夷大的皮口袋朝车重臣朝见君主所乘的车血祭牺猳(jiā)祭祀用的纯色的公猪上文桓公使人告鲁“愿得之而亲加手焉”这里用“生”字强调桓公实际不想杀管仲告鲁的话只是为保全管仲性命使他免遭鲁国杀害而已国都进献还(xuán)走逡巡退避表示惶恐沈尹茎与他篇的“沈尹筮”“沈尹蒸”“沈尹巫”等实为一人修行好的品行都是道的意思指主张和学说确实调均调和王舆王车君主乘的车

译文

太  极  书       馆 版 权 所 有 w w w . 8 b e i 8 .c o m 贤明的人同人亲善是根据这个人的仁德一般的人同人亲善是根据这个人的功业不肖的人同人亲善是根据这个人的财富得到十匹好马不如得到一个伯乐得到十口宝剑不如得到一个欧冶得到千里土地不如得到一个圣人舜得到皋陶就用他治好了天下汤得到伊尹就拥有了夏的民众周文王得到吕望就征服了殷商得到了圣人所得土地哪里有里数的限制呢管仲被囚禁在鲁国的时候齐桓公想用鲍叔牙为相鲍叔说“您如果想成就王霸之业那么有管夷吾在鲁国我不如他”桓公说“管夷吾是杀害我的凶手用箭射过我的人不能用他”鲍叔说“夷吾是为他的君主射人的人您如果得到他用他为臣他也会为您射别人”桓公不听坚持要用鲍叔为相鲍叔坚辞最后桓公终于听从了鲍叔的意见于是派人告诉鲁国说“管夷吾是我的仇敌希望能得到他亲手把他杀死”鲁君答应了派官吏用皮革套住管仲的双手用胶粘上他的眼睛把他装在大皮口袋里放在车上给齐国送去到了齐国边境齐桓公派人用朝车来迎接管仲点起火把拔除不祥杀了公猪举行血祭恢复了他的自由跟他一起回到国都桓公命令主管官吏扫除宗庙设置筵几把管仲进荐给祖先“我自从听了夷吾的谈论目光越发明亮耳朵越发灵敏我准备用他为相不敢擅自决定冒昧地以此告请先君”桓公说完就回过头来命令管仲说“夷吾辅佐我”管仲退避了几步向桓公再拜叩头接受了命令而后离开了宗庙管仲治理齐国只要做事有功桓公就一定先赏鲍叔“使齐国得到管子的是鲍叔啊”桓公可算得上知道如何行赏了凡是行赏应该赏赐根本赏赐根本过失就无从发出了孙叔敖和沈尹茎彼此交好孙叔敖到郢都出游了三年名声不为人所知美德不为人了解沈尹茎对孙叔敖说“陈说道理能使人听从所持方策必定能够实行能使君主上至于称王天下下至于称霸诸侯这方面我不如你随顺社会附和世俗陈说道理调和其中以投合君主的心意这方面你不如我你何不先回去耕田隐居呢?我将为你在这里奔走”沈尹茎在郢都奔走了五年楚王想用他为令尹沈尹茎辞让说“期思有个叫孙叔敖的草野上民是个圣人请您一定要任用他我比不上他”于是楚王派人用王车把孙叔敖接来用他做了令尹过了十二年楚庄王成就了霸业这是沈尹茎的力量啊功劳没有比举荐贤人再大的了